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四 巨陽大師現身

「陽具崇拜打從人類有文明起就存在,是從古至今人類最基本,也最
堅定的信仰!」 By 巨陽大師


  「你說催眠的意思是……」老闆茫然的看著尚。

  「我想,表哥你終日沉浸在犯罪當中,應該很清楚……」奪回主
導權的尚輕聲說著:「宗教信仰一直是人類最大的弱點,也是那些騙
徒眼中最暴利的生意,但是為什麼大多的人都還是選擇其他的方式來
進行詐騙呢?」

  面對尚的問題,老闆只是沉默的瞪視著他,不作任何回應。

  「怎麼?不回答我的問題嗎?」尚刻意的挑釁著老闆的耐性:「
這樣遊戲要怎麼繼續下去呢?」

  「因為要利用宗教滲入人心,需要長時間的醞釀……」我代替老
闆答道:「採用宗教形式來進行大型詐騙,就無法像其他詐騙一樣在
短期間內打破被害人的心防得逞,同時很容易因為時間拉長而造成事
跡敗露。」

  在我回答完問題後,尚沉默了片刻,似乎頗為驚訝,接著他一陣
輕笑:「你說的沒錯,看不出來表哥你這小跟班原來還有兩把刷子呢
!」

  尚將他的臉轉向我,接著對我問道:「那你知道要怎麼讓被害人
快速掉入宗教詐騙的圈套內嗎?」

  「所以你教他催眠?」老闆憤怒的對尚問道。

  「嚴格上來說也不算是催眠,是不斷的提供暗示。」尚一陣輕笑
:「這原理就很像是廣告,當一支廣告不斷的播送,經過了一段時間
後,你可能已經忘記廣告的畫面是什麼,但是對於廣告內的台詞或歌
曲卻還能朗朗上口個幾句。」

  我跟老闆無言的看著尚,等著他繼續說下去,尚又是一陣輕笑:
「換句話說,即便是不利用道具或是催眠來滲入他人的意識,光是靠
語言的力量還是可以給予暗示。」

  尚話中威脅的味道十足,嚇得我硬是退了一步,反而是老闆依然
是冷靜的站在原地瞪視著尚:「但是必須長時間給予強力暗示,是吧
?」

  「沒錯!」尚微笑的回道:「看來表哥你終於抓到訣竅了。」

  「要完全控制一個人的心智需要多久的時間?」

  「如果利用一些閉關修行的方式,給予連續長時間暗示的話。」
尚微偏了偏頭:「依每個人意志力的不同,大概幾天到一個禮拜就夠
了吧。」

  「你說的那個鬼暗示……」老闆皺著眉頭問道:「能夠控制一個
人的心智到什麼地步?」

  「這也要看個人……」尚一派輕鬆的靠在椅背上:「輕的人頂多
只是盲目信仰,獻出自己的身體或金錢。但是如果嚴重受暗示影響的
人,因為暗示者的一句話,親手殺光全家人再自殺的例子也是有聽說
過。」

  聽到此,老闆的臉上突然露出驚恐的表情。

  「怎麼了嗎?」尚似乎察覺到老闆的異樣,狡獪的對他問道:「
你有什麼親人或朋友落入他們手裡了嗎?」

  從他們之間的對話,還有老闆的反應,我突然想到在黃金城內進
行臥底工作的傑克,既然巨陽大師能夠在短期間內控制他人的心智,
那麼傑克目前的情況又是如何呢?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手機鈴聲劃破
我們三人之間的平靜,只見老闆連忙拿出手機望了一眼,接著立刻接
通。

  不知道那通電話是誰撥來的,老闆聽著手機的同時,臉上的表情
越來越猙獰,約莫過了一分鐘,電話似乎被掛斷,只見老闆不斷對電
話另一頭大聲嘶吼著。接著,老闆將手機握緊在手中,轉身頭也不回
的往門口跑去。

  我呆愣在原地望了飛奔離去的老闆,由他那從沒在我面前出現過
的緊張模樣判斷,似乎發生了什麼大事,於是我連忙跟上老闆的腳步
。離去前,我望了尚一眼,他坐在椅子上,臉上依然維持著一貫的微
笑,不時還伴隨著幾聲輕笑,那模樣讓我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懼。

  待我追到車子旁邊時,老闆已將車子發動,我連忙坐上副駕駛座
,不等我準備好,老闆立即踩下油門,看著老闆著急不已的模樣,一
頭霧水的我對他問道:「是傑克發生什麼事了嗎?」

  「你回想一下……」老闆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反而是對我問道:
「傑克最近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嗯……」我稍作思索後答道:「腳外八的越來越厲害。」

  「除此之外呢?」

  我回想著這一段時間跟傑克短暫碰面的時刻,這才想起這陣子傑
克一些詭異的行徑,連忙對老闆說道:「他這陣子有時候會突然呈現
呆滯的模樣。」

  「他不是一直都那個模樣嗎?」

  「是沒錯,不過他會一直在嘴邊碎念著一些我聽不懂的話,或者
是不斷的說自己有罪,自己的靈魂很骯髒之類的話……」我又是一陣
思索:「還有幾次,我還發現他會在茶水間裡做一些很像瑜珈的奇怪
運動,或者是偷偷拿一些經文之類的奇怪書籍躲在廁所裡面看。」

  「這些事為什麼你現在才剛我說?」老闆有些憤怒的對我問道。

  「對不起……」我連忙道歉:「因為我心想傑克他本來就怪怪的
,常會出現一些我無法意會的行為或言論,所以也沒多想。加上這陣
子忙進忙出的,就忘了跟你通報。」

  「你知道嗎?」老闆沒有再繼續責備我的失責,一陣沉默後,他
緊皺著眉頭對我說道:「在派人臥底的時候,最怕發生的事情就是執
行臥底的人,被對方用毒品或是其他手段控制,反過頭來進行反臥底
。」

  「你的意思是?」了解事情的嚴重性後,我驚恐的對老闆問道。

  「剛剛那通電話是傑克打的……」老闆眼睛直視著前方,對我說
道:「電話裡他說自己臥底的身分被發現了,要我們趕快去救他,最
後一聲尖叫後,電話就斷了。」

  我看著老闆同時存在的擔心跟猶豫的神情,心裡也浮現出相同的
問題,到底傑克的心智是不是已經完全被巨陽大師給控制住?這通電
話的真實性又有多少?我們這樣貿然前去是不是會讓整個計畫功虧一
簣?一連串的問題一直浮現。我完全無法理出個結論,語帶顫抖的對
一臉嚴肅的老闆問道:「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老闆沉默了一下,接著轉過頭來對我微笑道:「我們總不能丟下
那臭小子不管,是吧?」

  看著老闆那看似輕鬆,其實有著極大壓力的微笑,我突然發現,
再多的疑問似乎都是多餘的,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我們也只能硬幹
了!

  在老闆的疾駛下,我們很快就來到黃金城的大樓外。當我下車的
時候,卻發現老闆依然還坐在駕駛座上。我疑惑的望著老闆,只見他
轉過頭來凝重的看著我說:「有一些問題我要先去釐清,傑克就交給
你了,可以嗎?」

  我略帶遲疑的對老闆點了點頭。

  「記著!」離去前,老闆鄭重的對我叮嚀道:「如果發現狀況不
對,就不要管傑克,自己先逃,懂嗎?」

  我用力的點了點頭。

  「靠你了!」

  得到我的答覆後,老闆對我又是一陣微笑。接著,他臉上的表情
立即轉變為冷酷,用力踩下油門後,他開著車子離開我的視線。在老
闆離開後,我轉過身去望著高聳的黃金城大樓,面對自己首次的單打
獨鬥,一陣緊張伴隨著嘔吐感湧了上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