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部落格文章版權屬於許小嚕所有,聯繫請來信:ryuichiru@gmail.com

 

  這篇文章不是要跟大家提倡抵制《海角七號》,說真的,我還蠻
感謝魏導拍了《海角七號》,除了他讓我在  2008年見證了純國片風
起雲湧的一年外,我網誌有許多人氣也都是因為之前那篇觀後感吸引
到不少從搜尋網站跑來的。
                                                                               
  但是,即便《海角七號》帶給人們的餘韻是那麼濃烈,所引發出
的票房奇蹟是那麼的驚人。但是,我們應該將目光移向魏導的夢想-
《賽德克巴萊》上面了。
                                                                               
  我跟《賽德克巴萊》認識的時間不長,之所以知道這部片,是看
了雜誌專訪的時候,得知《賽德克巴萊》是《海角七號》的出發點,
當下立刻到網路上搜尋了這支魏導自掏腰包兩百萬所拍出的試看片。
雖然只是一支五分鐘左右的預告短片,但是所帶給我的感動,我想還
是請大家親自體會比較快。光就五分鐘的片段來看,《賽德克巴萊》
給我的感覺,非常的類似梅伯之前拍的《阿波卡獵逃》,讓人不禁期
待其完整的面貌。
                                                                                                                                   
  我沒那麼厲害,所以跟魏導不熟。但是我很欣賞他,非科班出身
的他,在一群科班生存在的電影圈裡熬出頭,聽著別人討論光聽名字
就很艱澀的歐洲電影,他試圖的租來看,下場卻是看到睡著,努力的
再看一次,卻還是在同樣的地方昏睡過去。這樣一個導演,卻有著一
個愛說故事也擅長說故事的靈魂,同時努力的朝自己的目標前進著,
他可以說是完全的符合賽德克巴萊這個名號,是一個真正的人,也是
我的目標。
                                                                               
  在網路上,我搜尋到一篇文章,是轉錄自《賽德克巴萊》官方網
站的討論區,魏導所寫關於這四年來,他們為《賽德克巴萊》這部電
影的努力跟所遭受到的困境。官方網站好像已經停掉了,所以貼上轉
錄的網誌讓大家看看。
                                                                               
 
http://blog.roodo.com/twmovie/archives/7082185.html
                                                                               
  上面所寫的一切,在外人看來無非是重重難關疊加起來的一個考
驗,但是魏導卻以美好的事來形容一切。文章裡也提到了《海角七號
》所誕生的原因。其實是魏導為了跟大家證明,他也能夠拍出具有商
業價值的電影。投資報酬率什麼的他不懂,所以他實際做給那些曾經
不相信他的人看。我相信,他做到了!那麼《賽德克巴萊》的未來呢

                                                                                                                                
  其實對於《賽德克巴萊》,還存在著許多的障礙。首先,《賽德
克巴萊》的題材是大家再熟悉不過的「霧社事件」,那是一段血淚的
過去,記得之前在雜誌上看到霧社事件紀念公園的照片,照片裡是一
張賽德克族原住民抵抗日軍的雕像,雕像表現出村民為了捍衛自己家
園的努力,不管是男女老少,即便只是個孩子,都舉起一顆大石頭來
捍衛抵抗。雖然只是一張圖片,卻充滿了感染力。但是問題就在於,
如此的題材跟《海角七號》有著非常大的出入,製作費用又遠高於《
海角七號》,上映過後是否能夠得到相同亮眼的成績呢?這或許是《
賽德克巴萊》必須遇到的另一個問題,也是募款時可能會遭遇到問題

                                                                               
  我個人對於電影題材本來就沒有侷限,自己一個人戲院看《時時
刻刻》這種悶片的事,我都幹過。所以,我期待著有朝一日,能夠藉
由戲院的大螢幕,來重新認識曾經發生於台灣的那段悲痛過去。能夠
讓魏導所說的故事,讓自己得到更大的感動。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寒
  • 因為16日晚上聽了一場由Seediq意見領袖主講的<賽德克​巴萊>講座,深深擔憂起Seediq族目前對這部電影的看法,恐​怕還需要魏導好好去溝通

    啊! 夢想的實現真的不容易, 很多時候除了資金,更需要人和! 否則萬一像當初電影標準字的註冊, 讓賽德克族高聲抗議那樣的話, 很多善意都會付諸東流.....

    詳情,我寫在自己的網誌.這篇 <賽德克巴萊 ~~誰對霧社事件有歷史詮釋權?> 當中
  • 在原著劇本的改編小說當中,有提到一些魏導當初編寫這個劇本時參考的資料,以及訪談的一些人,當然這些倖存下來的人。當然在過程當中難免會有解構跟重新結構的一個程序,難免會加入一些魏德聖本身的想法。更不外乎還有成為劇本必要的「戲劇張力」。
    其實電影公司當初試圖註冊商標,是一個出於商業保護,卻不妥的正當程序,如同城市跟國家不能為商標,其實當初電影公司坐這個舉動的時候,應該考量的還有「族群」的適性,畢竟這是比地名、國家還要敏感的一個層面。
    拍發生在台灣的故事,是一個善意,所以我一系列的文章都是傾向支持,當然我並非賽德克族人,也無法以他們的角度來看整個過程。只希望結果是好的!
    感謝您的回覆,會去看看您的大作!

    小嚕 於 2011/07/19 11:39 回覆

  • 寒
  • 在我網誌中有提到我讀過小說, 所以深可理解魏導也做過許多訪談, 然而不知道是那晚講座主講人只讀劇本, 很難想像呈現方式呢? 還是根本沒有讀完?

    總之很清楚感覺到, 至少以主講人本身來說, 從講座第一句到最後, 一直都對魏導的呈現方式非常存疑

    傷腦筋, 我忘了留網址, 在這裡

    詳情在這裡 .這篇<賽德克巴萊 ~~誰對霧社事件有歷史詮釋權?> 當中http://hanmoonlight.pixnet.net/blog/trackback/438308d2c1/27184482
  • 其實您文章中有提到一些對於賽德克族的描述爭議,這方面我相信是魏導的疏忽,他本身非歷史專業人士,難免會從一些片面的資料或野史、民間口述中獲取一些不正確的資料,而卻又缺乏進一步的考證(相信當初他的狀況應該是獨立作業的可能性大)。
    另一方面其實無論是《賽德克巴萊》還是當年的《一八九五》,都為了呈現出戲劇的多樣化,而加入了日軍方面的想法跟闡述,其實這方面真的就只是臆測,從一個部分文獻中記錄,日人當中也存在著非軍國主義思想的人士,而延伸出的反仇恨思維。
    但我相信這類美化的內容,對當事人的後代或是同族群的人來說,會相當的刺眼,畢竟仇恨這回事在我們外人看來是平淡,對當事人來說卻步是如此。
    您的文章已閱讀,寫的不錯!請多多分享這類的好文章!

    小嚕 於 2011/07/19 11:58 回覆

  • 寒
  • 從史料上的短簡殘編(或是長篇大論), 要轉化為小說.電影, 這當中肯定穿插了創作者本身, 換位思考到主人翁身上, 方能呈現大眾最後看到的成品

    很多時候, 不同立場/思維的人的對這樣的成品, 評價自然有其差異性, 這是連記錄片導演都無法擺脫的宿命, 這部史詩電影當然不可能例外

    只是在這件事情上, Seediq族人可能因為過去曾有的. 之前提過的片名標準字註冊爭議, 而把這種不信任感上升了

    隨手看了幾篇電影網誌, 幾乎都有所回應, 於是我只能以微小的力量, 期望事情能夠未雨綢繆的. 事先溝通而得以圓滿..........千萬別變成族群互相仇視的引爆點才好

    ps. 那場講座, 還一直擔心布農族與Seediq會因此電影而族群撕裂.......尚未動筆的另一篇講座紀錄, 會說明這點
  • 似乎有在您文章底下的留言,看到有朋友出來駁斥那個「意見領袖」的身分可信度?
    其實我覺得電影公司當初要用賽德克族的名字申請商標是不智,這其實跟國家還有城市不能當商標的道理是一樣,民族也應該具有不可侵犯性。
    但是如果座談中提到兩族人會因為一部電影而族群撕裂,我倒覺得這樣的說法未免太過於政治化跟小題大作,「人性」跟「羈絆」不是那麼簡單就能理解,劇本當中的確是提到兩族人的一些恩怨,但其實整部電影的主旨在於化解仇恨,這也是台灣目前所缺乏的一個精神。但是座談主講人給我的感覺卻是挑起「仇恨」跟「族群」,我覺得相當的不妥。
    我一直認為,族群這種東西沒必要分野的如此詳細,如果說班上或是公司有一個原住民的同伴在,他們一樣是身處於一個空間的「人」,而不應該是特定為「原住民」的同學或同事。所以就我來看,意見領袖一直強調族群,是我無法認同的一個觀點。

    小嚕 於 2011/07/22 03:12 回覆

  • 寒
  • 就是因為我並不十分能認同那主講者, 所以才好奇他到底有沒有理解到.魏導在劇本中所想傳達的觀念, 同時也可想見帶有偏頗成見的看法,可能引爆哪種狀況, 才會想寫那篇文字~~只是當晚座談內容始終還沒心思整理, 是偷懶了些 XD

    有時國人看電影的思維邏輯, 常常是戴上有色眼鏡. 看不到導演與編劇的要傳達的主旨, 我對此深深不能理解!

    這點從去年的"艋舺"一片就能看得很清楚; 明明豆導是要藉著整個故事, 說明歹路到頭總是迷宮.總是失去生命或自由, 卻偏偏看到一堆教育人士說這片子是在宣揚暴力, 卻總看到一些青少年只會copy前面的逞兇鬥狠. 漠視了各角色的末路結局; 於是乎, 真正的主旨卻被抹殺成:捧紅了幾個很帥的演員, 可嘆得只剩下這樣蒼白的印象而已。

    小學時也有同學是泰雅族朋友, 正如你說, 彼此就是很單純的"人",個性合的話就多聊一些,沒有的話也是同學啊! 彼此其實根本不會帶著族群色彩去彼此分野; 反而人年紀越大了, 越覺得很多事情, 是有些人以特定看法, 刻意去以群分.........

    這麼小的台灣島, 明明還有共通的語言, 卻比當年不同語言的彩虹橋與太陽, 有更遙遠的心理距離啊! 就像我一篇小小的. 好意的文, 居然被三.四個不認識的網友(我懷疑他們到底有沒有正確的閱讀理解力), 刻意抹黑成了政客打手, 只能仰天長嘆. 搖頭以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