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財離開的速度非常之快,等我跑到宿舍門口的時候老早就不見

他的人影,不過我一點都不擔心,因為添財那個二愣子犯了一個不是

每個男人都會犯的錯誤,那個白痴竟然把他跟招弟相約見面的地點給

說了出來,這不是叫我一定要跟蹤他的意思嗎?



  於是我騎上我的機車,不疾不徐的往車站的方向馳去,依我對添

財的了解,緊張得要死的他至少會提早出門個半個小時以上,還在說

什麼快來不及了,真是一點說謊的技巧都沒有。



  果不其然,我騎到車站後遠遠的就看到添財一個人站在車站前廣

場在做日光浴,看他在正午的艷陽下滿頭大汗的癡癡等候,像是深怕

招弟來的時候找不到他似的,連躲到陰涼處都不肯,我彷彿能感受到

他對於這次約會的期待了。



  只是相對於添財的慎重,招弟卻似乎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從我

到達車站開始跟監開始都已經快一個小時了,卻遲遲不見招弟的身影

。就連帶著漁夫帽的我都感覺快跟添財一樣曬到頭殼壞去的時候,招

弟終於出現了。她穿了一身時髦的服飾,頭髮紮了一個俏麗的高馬尾

,似乎還畫了點淡妝,整體造型跟當時在沙龍裡看到的那個洗頭小妹

差很多。



  已經滿頭大汗的添財一看到招弟,馬上露出一個癡呆的笑容,我

慢慢的把車騎到離他們有點距離卻能更清楚看到他們的地方停好,壓

低我的帽沿,小心的暗中觀察著他們。



  從我受過專業訓練的獨唇術來判斷,當時的招弟說了:「對不起

,你等很久了嗎?」



  添財則是搔了搔頭後,回道:「不會,我也才剛到。」



  在結束了那段堪稱男女約會十大開頭句之一的對話後,兩個人招

了台計程車離開車站,我則是發動我的機車繼續我的跟蹤任務。



  他們離開車站後的第一站是電影院,看的電影是《史瑞克2》。

我看了看貼在戲院外的海報,心想真是夠適合他們的一部電影,一個

是怪物史瑞克配費歐娜公主,一個是笨蛋添財配美女招弟。在他們買

完票走向放映廳後,我用我的美色誘惑售票小姐,好不容易買到了位

於添財他們後面的座位,為了怕被他們發現,我還特地等到放映廳燈

都關了才進去。



  我一直都在觀察添財跟招弟的互動,幾乎都沒有專注在電影上面

,添財則是從頭一直笑到尾,沒人笑的時候他也在笑,大家都在笑的

時候他笑的比誰都大聲。相較之下,招弟的反應則是讓我有興趣多了

,她有時候會偏過頭去看看添財,有時則是在挪動身體的時候用她的

肩膀碰了碰添財的肩膀,甚至還出現累了靠在添財肩膀上這類讓人血

脈噴張的閃光畫面。我坐在他們的背後暗笑,心想著添財這小子真是

走運了,遇到像招弟這樣一個女孩倒追他,基本上除了名字以外,招

弟這個女孩還真是沒什麼好挑剔的。



  看完電影後,我又偷偷摸摸的跟在他們身後離開,在等待添財上

廁所的這段時間裡,我躲在有一小段距離外的地方,戴上我的漁夫帽

觀察著招弟。招弟的臉上一直掛著笑容,我看著招弟的笑容,卻總覺

得有什麼怪怪的地方,只是說不上來,根據我受過專業的笑容訓練來

判斷,招弟的笑容一點都不像是沉溺於戀愛中的女孩該有的笑容,我

一時間也解讀不出招弟的笑容給我的訊息是什麼,就純粹的覺得怪。



  添財的尿很大一泡,我們足足等了他快五分鐘,才見他急急忙忙

的從廁所裡走出來,我這個在室內帶著漁夫帽蓋住半張臉的怪人,也

遭受四周圍行人異樣的眼光跟指指點點了五分鐘。



  離開電影院後,他們兩個人在附近逛街,當時的互動就跟在看電

影的時候一樣,招弟會有意無意的走近添財,用她的手去碰添財的手

,添財的反應則比之前有趣多了,每當兩個人的手碰觸在一起的時候

,添財就會很明顯的抖了一下,然後往旁邊移動,試圖拉開兩個人的

距離。



  幹!真是蠢死了他!我心想。



  他們兩個人走著走著,在經過電影院附近的一家百貨公司的時候

,招弟突然綻出一個詭異的笑容,接著拉起添財的手走進百貨公司裡

,手被牽住的添財完全失去了自主能力,像塊木頭似著被招弟拉著跑

。當時我沒有立刻跟上,停留在原地思索著招弟在百貨公司前出現的

那個突然的詭異笑容。但是我沒有遲疑很久,立刻回過神來跟了上去





  在百貨公司裡,主導權幾乎都在招弟的手上,只見她拉著添財的

手往各個專櫃間逛著,兩個人起初都還沒什麼,到了後來我才發覺到

異樣,添財開始從口袋裡掏出他慣常放的一疊鈔票,然後從中數了幾

張交給專櫃小姐後,手上多了一包看來應該價值不菲的東西。



  隨著他們逛的專櫃數的增加,添財手上的東西也越來越多,隨便

算算那些東西也花了添財快三萬塊大洋。詭異的是添財手上提的東西

越多,招弟就笑得越開心,跟添財的距離也越來越近,身邊有著美人

投懷送抱的添財也像著白痴似的拚命的傻笑,然後買單。



  看到此,我的心裡對於從電影院開始一直存在著的疑慮也大概有

個底了。我拿下頭頂了已經帶了老半天的漁夫帽,在瞄了還在拚命買

東西的添財跟招弟後轉身離開,騎著機車回到宿舍。



  回到宿舍後,我躺在床上思索著,招弟主動聯絡添財,以及今天

兩個人的約會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莫非是想利用添財當凱子?但以他

們兩個人認識那麼久的青梅竹馬交情來看,我假設的可能性又有多少





  就在我還在腦中演練著還沒得到驗證的陰謀論的時候,寢室的門

突然傳來一陣轉鑰匙的聲響,我心想八成是添財回來了,於是立刻翻

身裝睡。



  接著只聽見添財才剛把門打開就興奮的嘰哩瓜啦說個不停,內容

無非是他今天跟招弟去了哪哩,跟招弟又說了些什麼,有什麼樣的互

動,全都是我親眼目睹的一切。我只是看著添財一頭熱的興奮不已,

沒有說什麼,或者可以說我不知道我該說些什麼。



  添財是那麼的高興,我該跟他說我的疑慮嗎?我內心的小天使跟

小惡魔在交纏互鬥著,說了也不是,不說感覺又沒朋友義氣,這就叫

做進退維谷嗎?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