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jpg

 

  書店有許多的經典小說,都是公開版權,所以充斥著各種不同的版本。良莠不齊的水準,不管是在排版印刷還是翻譯上,都讓許多經典小說變得讓人難以下嚥。還記得之前麥田重新了《麥田捕手》,大膽直接的翻譯不但讓原著的精神夠直接的讓讀者吸收,清晰的排版印刷更是閱讀上的一大享受。最近麥田新開了一個GREAT書系,專出各國文學大家的書籍,其中一本之前一直無法閱讀完的《異鄉人》吸引了我的目光。

 

  無庸置疑,卡謬的大名鼎鼎,《異鄉人》更是其作品當中最廣為人知的一本。荒謬的架構,加上主角那超脫於一切,與旁人迥異的冷漠,成為《異鄉人》當中最突出的一個存在。「荒謬的英雄」成為卡謬為主角莫梭所塑造的完美形象。

 

  莫梭的冷漠從整本書的第一句就能清楚的發現。「今天,媽媽走了。也許是昨天,我也不清楚。」這樣一個冷然的開頭,就像是一個超然的記者,探討著一個社會事件一般,如此的探討著自己親生母親的死訊。以此為開頭,開啟了荒謬的英雄莫梭的世界。

 

  經典文學通常都有一個特色,就是在劇情鋪陳方面並沒有太多的爆點,他們總是那麼的平穩,確是如此的流長。就像《麥田捕手》,從主角叛逆大無畏的角度,我們看著他在平凡無奇的生活中的孤傲;在《異鄉人》當中,卡謬用莫梭的冷淡,來探討人存在於世界的意義。

 

  對於莫梭來說,世間的一切似乎都是如此,媽媽的死、跟女人上床、答應一個女人的求婚,甚至是殺死一個人,自己面對審判。對莫梭來說,一切仿如都與自己毫無相關。這樣的一個設定,無非是利用對於社會價值觀的相牴觸,來探討所謂的存在。人存在於這個社會,該如何?該做些什麼?喜怒哀樂的表現,似乎都已經有了一個定奪。面對死亡就應該難過流淚,面對改變一生的決定就應該慎重的考慮。但對於莫梭來說,媽媽死了,不過就是一個他被告知的事實,因為長期的奔波,所以他累了,於守靈的時候打了瞌睡,為了提神,他抽了菸,喝了牛奶咖啡;結束喪禮,他立即投入生活,認識了女人、上床。對他來說,他只是在過平常不過的生活,只是再讓生活盪起些微的波滔之後,立即平復。就如同,他失手殺了一個人,只是因為那一天的陽光太強烈。

 

  但莫梭這超然於一切的價值觀,卻與社會所制定的價值相違背。這個社會告訴我們,對於親人的死就應該悲痛,難過得落淚。對於媽媽的死沒有表現出應對的重視,這是一種荒謬;但對莫梭,又或者是卡謬來說,社會的價值又何嘗不是一種荒謬。小說當中,那個有著宗教偏執的法官,在非基督信仰者的眼中,不也是一種荒謬;就如同無神論的莫梭,對他來說是一種極大的荒謬一般,存在應該為何?有何一句。我想,封面文案那句「我知道這世界我無處容身,只是,你憑什麼審判我的靈魂。」是最好的一個註解。

 

  《異鄉人》篇幅並不長,結構卻非常的緊密,開頭與結尾相互串連,讓莫梭的那股冷漠昇華為故事的最大爆點。也讓劇情重點之一的審判程為了整本小說中最大的一個荒謬。

 

 

延伸閱讀:

 

麥田捕手.jpg 《麥田捕手》/麥田出版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