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龍兒一行人一步步的逼近,我彷彿能感覺到地面隨著她們的步伐在



震動著。不知不覺間,我的額頭滴下了一滴汗,雖然她們還在距離我們數十



步外,但是我卻能感受到一股非常強大的氣由前方傳來。





  這時阿森他所帶來的那些舊識,也就是阿森所謂的「聯誼武士團」,人



人的臉上無不都帶著怯意,有的人甚至準備發動車子逃跑,但是抖動的雙手



使得行動遲緩了不少。





  「不準跑!我們要有武士精神!」阿森對著那些想要逃跑的人喊著,眼



神依然直盯著那三位“女士”不放,深怕一個不留神就跟校門旁的大樹一樣









  順便一提,樹倒了。





  說時遲那時快,龍兒她們已經來到了我們的面前,我慢慢的舉起抖動的



雙腳,步步艱辛的走向前,因為對方的氣實在太強了,我的眼睛幾乎都快張



不開了。





  好不容易到了龍兒面前,我慢慢的舉起右手,對女士們問好。





  『嗨……嗨,我是男方的公關,我叫小路。』我滿頭大汗的說著。



  「哇!你怎麼流那麼多汗啊。」龍兒看著我滿頭的汗,疑惑的問我,沒



想到龍兒面對如此強大的氣竟然能那麼輕鬆。

 

 

  接著後方的三人傳來了一陣「吼~吼~」跟「嘎~嘎~」的叫聲,龍兒



轉頭過去跟她們交談了之後,又轉身過來微笑著對著我們,沒想到龍兒能讓



她們安靜,難道她是「神奇寶貝飼育家」嗎。





  「我跟你們介紹一下,後面三個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這次聯誼的女方



主辦人之一。」接著龍兒手指向左方說:「她叫葛佶菈。」接著指向右方:



「她叫巫桂菈。」





  我心想,難怪怎麼覺得她們兩個那麼眼熟,原來是陪伴著我度過童年時



光的日本電影巨星,哥吉拉跟烏龜拉啊!





  接著龍兒緩緩的移動一下身體,不,應該說移動了蠻大的空間的,我們



看到了原先在她後方的那位內功高手,龍兒離開後我才發現,此人的內力之



強,實在不是普通人能抵擋的,還好我從小就被老姐訓練到大。





  「她叫朱熊,名字很像男生吧,因為她長的很像維尼熊,所以我們都叫



她熊熊。」說完後,龍兒還像在看著一隻可愛的寵物般的對那位內功高手微



笑著。



  「什麼名字像而已,我看她根本應該來站我這們這邊才對。」阿怪在後



面低聲碎碎唸著。



  「對啊,而且看她穿一件黑色的T恤,前面還有一個白色的V字,根本



就是頭台灣黑熊嘛。」旁邊的附和的是以毒舌出名的賤精。





  也不知道是不是朱熊聽到他們的對話了,突然低吼了一聲,嚇得阿怪跟



賤精兩個人抱在一起哭喊著:「求求妳不要殺我們~~」





  其實龍兒班上的女生,嚴格說起來%數還算不低,甚至有的能直逼龍兒



,不過“三巨頭”的威力實在太大了,「聯誼武士團」還是有不少人為了顧



及生命想逃跑,不過由於他們當初所許下的武士條約,以及對他們的團長阿



森的高度忠誠,最後還是全數團員皆出動。





  我們的目的地是位於旗津,一個被我們稱為「桃花源」的地方。因為要



到那邊,我們必須先把車停在一個狹小又髒亂的地方,之後走過一條長長的



涵洞後,眼前所見的是一望無際的海洋,因為風景前後相差之大,因此我們



稱那為「桃花源」。





  至於我們如何到那邊,就不多談了,前後兩次路程受到三巨頭攻擊的車



子,所受的損傷,實在不是一時能估計的完。當我們跟著他們六人到機車行



,老闆看了車子之後,死都不相信是因為載人這樣的。





  好吧,雖然載的不是普通人。





  到桃花源前,我們五人眾先去拿之前訂的烤肉用具,接著才到桃花源集



合。





  當我們到了之後,只見三巨頭直追著「聯誼武士團」的團員跑。長年跟



著阿森征戰殺場的他們,這時臉上都掛過著驚恐的表情,彷彿在後方追著他



們的是死亡。





  「嘻~他們還玩的蠻開心的嘛,我一開始還擔心會不會不來電呢。」龍



兒微笑著看著我,開心的說著。



  『嗯……』我無言了。





  烤肉很快的在龍兒馴服了兩隻遠古生物跟一頭保育類動物後開始,分組



方式為女生以四個主辦人分別分成四組。





  我非常幸運的跟龍兒在一組,而阿怪跟賤精則跟哥吉拉一組,阿森跟烏



龜拉一組,阿文跟駭客則是跟朱熊一組。





  我們這組一切都還蠻風平浪靜的,畢竟都是地球人,也搞不出什麼把戲。





  我看向阿文跟駭客那邊,阿文竟然躺在地上,非常聰明,知道遇到熊要



裝死。





  而駭客把手掌一直對著朱熊,難道是他是施展「駭客任務」中,尼歐對



付烏賊的絕招嗎?朱熊吃的倒是不多,據龍兒表示,她是摔角隊國手,要控



制體重。





  反觀其他兩組,食物消失的速度簡直是可以用神速來形容,我還真懷疑



他們是不是吃生肉。





  在他們的食物都吃光後,阿森很快的伸長雙手保護他的團員,深怕成為



烏龜拉的食物,真是盡責的團長。





  而阿怪跟賤精則是在哥吉拉清光食物,看了他們一眼後,兩個人手抱頭



趴在地上,一直喊著:「求求妳不要吃我們~~」





  在我結束了這輩子時間最短的烤肉會後,龍兒站起來拍了拍了拍屁股,



開心的對我們說:「我們來玩遊戲吧。」





  我心想著『遊戲!難道是那個?我絕對不能讓這種事發生!』看過節目



單的我,自然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在我打算裝傻換一個新活動時,只見龍兒慢慢的從包包抽出一張紙。





  『糟糕!?我忘了我昨天有拿一份節目單給她!』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