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第一次參加試讀活動,在得知獲選,到我收到試讀本打開
這本書前,老實說我的心情一直是忐忑不安,擔心的無非就是要是這
本書沒自己想像中好看,那我該怎麼辦?幸虧,自己的擔憂似乎是多
餘的,基本上除了由於未進行最後校訂,造成我在閱讀上必須花更多
的時間來理解外,我還是看完了這本書。至於好壞,就如同我先前說
過的,能讓我看完的書基本上都有其可看性。

  《最後一場畫展》十分的奇特,作者派屈克‧蓋爾刻意的在各章
節中間穿插畫展中的作品介紹,讓我一度以為這是一篇真人真事改編
的小說,但在經過搜尋後,卻發現這或許是作者的一個巧思。

  《最後一場畫展》也很難去歸類他的類型,這本書像是一本傳記
,也像是一篇訪談稿的整理,無論故事是以何種方式來呈現,無疑的
是派屈克‧蓋爾用了最特別的故事告訴了我關於芮秋‧凱利,以及她
的家人的故事。

  一般的小說,都會有一個故事描述的先後順序,可能是正述法,
或許是倒述法。但如果抱持著這樣的一個成見,閱讀這本書的讀者或
許又會被派屈克‧蓋爾的巧思給嚇得不知所云。正如我先前所說,《
最後一場畫展》是一本特別的小說,書中的時間是錯亂的,彷彿是作
者本人親自訪談了芮秋身邊的每一個朋友,藉由他們所描述的故事,
排列成了這本書。在闔下這本書後,卻讓我意外的發現看似混亂的時
間排列中,卻讓讀者輕易的了解了芮秋這個天才、她的痛苦、以及她
身邊摯愛的親人。尤其是隨著故事的發展,原先還如同是霧一般許多
疑問,逐漸撥雲見日的獲得解答時,不得不讓人佩服作者說故事的能
力。最讓我讚賞的無非是最後兩章的處理,那種真相大白的快感,讓
我有一種自己彷彿在讀推理小說的錯覺。

  閱讀《最後一場畫展》的初期,我腦袋裡浮現出電影《美麗境界
》。上天似乎喜歡在一個真正的天才身上,開一個最大的玩笑,如同
《美麗境界》的主角約翰奈許一般,《最後一場畫展》的主角,也就
是天才畫家芮秋‧凱利終其一生都深受精神疾患所苦,這種潛藏於無
形的疾病,深深苦惱著她及她的家人,彷彿是揮之不去的陰影一般,
讓每個人的心中都蒙了一層灰。此書的文案中,有兩個句子簡單卻有
力的帶出了故事的精神。

  「她,是塔裡的女人。深愛妻子與母親的他們只能無助無聲地叩
門……」

  「就算我不慎把自己拆散了,你仍又默默撿著碎片把我組合起來
。」

  如此兩句簡單的文案,將書中一家人的關係緊緊的串連起來。夫
妻之間因愛結合而廝守終身,母親愛著自己每一個小孩,小孩敬愛著
自己的父母,這似乎是許多故事中都會出現的溫馨家庭,但當構成家
庭的一個元素變了質,如此看似理所當然的架構會如何?崩壞?頹圮
?《最後一場畫展》是一篇再現實不過的小說,派屈克‧蓋爾似乎不
是一個善心的作家,他用深刻的文筆告訴讀者一個殘酷的故事,訴說
著書中每一個角色心中的那份無奈;但,派屈克‧蓋爾似乎也不是一
個殘酷的作家,他在讓讀者閱讀一抹黑暗的同時,也悄悄的讓光芒浮
現,溫暖了每個人的心。

  《最後一場畫展》在作者刻意擬真的文筆下,說出了可能出現在
我們周遭的一個故事。它有歡笑,卻不會讓你捧腹大笑;它有感動,
卻不會讓你痛哭流涕。但這看似平淡的情感,正代表著一種看似平凡
卻深刻的人生,不是嗎?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