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倒在地上,看著高先生手裡握緊了那把短刀,猙獰的衝向老
闆。老闆的模樣完全不似我先前那般慌張,只見他在原地站定,定睛
看著那把正向自己刺來的短刀,一點也沒有閃躲的意思。我驚慌的想
出聲制止,卻恐懼張大了嘴巴,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只能眼睜睜看
著事情發展。

  砰!

  這個時候,一陣槍聲劃破了空氣,隨即傳來的是高先生痛苦般的
叫喊聲,以及向一旁飛去的刀子撞擊到牆壁的碰撞聲。柯先生不知道
在什麼時候移動到能夠準確瞄準的位置,在危急的時刻對刺向老闆的
短刀開了一槍,硬是從刀口下救了老闆一命。似乎早已經料準了柯先
生會出手相救,老闆依然是站定在原處,一臉遺憾的看著驚訝不已的
高先生。

  「別看這位大叔一副兩光的模樣,他可曾經是全國射擊冠軍呢。
」老闆緊皺著眉頭:「都已經到這關頭了,你怎麼還執迷不悟呢?」

  高先生握住因為強烈撞擊而不住顫抖的手臂,憤怒的瞪視著老闆


  「看來……」老闆在修練室裡環視著,最後將目光停留在後方的
小房間門上:「沒有給你點震撼教育,是沒有辦法點醒你……」


  說完後,老闆自顧自的往小房間內走去,高先生伸長了手想要阻
止老闆的動作,卻只能默默的看著老闆往他心目中的聖地走去。

  「你們兩個蠢蛋,還站在那邊幹什麼?」高先生對兩名壯漢怒斥
著:「快攔住他,不准他去打擾崇高無上的巨陽大師!」

  對於高先生的命令,兩名壯漢貌似想服從,卻又在望了舉著槍瞄
準著他們的柯先生後,面面相覷後站在原地,一臉為難的一動也不敢
動。

  眼睜睜看著老闆進入門內的高先生,抓狂似的咆叫著,他瘋狂的
辱罵著在場所有的人,用極其難聽的話來詛咒老闆不得好死。他那脫
軌的行為直到老闆再度現身才停了下來,當老闆扛著一具黑色的物體
出現的時候,高先生突然安靜了下來,睜大了眼睛望著老闆肩膀上的
不明物體,一張嘴巴張得死大的顫抖著。

  老闆皺著眉頭,走到高先生身旁後,將他肩膀上的巨大物體往地
上丟去。一陣巨大的悶聲,那物體斷裂成大小不一的塊狀物。我勉強
的站起身來看了那碎裂的物體一眼,竟意外的發現竟是一具穿戴整齊
的人偶,人偶的臉是蓄了鬍子的中年男子,身上的服飾包含了各種宗
教的風格,他的身上穿著一件黑色點綴了部分金色裝飾的袍子,頭上
戴了一頂密宗風格的黑色法帽,脖子上掛了一條像是彌勒佛所戴的大
型串珠,兩手一邊拿著一本奇怪的經典,一手則握了一支頂端為陽具
的手杖。

  高先生望著那具崩壞得四分五裂的人偶,竟崩潰大哭了起來,他
撲倒在人偶上流著淚,痛哭失聲的叫喚著人偶「大師」。我訝然的望
著行為詭譎的高先生,心想著莫非那具人偶就是高先生口中所稱的巨
陽大師。

  「這可憐的傢伙……」老闆望著痛哭的高先生:「即便是尚已經
教導他如何利用催眠跟暗示來控制人心,但完全無自信心的他卻無法
依照尚所教導的方式成為一個新興宗教的領導者。」

  說到此,老闆無奈的搖了搖頭,一把揪起倒臥在人偶上的高先生
,他雙手緊抓住高先生的衣領用力搖晃著:「你他媽的給我看清楚,
這玩意兒不過就是你對自己下催眠後所產生的大型芭比娃娃!這個破
人偶就是你小心翼翼擺放在椅子上,還神秘兮兮的用布簾遮起來的巨
陽大師!」

  高先生茫然的望著老闆,淚依然不停的從眼睛裡落下。

  「廢渣!」老闆將高先生往地上推去,接著對我們解釋道:「尚
雖然宣稱沒有對他進行暗示,但是其實多少還是傳遞了不准失敗的命
令在他的腦袋裡。對於失敗的恐懼,讓他轉而對自己進行催眠,成立
宗教的人是一個叫『巨陽大師』的神通者,而他則退居到第二線,成
為巨陽大師對外的唯一窗口。」

  「但是……」我看著似乎已經徹底崩潰的高先生:「為什麼所有
的情報都指向巨陽大師真有其人呢?小保他們的情報不是從來都不會
出錯的嗎?莫非他們的線民其實也是高先生故意設計放假情報的?」

  「不,姓高的過去生活很單純,情報販子這種地下社會的東西,
他根本就不懂。」老闆看著高先生的眼神帶了些許的憐憫:「最可悲
的騙子,就是連自己都深信著自己的謊言,加上這裡的信徒或是員工
,長期的受到他的催眠,根本也不會去多想。人的信仰就是那麼的空
洞,只要是能夠填補心中的那個空缺,即便只是謊言也會深信不疑…
…」

  「那高先生接下來會如何?」我看著已毫無抵抗能力的高先生,
對老闆問道:「他會一直維持這個模樣嗎?」

  「長期且堅信不疑的信仰,突然在一夕之間崩壞,他的人格自然
也會因為無法接受而產生保護作用而瓦解。」老闆搖了搖頭,拿起一
根菸點燃:「我想,他會維持這個模樣好一陣子,能不能走出來,就
看他自己了。」

  看著曾經曾經想殺掉我的高先生,心心想著將無數人當傻子玩弄
的他,如今自己卻成了不折不扣的傻子。該說是因果循環嗎?但換個
角度想,高先生其實也算是尚那病態實驗下的一個犧牲品,我看了看
坐在地上流淚,臉上卻帶著笑容撫弄著人偶的高先生,心想著尚究竟
是怎麼看待人類這種生物,對他來說人是否跟老鼠一樣只是由蛋白質
所構成的生命體。

  單純為了知的慾望而隨便的將他人作為實驗體玩弄戲耍,尚又是
怎麼看待自已?我想,只有把自己化身為如同造物者般萬能的神,才
會有如此瘋狂而自私的想法吧。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