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尚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在我們面前表現出如此大的情緒波
動。但即便是表達著自己的恨意,情緒控制非常好的尚嘴角依然是上
揚,只是上揚嘴角,略帶點顫抖。

  「你是什麼意思?」老闆試探性的問道。

  「從小到大,我的表現一直都比你還要來得好,我比你還聰明,
各項表現也比你還要優秀許多……」尚一字一句講著對老闆的恨:「
但是我得到的稱讚永遠比你還要來得少上許多,就連我的父親,對你
也都是無比的稱讚,什麼都總是你比較好!」

  老闆無言的望著尚。

  「為了從你身上奪回眾人的稱讚跟目光,我甚至偏離我所喜愛的
心理學,跟你一起走進犯罪學的領域裡!」尚微笑著說出這些從孩童
時期就累積起的怨念,模樣十分的嚇人:「只是為了要徹底的打敗你
!想不到……」

  尚的怨念似乎沒完沒了,我趁著尚停下來平撫自己情緒的空檔,
偷偷的望了老闆一眼,想看看老闆的反應。只見老闆皺著眉頭,似乎
在沉思般的喃喃自語:「難怪以前不管走到哪,總覺得每個人都在看
我,原來我真的那麼受歡迎啊!」

  我無言的望著老闆,讚嘆著他在這緊張的時刻,還能面不改色的
開玩笑。就在此同時,尚似乎已經控制好自己略微飆起的情緒,恢復
那冷然的笑容對我們說道:「我想也想不到的是,不管我將案情分析
的多麼透徹,距離終點已經多麼靠近,最後那一個臨門一腳竟然都被
你歪打正著的踢進!」

  老闆瞪著尚,用冷淡無比的語氣說道:「所以你才設計圈套讓我
掉進去,再利用你爸來陰掉我?」

  「你果然還把那件事牢牢的記在心裡!」尚的臉上有著勝利者的
笑容:「不過你猜錯了,那不過是我的興趣,只能怪你太愛管閒事了
!而且我還真料想步到,我那偏心的父親竟然會在那個時候發揮他那
少得可憐的父愛!」

  對於尚的說詞,老闆臉上掛著疑惑的表情。或許是老闆一直都沒
出聲,尚於是接著對老闆問道:「你知道我為什麼對心理學那麼感興
趣嗎?」

  「說來聽聽……」老闆回答得簡明扼要。

  「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人的面相是那麼的多元化,即使是同樣
的一個案例,從各種不同的學說來分析,卻能延伸出不同的因果!」
尚興奮莫名的說著:「你不覺得心理學比起那講究科學辦案的死硬犯
罪學有趣多了嗎?」

  「還好吧……」老闆摳了摳耳朵:「太複雜的東西提不起我的興
趣……」

  不顧老闆的否定,尚自顧自的接著說道;「尤其是在我接觸到犯
罪這個領域後,竟意外的發現到一個有趣的現象!」

  隨著尚的話鋒一轉,老闆一改先前的不耐,整個人再度戒備起來
,似乎嗅出了什麼蛛絲馬跡,他瞪著尚問道:「什麼意思?」

  「早在心理學啟蒙初期的十七世紀,學者就藉由面相來分析判斷
罪犯與常人的異常,但其實更有趣的地方是犯罪者的腦波其實與一般
常人的腦波也有著極為明顯的異處。」尚的語氣充滿了得意:「最讓
我感興趣的,就是要如何從那些奇特的地方下手,看看會不會出現什
麼讓人意外的進展,你不覺得這很吸引人嗎?」

  「我不覺得教唆犯罪是很吸引人的一件事。」老闆冷酷無比的答
道。

  「你搞錯了吧,表哥。」尚恢復那讓人發毛的輕柔嗓音:「我並
沒有教唆他們犯罪,不過只是順從他們內心的渴望罷了。」

  「少跟我貧嘴了!」

  「只要有光的地方就會有影子,人的心理也是如此,每個人都有
犯罪的渴望,就像當你痛恨一個人的時候,會想要致他於死地,會詛
咒那個人有悽慘的下場,這不就是犯罪心態。還有,當你在路上看到
身材姣好,穿著曝露的女生,是不是也會想……」

  「閉嘴!」

  就在尚帶著詭異無比的微笑,說著屬於他那一套犯罪理論的時候
,老闆突然用力拍了桌子一下,阻止尚繼續說下去。正義感十足的老
闆,對於尚那如同是異教徒般的邪魔歪道感到無比的氣憤,他企圖壓
抑住自己的怒氣,手握緊了拳頭顫抖著。稍微平復情緒後,老闆低聲
對尚問道:「所以你才唆使謝莊由犯案?」

  老闆將話題直接切入至毀容怪人身上,只見尚聽到毀容怪人的名
字後,嘴角上揚的角度變得更大。

  「你說的是那個因為公然猥褻被捕的蠢蛋嗎?」尚哈哈大笑:「
嚴格上來說,他只是我實驗用的一隻白老鼠,還有更早之前那個把電
鈴按鈕換掉的傢伙也一樣,我只是幫助他們玩個遊戲罷了。」

  想不到,尚竟然自己招出「按陰陽事件」也與他有關。有別於其
他犯人招供時那緊張恐懼的表情,尚的臉上依然是微笑,似乎是在炫
耀著自己的豐功偉業一般。

  「既然都聊到這了,我們就直接切入主題吧!」老闆整個人往椅
背一靠,雙手併攏擺放於翹起的腿上:「你是怎麼唆使他們幹下那些
蠢事的?」

  「我不是說過我沒有唆使他們了嗎?怎麼表哥你的腦筋一直轉不
過來呢?」尚輕笑兩聲:「我不過是對他們下了些暗示罷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