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部落格文章版權屬於許小嚕所有,聯繫請來信:ryuichiru@gmail.com

   「你是什麼意思?」老闆聽完尚所說的話後,憤怒的低聲對尚問
道:「你對他們進行催眠嗎?」

  尚沒有回答,只是一股腦的笑著,稱不上是大笑,只是不斷的輕
聲笑著。我望著笑彎了腰,模樣可怕的尚,在心裡盤算著各種可能性
。回想之前跟毀容怪人談話時,他也稍微的透露出他被催眠的可能性
,根據他的說法,犯案時意識像是消失了一般,每當他發現的時候總
已經是犯案過後。如果毀容怪人所言為真的話,那也不難想像尚是如
何讓犯人親手割下自己的一對耳朵。

  「你是不是也曾經對囚犯進行催眠,讓他割掉自己的耳朵?」我
大膽的對尚提出我的猜測。

  我的話讓一直輕笑不語的尚停下了笑聲,他的慢慢抬起他的臉面
對我,表情還維持著愉悅。靜默片刻後,尚對著我說道:「原來你們
也知道這件事啊。不過,我沒叫他割掉自己的耳朵……」

  原以為尚會承認這一切的我,被他這麼一個否認給堵得不知道該
怎麼回答,只能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一旁的老闆似乎看出了我的窘
境,對尚問道:「來談談那件事吧,我記得你是個連蟑螂都不敢打的
書生,怎麼突然血腥起來啦?」

  「因為他完全不把我放在眼裡,問他什麼問題都不回答,像是沒
聽到我的話一樣。」尚病態的笑著:「我心想,既然你的耳朵一點用
處都沒有,那就乾脆不要算了!」

  說完後,尚還不斷的喃喃自語著:「誰叫他不把我放在眼裡!我
討厭別人不把我當一回事!我是最優秀的!」

  「那你是怎麼催眠他,讓他割下自己的耳朵的?」老闆皺著眉頭
,用厭惡的眼神盯著尚問道。

  「我沒有催眠他!你們是聽不懂嗎?」尚用鄙視的語氣對我們解
釋著自己的堅持:「我不過是盯著他的眼睛,在他腦袋裡下了一點暗
示……」

  「難怪你的眼睛會被矇起來,原來那麼危險……」老闆搔了搔頭
:「那說說看,你是怎麼暗示他的?」

  「我讓他覺得肚子很餓,非常的餓……」尚一邊說著當時的情況
,一邊舉起他的雙手舞動著:「然後,我讓他知道……耳朵是全世界
最美味的東西,接著……」

  聽著尚那病態的言論,我整個人硬是倒抽了一口氣,完全不敢想
像當時的情形。老闆瞪視著尚的雙眼也彷彿是燃燒的火焰,拳頭握得
緊緊的。尚似乎也知道我們的反應,接著笑著說道:「順便糾正你們
一下,他並不是『割』下自己的耳朵,而是用他的雙手把耳朵『拔』
了下來!」

  面對不斷笑著的尚,老闆深呼吸了幾下,將自己的怒氣壓抑下來
後,對尚問道:「你從以前開始就是用這些技倆來唆使犯人再犯嗎?


  「別說得那麼難聽,我也是在貫徹我的正義啊!」尚停下笑聲,
微笑的對老闆說道:「那些只會犯些雞毛蒜皮小罪的傢伙,抓了也遲
早會被放出去,不如讓他們幹些真正的大事,這樣才會越關越久,甚
至是被判死刑。只有這樣做,才能徹底的讓犯罪消失得無影無蹤!」

  「少把你那些病態的想法稱為正義!」老闆憤怒的對尚吼道。

  「別死腦筋了,表哥……」尚輕笑兩聲:「你當初發現有問題的
時候,不是也試圖想阻止我,結果呢?」

  老闆抿著嘴,沒有回答尚的問題。

  「人都是有缺陷的,就連我那被你視為偶像崇拜的父親,不也是
如此嗎?」尚繼續對我們訴說著他的正義:「尤其是那些犯罪者,他
們的基因裡早隱藏了顯性的犯罪因子,他們無法抑制自己想傷害他人
的衝動,那還不如讓他們慢慢的走上絕路,你說是吧?」

  「吃屎吧你!」老闆不已為然的回道,逗得尚又是一陣輕笑。

  「那你倒是說說看。」老闆將話鋒一轉:「你又給那個巨陽大師
下了什麼暗示?」

  「你說他啊?」尚偏著頭想了一下,這才想起老闆所說的巨陽大
師:「嚴格上來說,他不算是個犯罪者,我反而還覺得他很可憐呢!


  「可憐個屁啊!」老闆對尚嗆道:「詐騙集團有什麼好可憐的。


  「他是個極度自卑的人,因為陽具比起常人小上很多,所以從小
就一直被同儕欺負,因為求學時的陰影,工作方面也不順遂,最後只
能淪為詐騙集團的車手被捕。」

  「既然他那麼可憐,你為什麼還對他下手?」老闆瞪視著尚問道
:「你的狗屎正義在拉屎的時候不小心拉掉啦?」

  「因為他很有趣!」尚的臉上有著無比的興奮:「我想看看這樣
一個人,成為一個犯罪者後會變得如何?」

  聽完尚的說詞,只見老闆的臉上又浮現出憤怒的神情,他低聲對
尚問道:「那你又對他下了什麼鬼暗示?」

  「我可沒對他下任何的暗示。」尚微笑的否定掉老闆的猜測,讓
我跟老闆同時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我不過是稍稍的在他那小得可憐的怒火上淋了點油。」尚一臉
得意的說著:「接著再教他如何將他過去所遭受到的不幸,加諸在別
人身上。」

  「這樣啊……」老闆站起身來,似乎打算離開:「感謝你今天的
合作,我會把你教唆犯罪的事實呈上的,當然是在我瓦解掉那個鬼黃
金城之後!」

  「祝我們順利的瓦解黃金城吧,表弟!」說完後,老闆轉過身面
往門口走去,似乎已經得到他想要的情報。

  在我們剛起步沒多久,身後的尚又是一陣輕笑。那讓人不自覺發
毛的笑聲讓我跟老闆同時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去望著尚。

  「別那麼急著走,最精彩的我還沒說呢!」尚一陣輕笑後對我們
說道。

  老闆轉過身去衝向尚,雙手用力拍在強化玻璃上對他問道:「你
還幹了些什麼事?」

  「我還教那可憐蟲如何藉由言語來控制別人!簡單的說……」尚
露出勝利的微笑:「就是你所說的催眠囉!」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