這世上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在我懂事的程度到了解台灣所有的學制後,深

深了解到這個地球神奇的可能性。



  你們或許不會相信,在台灣竟然有一所國中就座落於一所國小附近,有一所

高中就座落於一所國中附近,還有一所小的很可憐的大學,就座落於一所高中的

附近。更巧的是,那四所學校都位於其他三所的附近。還有一間非常神奇的咖啡

館,就開在四所學校的正中央,那間咖啡館的老闆,如果沒意外,我要叫他一聲

爸。至於所謂的意外,就是如果隔壁賣牛肉麵的老王才真的是我爸的話。



  我們家的咖啡館名字很簡單,叫做「賣咖啡的店」,很簡單又容易懂的店名。

我的名字就跟我們家的咖啡館一樣,簡單又容易懂,叫侯賽磊。這個名字是一個

命理師幫我取的,那個時候我老爸抱著還在強褓中的我,要一個港仔命理師幫我

取一個聽起來就很厲害的名字。在那個命理師若有所思的說了句「侯篩雷呀」之

後,我的名字就敲定了。



  我其實蠻早熟的,由於從小就接觸到各個不同階級的學生,我也因此有著高

於一般同齡學生的靈魂深度。小學一年級入學的時候,就在班上同學還用著稚嫩

的童音,羞澀的介紹著自己,甚至有的人站上台就哭出來的時候。我卻帶著一股

震攝旁人的氣勢,慢慢的將一疊疊的名片,發到每一排的第一個學生桌上,然後

用當時稚嫩的童音說道:「我叫侯賽磊,是『賣咖啡的店』的小開,請各位同學

多多指教。」



  當全班同學一臉迷惑的看著手上那張店名片的時候,我將目光飄向當時站在

後面的老爸,我看到他眼中似乎泛著淚,一臉感動的模樣,也在發名片。



  我的成長過程也蠻特別的,能算是個小童星。不知道為什麼,台灣的高中生

跟大學生很喜歡捅婁子,特別是我家附近的這兩間的學生,所以偶爾都有記者會

到附近來採訪,我每年總是有兩三次的機會,能夠陪著我老爸以「當地居民」的

身分現身在螢光幕前。



  除了那讓我回味再三的特別經歷,以及我爸比較不正常外,我也算是在一個

正常環境下長大的小孩,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下,我從我家附近的國小、國中、高

中依序畢業,接著成為一個我小時候認為最偉大的職業,死大學生。



  記得在我小的時候,總有一些鄰近大學的學生來我家喝咖啡,我總是聽到他

們互相說著「死大學生了不起啊!」「死大學生屌喔!」之類的話題,當時的我

還真以為死大學生是很了不起的工作,比醫生還棒。我這錯誤的觀念,一直到了

我讀國中寫作文的時候,才被老師糾正過來。還記得當時的作文題目是「我的志

願」。



  在我十八歲那一年,我結束了高中學業,好像有個詛咒纏著我一樣,同年七

月我考試失利,我的分數能就讀的有電機系的學校,最好的一間剛好在我家附

近,那間小的很可憐的大學。



  「你不是要繼承你家的咖啡館?」我的國小同學兼國中同學兼高中同學的死

黨,曾吉,在知道我填了電機系後,問我。



  「是啊。」



  「那你讀電機系幹什麼?」



  「為了一個男人之間的賭注!」



  「啥賭注?」



  「常去我家喝咖啡的電機系大學生說,史密斯的電子學是寫給鬼看的,我說

不信,電子學又不是生死學,怎麼可能有給鬼看的東西。他就說,不然你去讀看

看!我二話不說就回答『好啊!』」



  「…………」



  「啊!我要回家了!打工的大姐姐快到我家了!」我看了看手錶,慌張的說:

「先走啦,曾吉掰!」



  「幹!」一如往常,每次我跟曾吉道別,他總是用髒話回應我,真是個損友。



  當我三步做兩步,上氣不接下氣的跑到我家的時候,剛好工讀的大姐姐也在

這個時候出現。



  「小磊你回來啦?」大姐姐笑著問。



  「呵呵呵。」我傻笑。



  「怎麼滿身大汗呢?」大姐姐笑著問。



  「呵呵呵。」我傻笑。



  「快進去洗澡吧,滿身大汗站在外面吹風,等下感冒了。」大姐姐笑著說,

接著走進店裡。



  「呵呵呵。」我傻笑。



  我就這樣站在門外傻笑,直到店裡傳來我老爸洪亮的呼喊:「臭小子還不進

來,是站在外面傻笑殺洨!」



  然後我搔著頭,不好意思的進到店裡,在一堆死大學生的笑聲中慢慢走進設

置在二樓的我家。在上樓梯的那一剎那,我用眼睛餘光瞄了一下大姐姐,她正掩

著嘴笑著,那個模樣非常的可愛,好像個仙女似的。



  我在洗澡的時候,想到其實大姐姐會來我們店裡工作,應該要感謝我那不成

材的老妹,原本打著生了就要物盡其用的老爸,想說就讓我跟老妹在店裡工作,

給點微薄的零用錢就算了。哪知道我那個剛就讀高中,處於叛逆期的老妹,每天

都畫了個大濃妝往外跑,逼得我老爸不得不請工讀生。



  洗完澡後,我邊擦拭著溼透的頭髮,一邊往餐桌旁坐了下來。



  「哥!你頭擦乾再來飯桌好不好,水都噴得整桌菜都是了啦!」老妹對我抱

怨道。



  「妹!我都還沒叫妳卸完妝再來吃飯就不錯了,對面坐著一個鬼叫我怎麼吃

飯!」我不客氣的回道。



  「再吵我要親你們啦!」老爸用粘膩的語氣說到。



  老爸總是在我跟老妹之間的火藥即將引爆的時候,適時的制止我們。而這個

時候我都會被嚇得抓起飯碗就猛扒飯,話都不敢吭一聲。



  「咳咳……」一直都很安靜,彷彿不存在的老媽,在我們吃飯吃到一半的時

候,輕咳了幾聲,接著說:「我們這個禮拜六、日休假兩天,到墾丁玩好不好?」



  「嗯……」聽到老媽的建議,老爸想了一下,說:「好啊!順便看雅雅要不

要跟我們一起去吧。」



  一旁的我,老早就停下手上猛扒飯的筷子,認真聽著老爸跟老媽的談話,同

時在腦中不斷的盤旋著幾個畫面。墾丁,南灣,沙灘,泳裝,大姐姐,泳裝,大

姐姐,泳裝,大姐姐,泳裝,大姐姐…………



  接著,一股溫熱潮溼的感覺,從我的鼻腔流了出來。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