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部落格文章版權屬於許小嚕所有,聯繫請來信:ryuichiru@gmail.com

行銷相關網誌已搬遷到blogger:小嚕:行銷武士道

            後記:案件之後


  最後,由於逃避進而產生自我保護而變得癡呆的高先生,在柯先
生的攙扶下被帶回警局,雖然已經失去了思考能力,但還是必須等待
即將來到的審判。除了帶回主嫌疑犯外,柯先生所帶來的一行人還搜
出許多資料跟帳冊,黃金城內的電腦幾乎也都被帶回作為證物。審判
的結果會如何呢?看著被帶上手銬,卻還是癡傻笑著的高先生,我想
最後結果究竟為何,對一個靈魂已經被自己囚禁在內心深處的人來說
,似乎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真的要說的話,高先生也許早在碰到尚的時候就已經被剝奪了自
由,如今的他,就如同是那個碎裂成好幾塊的巨陽大師一般,不過就
只是個人偶。

  在他們一行人離開後,老闆站立於修練室的正中央,緊盯著前方
的巨型陽具雕像不放。

  「陽具崇拜,深埋在人類心底長久以來的信仰。」老闆望著巨型
陽具,沉悶的說著:「代表尊嚴的陽具,對一個沒自信心的人來說真
是再適合不過的慰藉!」

  說完那沉重的發表後,老闆走向那把遺落於地板上的短刀,撿起
把玩了一下後,用力的將短刀往巨型陽具的方向射去。短刀不偏不倚
的射中陽具雕像的龜頭,硬生生的插了上去。

  「狗屎!」

  看似無意義的發洩後,老闆轉身往門外走去,我也隨即扶起傑克
,克難的跟在老闆的身後離開黃金城。

  黃金城事件所引發的後續效應比我想像中的還要來得驚人,會員
數量眾多的黃金城遭到警方瓦解的消息一出,在全國引起了軒然大波
,更遑論從黃金城帳冊內查出的那筆天文數字,更是讓全國一陣譁然
,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大宗的宗教詐欺案件。

  另一個受到動盪的,無非就是隱藏於黃金城背後的那些龐大勢力
,從警方搜出的資料當中,有許多活躍於政經界的有力人士都被懷疑
與黃金城有長期的掛勾,大多數的人多在威脅利誘下轉為汙點證人,
但也因此有許多人擋不了輿論的壓力,黯然退下所居的要位。

  「天下的烏鴉一般黑!」對此,老闆不以為然的辱罵著。

  但也有人,雖然跟黃金城沒有直接的關係,卻也是受到波及而辭
退原來的職位,也就是尚的父親-刑事局局長。事件過後,老闆作為
重要證人協助警方調查的時候,將尚的所作所為說了出來。他自己的
說法是為了讓警方能夠注意所有尚曾經接觸過的罪犯。但從他離開警
局時那狡獪的表情,我直覺認為他不過只是想報多年前的仇罷了。

  在尚成為重要關係人後,局長也為了尚偏差的所作所為,負責任
的在調查期間遞出了辭呈,黯然離開他奉獻了一生的警界。對此結果
,老闆沒有發表任何的言論,當時他的表情同時存在著恨與不捨,只
是默默的抽著菸。

  期間,老闆也帶著我跟傑克去了趟集中營,目的當然是跟尚宣示
我們的勝利。在聽完老闆說明整個過程跟結果後,尚並沒有太大的反
應,彷彿這一切全都在他的預料之中。我望著依然被矇著眼睛的尚,
依然是不斷的輕笑,直到眼罩底下滲出了兩行淚,尚的笑聲還是不斷
的傳進我的耳中。

  我想,這個結果對尚來說,或許也是另一個程度的解脫。

  不知不覺時間來到事件結束的一個月後,這段期間裡,隨著調查
整個黑幕開始慢慢的揭開,每個與黃金城有關係的人似乎都走向自己
應走的那一條路,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解脫,我跟傑克身上的傷也早就
痊癒,只有老闆,依然是每天都一副沉悶的模樣。

  這一個月裡,事務所的業務完全停擺,雖然在整個事件中,警方
一直沒有公開事務所的存在,但依然有些小報發現我們的存在而大肆
報導,因此也為我們帶來了不少客人。對於那絡繹不絕的委託人,老
闆全都一一回絕他們的請託。

  那段期間,我們每天的行程就是早上到事務所等著吃午餐,接著
再呆坐到下班時間到來。時間一久,隨著新聞時效的退去,前來委託
人的開始減少,變得跟過去沒什麼兩樣。只是對於偶爾前來委託的人
,老闆依然是聽完委託內容後直接的回絕。

  「欸!」一天,看著卡通的傑克突然對我問道:「我們整天都沒
事幹,是不是很像廢渣。」

  我望著眼睛目不轉睛看著卡通的傑克,心想著他到底是踩著什麼
立場說出這些話,但還是苦笑的對他回道:「還好啦,雖然閒了點,
但還是可以找點事做啊。」

  「不行!我一定要找老闆好好的理論一下!」哪知傑克依然是不
死心,不等我勸阻就自顧自的往老闆的位置走去:「我覺得自己的專
業完全被浪費了!」

  事情如我所料,過沒多久身後隨即傳來老闆對傑克不客氣的罵道
:「他媽的我付你錢,請你來這裡吹冷氣看卡通還有什麼好抱怨的!
而且你現在幹的事跟平常有什麼兩樣?你給我說看看!」

  然後,傑克碰了一鼻子灰後,又拍拍屁股回到自己的位置繼續看
著卡通。

  我看了老闆一眼,抽著菸的他臉上的表情還維持著得知局長辭職
後的複雜表情,我想,他或許還沒完全從過去的事件中走出來。看著
老闆沉悶抽著菸,像個刺蝟般防衛著自己的模樣,我雖然想幫忙卻也
力不從心,只能默默的搖搖頭。

  幾天後,事務所竟來了一個讓人料想不到的委託人。

  當天快到下班時間的時候,事務所的門被推了開來,我站起身原
想招呼,卻在看到進門的人後,驚訝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只見刑事局局長面帶著微笑走進事務所,當時的他穿著輕便的外
出服,看起來跟平常路上常見的老人沒什麼兩樣,若不是知道他的過
去,諒誰都不會相信他曾經是個位居警界要角的人物。

  局長先是對我微笑的打了個招呼,接著便往老闆的位置走去。老
闆望著局長,臉上也有著無比的驚訝,但隨即恢復那沉悶的模樣,對
局長問道:「有事嗎?我們快下班囉!」

  「我想委託你們幫我找個人。」

  「說來聽聽……」老闆打了個哈欠:「不過我們不一定會接!」

  「我想找的人,是我一個嫉惡如仇,充滿正義感的姪子。」

  聽完局長的委託後,老闆瞪大了雙眼看著局長,久久不發一語。
沉默片刻後,他點起一根香菸,大大抽了一口後對局長說道:「我們
不接這種無趣的案件!」

  被老闆無情的回絕後,局長臉上帶著微笑,對老闆點點頭轉身似
乎打算離開。我站起身來想為老闆解釋些什麼,卻在看了局長的臉後
,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顯示著老態的局長默默走
出事務所。

  在局長離開後,老闆整個人癱坐在椅子上,眼睛直盯著前方像是
在想些什麼般的放空著。他一直維持這個模樣,一直到我跟傑克下班
準備離開的時候也沒有改變過。那個時候我突然覺得,老闆似乎又回
到過去,走進那個困住自己多年的迷宮。

  隔天,當我到事務所的時候,老闆已經坐在他的位置上,當時的
他抽著菸,看起來跟平常沒什麼兩樣,似乎局長的出現對他來說並沒
有太大的幫助。那一天,我們原先跟平常一樣,在事務所內瞎忙著,
傑克還看卡通看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十分的嚇人。

  約莫中午,我跟傑克準備要出去吃飯的時候,突然一群人闖進事
務所內,直搗接就衝到老闆的桌前。

  老闆被那陣仗給嚇得一動也不敢動,只能呆愣著望著眼前那群人
一人一句,各說各的在他的面前嘰嘰喳喳的吵成一團。在一片喧嘩聲
中,老闆站起身來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大聲吼道:「閉嘴!」

  那群突然闖入的不速之客,被老闆的嘶吼給嚇得立刻安靜下來。
控制住情況後,老闆這才點起一根菸,指了指站在他面前的女子說道
:「你們一群人跑進來嘰嘰喳喳的想吵死人啊!有什麼事妳先說!」

  「我們想委託你辦案!」

  「又來了!」老闆一臉不悅的說:「是又怎樣了啦!」

  「我們都是一家連鎖書店的分店長!」那個被老闆點名的女子愁
容滿面的說道:「大概一個月前,我們店裡的推理小說都被人惡作劇
的在書本中間頁的空白位置寫上兇手的名字。」

  「什麼?」老闆驚訝的問道:「妳的意思是有人專挑推理書暴雷
洩漏結局?」

  「對!」女子點了點頭,哭喪著臉對老闆請求:「那個人還刻意
挑書店監視器的死角下手,我們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書店的信譽也
因此受到很大的影響……」

  老闆低頭沉默著。

  「求求你一定要幫我們找出那個惡作劇的犯人!」眾人苦苦哀求
著。

  我看著依然沉默不語的老闆,心想著他八成又會直接的回絕那些
苦無辦法的委託人。哪知道,片刻沉默後,老闆用放聲吼道:「真是
太超過了!」

  我睜大雙眼看著老闆,對於這意外的發展驚訝不已。

  「竟然把推理小說最重要的絕局洩漏出來!這種人就算老天原諒
他,老子我也不能原諒他!」老闆將目光轉向我跟傑克:「還在發什
麼呆!趕快準備出門抓犯人啦!我非把那個王八蛋抓出來狠狠揍一頓
不可!」

  我看著那個好像已經消失一段時間,久違的老闆,心裡突然一陣
莫名的欣喜。

  我想,接下來的日子應該又有得忙了!



                         -END-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