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路,是小說中那一段看似沒有未來的路途,也代表著我們可能
面臨的未來。

  在閱讀《長路》的期間,突然碰上冷氣團襲台,雖然無法與書中
所描述的嚴寒相比,但空氣中的冷風,及前幾天飄下的細雨,卻也為
閱讀時的氣氛多增添了點味道。《長路》是一本警世作品,是一本寫
給小孩最真摯的親子作品,也是一本特別的作品。

  故事其實很簡單,簡單到幾乎簡化了所有的線索,但藉由許多同
類型的電影,我們能夠輕易的判斷出作者戈馬克‧麥卡錫所描述的,
正是我們可能面臨的未來,一片的荒蕪、死寂。故事的角色也很簡單
,主要只有一對父子,沒有名稱,讀者只能知道是一個男人跟一個孩
子,不時穿插的互動跟對話,能夠輕易的感覺到兩人之間極深的牽絆
,仿如《長路》就是作者將自身進行投射,寫給他稚兒的一封信,是
如此的真摯。

  至於我之所以稱《長路》為一部特別的作品,除了那獨特的切入
點外,無非就是故事描述的方式。我在閱讀的同時,很難用同類型的
書籍與其進行延伸,但卻能夠找到非常多的電影來跟《長路》進行比
較,因為作者的字裡行間充滿了影像。在描述上,作者省略了小說文
體中慣用的對話框,所有的對話皆融合於故事當中,閱讀的同時,加
上對於場景的大量描述,我仿如在看一部電影。被稱之為海明威與福
克納唯一後繼者的戈馬克‧麥卡錫,在故事的描述上充滿了個人的特
色,只可惜我能力不足以直接閱讀原文的版本。

  之所以這樣的感嘆,其實是出自於長期閱讀翻譯小說的質疑。我
是否閱讀的是原來的故事?我總是這樣問著自己,尤其是在譯者具有
一定程度的文學底子時,這樣的質疑總是更加的強烈。在《長路》當
中,我們無疑能夠看到十分優美的文字,但在優美的背後,卻也充斥
了許多華麗的辭藻及艱深的用詞,可以想見譯者的文學底子之深厚。
藉由網路上對《長路》的討論,我得知小說的文字非常的簡鍊,由此
可知翻譯的版本其實是有著過多的修飾。我們不能說譯者善意的修飾
是不好的,雖然無法讓我們更貼近作品,卻能夠我們在閱讀的時候獲
得另一種享受,也算是翻譯作品的另一種價值。但也因此,在看翻譯
小說的時候,我習慣的是看它的靈魂(故事),而不是看它的身體(
文字)。

  《長路》的故事如同是書的封面,是灰色的。故事從絕望開始,
卻試圖的想帶給讀者一份希望。藉由故事的兩個主角男人跟小孩,我
們可以省視自己的生活,雖然故事本身是絕望,卻悄悄的帶給讀者一
份能量,這份能量無疑是一種希望。也有著一名八歲稚兒的作者,將
自身的恐懼投射於故事中的男人身上,從中我們能看到一名父親在險
惡的環境中,是如何表現他的愛。小孩在絕望的《長路》中無疑是一
個希望的象徵,他們一心的往南方前進,尋找失落大地中的香格里拉
,卻殊不知在父愛的灌溉下,純淨的香格里拉其實深埋在小孩的心中
。在那個灰暗的世界裡,小孩的存在就如同故事描述一般,就如同光
一般的純淨,如此的潔白。

  故事的結局,與我想像的差不多。或許每個翻閱《長路》的讀者
,心中多少都能知道會看到怎樣的一篇故事,卻還是如同故事中的主
角一般,想望著能在荒蕪的絕望中尋求得一絲希望,我希望這就是戈
馬克試圖用《長路》表達的訊息,因為結局是那麼的充滿了能量,即
使它架構於悲傷之下。

  這是一本發人省思,值得花上些時間細細咀嚼的作品,在那架空
的世界裡,作者彷彿看到了一切,用文字仔細的描述出來,故事雖然
充滿了無奈,卻也道盡人生百態。或許書中的文字給人些微的距離感
,卻無法遮蔽故事本身所散發出的光芒,就如同書中的小孩一般,《
長路》就像是嚴寒中的淡淡溫暖光芒,給人絕望,也給人希望。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