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部落格文章版權屬於許小嚕所有,聯繫請來信:ryuichiru@gmail.com

牛鈴之聲001.jpg  牛鈴之聲003.jpg

  首先要說明,這是一部典型不過的紀錄片。

  嗯……之所以先做這樣沒有意義的說明,主要是要跟還沒看過這部片的人告知,如果你是看電影,一定要看劇情高低起伏明顯,還熱愛麥克貝那號稱拍片一定要充滿爆點的觀眾,那其實可以不用嚐試著看這部片。因為《牛鈴之聲》既不是套好招的偽紀錄片,也不是剪接有刻意安排的紀錄片。

  如果真的要說這部片在橋段安排上的特別之處,大概就是導演李忠烈為了不讓觀眾太心碎,所以在開頭就以破題的方式帶出了牛下葬,以及獸醫告知老牛只剩一年壽命的訊息。

牛鈴之聲06.jpg

  《牛鈴之聲》非常的純粹,整部片的畫面幾乎都環繞在兩個年近八旬的老農夫妻,跟一頭活個四十個年頭的老牛,藉由三者之間生活的微妙互動,傳達出導演想呈現的幾個面相。

  片中,老牛與老農夫其實就是相互呼應的個體,同樣的步履蹣跚,相同的骨瘦如柴,也相同的有著固執的一面。但兩個人的固執都是溫柔的,一如片中的老牛,在那疲軟的眼神當中,傳達的是一種對生命的堅持,以及對於家人關懷的溫柔。老農的形象,其實就是非常典型東方社會中「父親」的角色。

  在我們的觀念中,父親的形象總像是隔了一面牆,鮮少的微笑,但是在那個生硬的外表下,父親卻也是最溫柔的一個存在。這個溫柔的內斂的,他並不會表現出來,更不會很直接的對著你說:「我為了這個家工作多辛苦,你知道嗎?」默默的做,為的卻是讓家人過得更好,這就是老農所表現出來的父親形象。

牛鈴之聲08.jpg

  就如同電影所呈現出來,隔著一條農道,兩邊表現出傳統與現代化的兩種耕作情況。堅持不採用機械化,一是為了不增加家中額外的開銷,一是為了強化老牛存在的價值;即使收成的作品價值較低,依然不使用農藥,除了是為了家人食用上的安心外,同時也是怕老牛誤食農田旁的草。拖著滿是疾病,早以不堪用的身軀,在傳統的方式下耕田、插秧、拔草、收成,這樣走過了四十個年頭,支撐著自己的都是那溫柔的堅持。

  至於老農的太太這個角色,讓我想起了我的奶奶及外婆,兩個出自澎湖農家的老人家。老農太太所說的話貫穿了整部電影,非常的討喜,她總是不斷的抱怨,不斷的哭訴著自己的苦命,埋怨自己嫁給了一個不懂得疼惜她,反而比較愛牛的老公。但是,她不也是陪著這樣的老公走過了數十個年頭。他的溫柔在於關懷,似乎母親的形象都是如此,總是焦慮,擔心關心的不夠,只能不斷的唸了又唸。這母性的關懷是外放的,同時老農太太又多了一股農家婦人的堅毅,對於溫柔總是習慣拐個彎。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個橋段,是她督促老農將牛賣掉的劇情,心疼老牛四十年來不斷的拉著車的辛勞,同時一心想著也許沒有牛,老農也就不會再繼續下田。雖然總是唸個不停,但是老農太太的溫柔卻是那麼的直接。

牛鈴之聲03.jpg

  電影的片名具有兩個含意,中文片名《牛鈴之聲》說的是一個貫穿整部片的元素,老牛脖子上的牛鈴。彷彿是催眠一般,在這部幾乎沒有什麼配樂的紀錄片當中,除了人聲就是貫穿整部電影的牛鈴聲。聽著不斷出現的牛鈴聲,觀眾慢慢的融入劇情,每當牛鈴聲響起,情緒也跟隨著老農的身影,探索著老牛。牛鈴的聲音是不間斷卻緩慢,一聲聲代表著老牛踏出步伐牽引出的搖晃,牛鈴聲是如此的虛弱,卻堅持著不間斷,直到老牛再也無法站起身來。


  英文片名《
Old Partner》更是電影的精神所在,從老農四十歲開始,一人一牛相依為命,走過了四十個春夏秋冬,他們一起耕田、收成,老牛為農夫一家人拉了四十年的車,背負了無數的柴火,直到老農的小孩全都長大成人,事業有成,徒留下的卻是三個老朽的身影。電影當中的村民戲稱著,這頭牛比兒子還有用多了,縱然一句玩笑話搭配的是眾人的訕笑臉孔,背後的含意卻是如此的尖酸。電影長達一年多的拍攝過程,老農的小孩唯一出現的時候只有中秋團圓的時候,有別於老農夫婦的破舊衣物跟房屋,小孩們各個光鮮亮麗的開著車現身,彷彿是兩個完全不同世界的人。老一輩無法捨棄成長的農村遷居,年輕一輩為求發展而移居大都市,這是每個農村都有的現象。只是片中老農太太提及,如果剩她一個人,也不願看人家臉色搬去跟小孩住,還有那些孩子勸老農將牛賣掉,她們會寄生活費給倆老的情節,滿是不堪。

牛鈴之聲07.jpg

  對老農來說,牛是無可取代的夥伴,就像他即使腳再疼痛,農忙再多,也會記得老牛吃飯的時間,堅持不用人工飼料,親自到山上割新鮮的草,慢慢的背負到老牛的身邊餵食,這是老農感謝的方式,也是另一種溫柔的呈現。

  整部片真的說來,兩個最催淚的爆點,大概就是老農將牛帶到市場販賣,面對一群商人對於老牛的取笑,老農堅持出價
500萬才肯賣牛。價值只有60萬的老牛,500萬當然是天方夜譚。對商人來說,牛的價值在於勞動力及肉量,但是對老農來說,老夥伴陪伴四十年的時光,是難以估價的。那個畫面充滿了衝突性,在一群商人的取笑,以及老農的謾罵聲中,鏡頭切換到老牛的流下的一滴眼淚。那滴淚,是為老農的溫柔而感動,還是對自身肉體老化的無奈而難過?

牛鈴之聲04.jpg

  結局的部分,再順敘後當然就是回歸到開頭的鏡頭,從老農在牛棚前不斷的打罵開始,帶出老牛再也無法起身的無力感。獸醫宣判壽命的終結後,老農親手拔下了束縛著牛四十年的韁繩及牛鈴,牛鈴之聲在此暫一段落。

  「下輩子記得投胎到好一點的人家,知道嗎?」

  對老牛最後的叮囑後,老農在太太一聲聲對牛的感謝後,無聲的流著淚。這一段幾近無聲、無配樂的橋段,卻激發出整部片最大的戲劇張力。沒有絲毫的狗血灑出,更沒有任何的哭喊嚎叫,但是卻能讓人隨著老農默默的濕潤眼眶。

  在老牛死後,老農的身體也逐漸惡化,躺在病榻上的他,聽見了掛在窗邊的牛鈴,又傳了一聲聲鈴響,這是老牛的感謝?還是老牛鼓勵著老農堅持下去?這或是整部片最後的一個浪漫,留給了觀眾無限的遐想。

  「僅將本片,獻給所有的父母以及牛。」

  電影最後的致謝,是農家出生的李忠烈導演,為這一段動人故事所下,最完美的註解。

牛鈴之聲02.jpg  


本網誌圖片皆取自開眼電影網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uckyiloveu
  • 不好意思@@
    英文片名可能字母key 反了唷
  • 已修改,感謝您的提醒!

    小嚕 於 2010/08/27 16: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