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完球的我,回家洗了個澡,跟著小容到駭客的房間裡度過我們的星期



假日。當時駭客正在跟一個認識多年的網友聊天,而我則是靠著床,坐在地



上看一本名為「史蒂芬‧金談寫作」的書。





  小容,她也在房間裡,自從聯誼之後,她就常常跟在我的身邊,她說這



是老姐教她的戰術,我礙於小容的後盾是老姐,也不好意思趕她。





  這個時候小容趴在床上跟我一起看那本書,她臉就在我的臉旁邊,離得



非常近,她所呼出來的每一股氣,還有身上的那股香味,我都能明顯的感受



到。





  就在我們各自做著各自的事時,不,應該說駭客打著電腦,而我跟小容



一起看著書時,阿怪走到駭客的房門前。





  「駭客,你的髮腊借我一下,我的用完了。」阿怪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原本專心看著書的我和小容,突然被駭客的驚呼聲分散了注意力。當我



跟小容一起看向阿怪時,我也因為忍受不住驚嚇而大叫了出來。





  我認識阿怪已經快邁入第六年了,都沒有看過裝扮的那麼帥的阿怪。身



高本來就不矮的阿怪,一反平常頹廢不修邊幅的樣子,現在簡直像個要上伸



展台的模特兒一樣。





  「哇!阿怪你今天好帥喔!」小容驚訝的大叫著。



  「嘿嘿,真的嗎?」阿怪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



  『你穿那麼“趴”是要去哪裡啊?應徵牛郎嗎?』我想起過去班上有人



不小心誤闖到牛郎店應徵的情景。



  「跟個朋友出去啦。」阿怪敷衍的回答跟奇怪的表情,讓我嗅到了一股



異樣。





  我假裝不在乎,簡單的回了『喔』之後,繼續看著我手上的書,但是就



在阿怪整理完頭髮,吹著口哨開心的離開後,我跟小容互相交換了一個邪惡



的笑容,並跟在阿怪的背後跑出去。





  我以純熟的跟車技巧,偷偷的跟在阿怪的機車後面,小容則是坐在我的



後座,緊緊的抱著我。





  從聯誼,就是那次傳奇又血腥的聯誼之後,小容對我越來越親密,雖然



一開始我很不習慣,但是久而久之,也習慣了,畢竟人類是容易習慣的動物









  阿怪的車最後竟然上了萬壽山,我直覺得奇怪,七早八早的,阿怪不會



想上山看夜景吧?後來,阿怪將車停在動物園附近,我依然還是一頭的霧水



,但是還是緊緊的跟在他後面。





  突然間,我感覺到一股奇怪的壓力,額頭慢慢的滴下了一滴冷汗。





  「欸,你怎麼流那麼多汗啊?」小容拿出衛生紙幫我擦著額頭的汗。



  『不知道,到這邊之後總覺得感到一股壓力,可能是海拔變高了吧。』





  我已經難過到開始胡言亂語了。





  「啊!路!你看!」小容突然發瘋似的用左手一直打著我的手臂,右手



則是指著前方。

  



  我順著小容手指頭指的方向慢慢看過去,我馬上被眼前的景象嚇的失聲



尖叫,相信我,我這輩子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受過那麼大的驚嚇。





  我看到,阿怪一邊招手,一邊跑向一個疑似人類女性的生物,我看到他



慢慢的跑向朱熊。





  就這樣,我彷彿中了石化術般的整個人站在原地一動都不動,看著阿怪



跟朱熊一起走進動物園,我心想,阿怪是要跟她去探親嗎?





  我在心中盤算著,這個八卦實在太駭人了,一定要趕快回去跟其他人說



,正打算轉身離開時,小容用力的拉著我的手。





  『幹什麼?』我疑惑著看著小容。



  「走啦。」小容撒嬌的對我說著。



  『我現在要走啦。』我指著停車的方向。



  「不是啦,我們進去動物園裡玩好不好?」小容以極度無辜的眼神看著



我。





  我實在很不想進高雄的動物園,一方面因為在高雄土生土長的我,早就



玩膩了。另一方面,壽山動物園實在很爛。





  記得最後一次到壽山動物園,我還發現他們把獅子跟老虎關在一起,當



時我心想,他們在培育獅虎嗎?真屌。





  我還在壽山動物園看過身上沾滿大便的棕熊(反正都棕色的,也沒差)



,還有我家巷口的流浪貓(標示是寫台灣山貓,但是我看不出有什麼差別)









  後來我還是進去了,因為小容的後盾是我老姐。





  只是我發現,其實壽山動物園好像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無聊,不知道是不



是因為旁邊多了一個天真可愛的小容。





  「哇!長頸鹿的脖子好長喔。」小容開心的大叫著。



  『不然還叫長頸鹿嗎?』我說。



  「那個黑黑的熊叫什麼熊啊?」小容指著台灣黑熊問我。



  『應該叫朱熊吧。』此時的我正專心看著籠子裡,我想看看阿怪有沒有



在裡面。



  「哇,好可愛喔!」到了可愛動物區,小容開心的摸著某動物大叫著。



  『喂~那個是別人家的小孩啦。』我趕緊拉開小容,但是在看了那小弟



弟一眼後,我還真疑惑,眼前的到底是小弟弟還是小豬。





  最後,我竟然很有耐心的陪著小容逛完整個動物園,我會有如此反常的



行為,難道真的是因為老姐嗎?





  我想應該是吧,自始自終,我還是只把小容當成一個小妹妹般的看待,



畢竟也只有小妹妹會在動物園裡大叫。





  當我們回到阿怪他們的住處後,發現阿怪還沒回家,我很沉重的打了通



電話給阿森,要他馬上趕過來。等到阿森到了之後,我們圍著駭客房間裡的



矮茶几坐著。





  我慢慢的以悲痛的心情跟大家說出我今天看到的一切,只見阿森、阿文



跟駭客三人都張大嘴巴,雙手在桌面上顫抖著。





  就在我們還在沉澱內心所受到的衝擊時,阿怪吹著口哨,慢慢的打開大



門走進來。我跟其他三人互看一眼後,一起衝出去將阿怪架進房間。





  「你要跟我去看一下醫生嗎?看看那天有沒有傷到腦子。」駭客對阿怪



說著。



  「還是我帶你去找我阿嬤,我覺得你可能被下符了。」阿文也對阿怪關



心的說著。



  「也可能是被下降頭了。」阿森也提出自已的看法。



  「今天玩的開心嗎?」當小容說完後,我輕輕的打了一下她的頭,都什



麼時候了還問這種問題。





  我則是靜靜的看著阿怪,雖然他平時興趣非常的奇怪,總是喜歡一些怪



東西,但是他通常都有自已的道理。





  所以我靜靜的看著阿怪,希望他這次也能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覆,畢竟



這次他看上的不是水母或蜥蜴那種小動物,更不是他之前蒐集的那些外國種



蟑螂標本。





  阿怪看著我們幾個人,似乎了解我們之所以擺出如此陣仗的原因,他慢



慢的開口:「紙果然是包不住火的,我就老實說了吧……」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