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南京002.jpg  南京南京001.jpg 

在這個國慶的日子,我挑了一個跟愛國有一點關係,細想後卻發現八竿子打不著的電影《南京!南京!》,稍微應景一下。

  其實,以日軍侵華時期的南京為背景,不管是電影還是戲劇,不勝枚舉。但是《南京!南京!》甫放出消息,便十分的讓我注意。在這部電影的海報上,打著「可以寬恕,但是不能遺忘」的文案,對外的媒體,也一律將《南京!南京!》歸類為「非挑起民族仇恨,談論寬恕」的和平電影。

  但是,想也知道這怎麼可能!除非是完全的竄改史實,拍出一個平行宇宙中的真善美南京大屠殺,否則在如此的時空背景,如此差異化的對等立場,雙方角色的演出一定是會帶領觀眾的情緒走向憤怒。即便是我,觀看如《美麗人生》或《辛德勒的名單》這類討論二戰時期歐洲戰線的電影,也一樣是狂罵德軍。

南京南京01.jpg

  只是,如果看過導演陸川的作品《可可西里》,相信就能理解這個導演是如何看待電影這個產業,以及他加諸於自身上的責任為何。《南京!南京!》對陸川來說,根本就壓根不是什麼寬恕的真善美電影,他想要跟大家探討的,是在那樣的一個環境下,人性的變形。


  這個題材其實很受爭議,不管對於華人還是日本人來說,皆是如此。一般拍攝這類的戲劇或電影,有時會以華人來充當日軍。但是陸川很扎實的,親自到日本去面試演員,並找了一批的日本人來扮演日軍的角色。他不擔心,日本人會如何看待劇本當中的日本人扮演著什麼樣的身分,他認為,這其實都是人性。

南京南京03.jpg

  開啟以「人性」作為電影靈魂的一個契機,竟然也是面試過程當中的一個日本演員。那個演員的一句話,將陸川的《南京!南京!》,從原來擺脫不出的框框裡抓了出來,成為了現在的樣子。

  「我爺爺說,他一生最快樂的時光,是在
1937年的南京。」

  一般以戰爭為題材的電影,通常都會加入「恐懼」這個元素來包裝。被欺壓者的恐懼,士兵面對戰爭無情以及死亡的恐懼。但是,日本演員的一句話,卻讓陸川更深入的探討,在如此的情況下,人類竟不是因為恐懼而提起手中的槍捍衛生命,而是在那個過程中,由快樂來支配自己的神經。

  對於人性的探討,電影簡單的以人物劃分為幾個區塊。與其說這是一部電影,倒不如可以將其看為是一部章節分類清楚的小說,藉由幾個重點的人物,依自己的觀點來看待當時的南京城。也許是國民政府或日本的軍官,也許是一個士兵,也許是一個南京的平民,甚至是一個身心飽受凌虐的女子。

南京南京02.jpg

  電影原先的構想,是想藉由一個當時於南京設立安全難民區的德國人拉貝,來說一個類似《辛德勒的名單》般救贖的故事。但真的說起來,那反而成為了另一個殘酷的施力點。因為比起辛德勒,拉貝太過於渺小,無法撐起那個讓人感動的犧牲。在電影當中,拉貝象徵的意義,反而成為了一個在暴力下,無力抵抗的悲情元素,讓人更加的體會戰爭與現實的無情。

南京南京05.jpg

  回歸到電影主題,對於人性的討論上。電影平均的在兩個對立的立場中,安插了完全差異化的兩種人。在日軍方面,以沉浸的殘酷、矛盾的掙扎來表現出面對戰爭,人性的扭曲及選擇;在南京城裡,我們看到的則是為了家人的小愛,面對民族的大愛,人性是如何選擇。

  可惜的是,在那樣的一個時空背景下,電影能帶給觀眾的,似乎只是一連串的無情。有別於《美麗人生》,導演用一個風趣的故事,來跟我們訴說一個殘酷的結局;不知道是不是出自於東方人習慣的悲觀主義,還是面對如此的民族遺憾,無法以樂觀的態度來面對,《南京!南京!》帶給觀眾的是一連串毀滅性的悲壯。

南京南京04.jpg

  但是,卻也是因為那一個毀滅,那一份悲壯,帶出了電影的張力。整部電影,無非將女性幻化為大時代最勇敢的一個存在。她們犧牲,藉以讓更多的生命得以倖存,那或許是出自於一種悲憫,也許是對於生命的絕望,但那個犧牲卻是電影最大的爆點。正如同電影當中的高圓圓,在最後選擇了厭惡血腥的日本軍官,帶給她救贖一般。那一槍,是一種救贖,也是一個醒悟,縱然最後帶出的是兩條生命的隕落,卻也是整部電影讓人難忘的一個段落。

南京南京07.jpg

  電影最後,兩個走過重重的難關,終於活了下來的中國軍官,微笑的走在通往生存的道路上。縱然他們的活著,背負的是無數的死亡,但那一幕象徵的卻是角川這個日本軍官的良知,似乎也是導演在走過了
70年後,對戰爭表達出的註解及希望。同時,儘管在觀看的同時,會讓人對於日軍的殘忍無道厭惡痛絕,但是電影當中一段話「活著似乎比死還殘酷」,卻為電影中人性的變化下了極佳的註解,當戰爭的愉悅退下後,又有多少雙手沾滿了鮮血的人,在清醒後一輩子面對著煎熬呢?這也許是導演選擇,用來表現戰爭無情的最大爆點。

南京南京08.jpg


網誌圖片皆取自開眼電影網


喜歡這篇文章嗎?那就按下列圖示幫忙分享出去吧!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