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近傍晚的天空,不似以往的昏黃,映照著一片讓人發毛的血紅
。記得以前上自然課的時候,老師跟我們說過這是因為快下雨的時候
,空氣中的水分增加,造成藍色光散射增加所產生的現象。我望了望
慘紅天空下的黃金城大樓,心裡忍不住興起一股退意。那如同染了鮮
血一般的天空,不僅預告的風雨的到來,彷彿也在恐嚇我,這次的行
動將會腥風血雨一般。

  想不到,原本以為已經準備好的自己,臨近敵陣前卻自己先慌了
陣腳。一直頂著高學歷專業光環的我,一直抱持著鋤強扶弱的志願,
卻從沒想過原來自己比起看來瘋瘋癲癲的傑克還要來得沒用。他不顧
一切的深入敵陣當中臥底,如今還身陷危險當中,擔負了老闆期望的
我卻裹足不前,連踏入敵陣的勇氣都沒有。

  突然,一陣強光從天際閃來,接著是一陣悶雷傳進我的耳中。這
雷來得既強又急,像是打在我身上一般讓我瞬間醒了過來。我的腦中
閃過許多畫面,有我們三個人在事務所內閒扯聊天的模樣,當時即便
覺得老闆跟傑克談話很沒營養,卻好幾次被他們給逗得哈哈大笑;我
又想起老闆平常看似吊兒啷噹,在面對問題的時候,卻總是能立即的
想出解決辦法,甚至是在面對罪惡的時候也絲毫不露懼色;我也想起
平常面對委託案時,總是抱怨東抱怨西,卻也總是立刻就把頭從他正
在看的動畫中抽離,馬上衝出事務所忙個滿頭大汗後將令人滿意的結
果交回的傑克。

  少了任何一個人,就不是什麼都幹事務所!這樣一個念頭像水珠
滴在湖上一般,在我的腦海中漾起了漣漪。我不再猶豫,拔腿往黃金
城衝了過去。

  當我踏進黃金城大樓內,一股詭異的氣氛立即湧向我。我左右環
視著跟之前看來沒什麼兩樣的大廳,這才猛然發現原先一直坐在大廳
裡那個小姐竟不在位置上。

  為免引起不必要的風波,我連忙衝向電梯按下向上的按鈕,在電
梯門打開後立刻衝進去按下關門鍵。站在電梯裡我呆愣了一下,心想
著在偌大的大樓內究竟該到哪裡尋找傑克,在敵人的陣地內四處亂逛
似乎不是明智的決定。我轉念一想,既然傑克在對方手裡,他們一定
會想利用傑克把我們全數揪出,於是我按下九樓的按鈕,心想不管傑
克是不是已經被對方控制住,決定來個直搗黃龍,用最快的速度將傑
克救出。

  電梯到達九樓後,我原本心想電梯門一開就立即衝向那間詭異的
修練室。但豈知當電梯門打開後,眼前的情景再次讓我呆愣於原地。
原本應該是忙碌無比的大廳,竟空蕩蕩的杳無人煙,像座空城似的。
我帶著遲疑的腳步走著,回想著方才一樓大廳也是一片死寂,心裡盤
算著莫非這空城計是對方策劃好的計謀。一路上,總是胡思亂想的個
性把搞得自己每一步都走的戰戰兢兢,深怕一個不小心就落入對方的
陷阱。直到修練室的門前,從敞開的大門看過去,只見傑克趴倒在地
上。他無力的抬起他的頭看了我一眼,猙獰的張開嘴似乎想說些什麼
,只是聲音過於微弱,我一點也聽不清楚。沒有多想,我衝了進去蹲
在傑克的身邊想扶他起來。

  「幹……」傑克虛弱的對我罵道:「我叫你快走……聽不懂啊…
…」

  我看著傑克滿身是傷,一副快掛的模樣,腦海裡浮現出老闆臨走
時跟我說的那句話:「發現狀況不對,自己先逃,懂嗎?」

  「要走就一起走!」

  我對傑克吼道,接著抱住傑克打算將他扶起,傑克張大了嘴呆愣
著望著我,雙眼泛紅。就在我好不容易將傑克抱起的時候,身後傳來
一陣拍掌聲,嚇得我立即回過頭去。

  是高先生,他一臉得意的不斷拍掌,像是在嘲笑我們似的。

  「真是讓人感動的友情呢!」高先生故作一臉悲淒:「我都快要
老淚縱橫了,『要走就一起走!』真是他媽的感人啊!」

  我抿著嘴,憤怒的瞪著高先生。

  「要是老子心情好,可能還會可憐你們,放你們走!」高先生表
情轉為猙獰:「可惜的是,老子今天心情跟天氣一樣,悶得很!所以
……誰都不准走!」

  高先生手一揮,只見他身後的四名壯漢立即衝了過來,兩個人往
門口一檔,像面牆似的將大門堵得密不通風。另外兩名壯漢,則分別
架住我跟傑克,力道之大讓我完全無法掙脫。

  箝制住我們後,高先生一派輕鬆的走向我們,接著腳一抬往傑克
的肚子踢了過去,力道之大讓傑克忍不住痛得大叫出聲。

  「你在幹什麼?」我抓狂的對高先生嘶吼:「傑克為什麼傷成那
樣,你們對他幹了什麼?」

  「沒什麼。」高先生一陣輕笑:「不過就是痛打一頓罷了。」

  「你們這樣動用私刑!難道不怕其他人發現了,會質疑你們嗎?


  「所以你沒發現整棟大樓一個人都沒有嗎?」高先生狡獪的笑著
:「我可是為了好好跟你玩玩,特地辦了一個閉關修行,把這裡都淨
空了呢!」

  我憤怒的瞪視著高先生,想衝上前狠狠的揍他一頓卻力不從心。

  「欸!怎麼好像少了個大尾的?」高先生看了看我們:「算了,
我手裡有你們兩個當籌碼,不怕他敢不現身。」

  「我勸你不要小看我們!」我用力扭動身體想掙脫:「不然你怎
麼死的都不知道!」

  「哼哼!」高先生不以為然的輕笑兩聲:「好好『照顧』他們兩
個一下!接下來把他們丟進倉庫,等明天時辰到了血祭巨陽神!」

  說完後,四名壯漢的拳頭跟腳像是雨點般的不斷落在我跟傑克的
身上,痛得我意識逐漸模糊。見我們悲慘的模樣,高先生一陣大笑,
轉身打算離開。痛覺開始侵蝕我的感覺神經,對於不斷打向我的拳頭
已經麻木失去感覺,眼皮沉重的讓我張不開。在失去意識前,我看到
高先生離去前那讓人發毛的笑容。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