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老闆接下來回到車上後再度變回那凝重的神情,不論
後座的miko補妝的時候是多麼的聒噪,亦或是罵了多難聽的話來辱罵
他,老闆都是那張撲克臉。如果我猜測的沒錯,剛剛老闆拿起手機,
應該是在觀看從局長那邊傳來的消息。

   老闆將車子先開到情報屋附近,將miko丟下後,他沒有多說些什
麼就立即將車開走。車子慢慢的開出市區,只見車窗外的景像色來越
荒涼,似乎距離市區已經有好長的一段距離。約莫開了一個小時的車
程,我們來到一個大鐵門外,從門口往遠處探去,可以看到一棟雪白
色的建築物,應該就是專門監禁精神重犯的集中營。老闆探出頭去望
了設置於門口的監視器一眼,接著大門自動打了開來。

   這個被老闆他們稱之為集中營的地方佔地遼闊,在經過第一個遙
控的門口後,在通往建物的路上我們又經過了三個檢查站,檢查站上
全都是荷槍的員警駐守著,看得我一陣膽顫心驚。反而是老闆面對如
此的陣仗,卻依然是冷靜無比,只是像進門的時候一樣把頭探出去,
偶爾還會跟駐守的警員搭上幾句話,接著檢查站的關卡就會開啟讓我
們通過。

   這一段時間,在追查關於黃金城線索的過程中,我深刻的感受到
「權力」在這社會中是多麼的重要。無論是洛小姐所能使喚的那些專
家、提供的資源,亦或是黃金城那看來龐大的勢力,甚至是我們在辦
案過程裡,靠著老闆打通部份人物就能輕易的深入一般人無法前往的
地方。這一切,對才剛畢業的我來說都是那麼的不可思議,跟老闆背
後的那些資源比較起來,我在教科書上所學到的東西就如同是以管窺
天般的狹隘。

   就在我暗自驚嘆著一切的同時,老闆已經將車開至雪白建物外。
將車停妥後,老闆一臉嚴肅的直視著前方對我說道:「把神經繃緊一
點!接下來要面對的那個人,可沒有過去遇到的那些二愣子那麼簡單
。」

   就在我推想著那個連老闆都忌諱三分的尚,究竟是個多厲害的人
物時,老闆已經自顧自的下車,拖著沉重的腳步往門口走了過去。

   戒備森嚴的集中營,在唯一的出入口也駐守了兩名荷槍員警,在
向他們通報後,過沒多久出現了三名西裝筆挺的男子,領著我們往建
物內走去。一段路途後,我們來到一個上了三個門鎖還有電子監控的
房間外。三名男子分別拿出一把鑰匙打開門鎖,接著又各自對電子鎖
輸入密碼,這才打開那個嚴密的大門。進入門內,只見偌大的雪白房
間正中央由長排桌子跟強化玻璃隔開,房間的另一邊似乎有著相同的
構造,我們才剛坐下沒多久,一樣是身著西裝的另外三個人跟兩名員
警押著一名身穿囚服的人出現。

   老闆在看到那名囚犯後,很明顯的戒備了起來,看來那個被嚴密
監控的男子就是尚。

   尚跟我想像的差不多,單薄的身軀卻帶給人一種不寒而慄的恐懼
感。他的雙手被看似高科技的手銬箝制住,在坐定位後,雙腳也被上
了腳銬。坐在椅子上的他,雙眼被眼罩緊緊的矇住,但卻能從他上揚
的嘴巴明白的感受到他正對我們冷冷的笑著,那冷靜的模樣跟毀容怪
人的神經質有著極大的不同。那從容的模樣,就好像清楚的明白著在
這集中營外的一切都在他自己的操縱之中一般。

   那厚厚的眼罩好像一點也無法遮住他的視線,對這裡似乎非常熟
悉的尚先是面對著我笑了笑,接著不偏不倚的轉向老闆,用輕柔的嗓
音說道:「好久不見啦,表哥。」

   尚對老闆的稱呼讓我一陣驚訝,藉由他對老闆的稱謂,我終於釐
清老闆、尚跟局長之間的關係。

   原來,尚就是局長的親生兒子。

   「是啊……」老闆刻意壓抑著自己激動的情緒:「看來你在這邊
過得還不錯嘛,那麼多人在伺候你。」

   「哈哈!」聽到老闆嘲諷的調侃,尚一陣大笑:「經歷了那麼多
的風波,表哥你還是那麼幽默呢!」

   尚就像跟親友寒暄般的跟老闆對談著,反而是老闆一句話也說不
出來,雙眼狠狠的瞪視著尚。

   「怎麼突然不說話啦?」尚微偏著頭,依然是維持著冷冽的微笑
:「你還在恨我嗎?還是在恨我那個貪生怕死的父親?」

   老闆沒有回答尚的問題。

   「我知道你還在恨我。但是你知道嗎?表哥……」尚維持著笑容
,用著更加冷冽許多的語氣對老闆低聲說道:「其實我更加的恨你!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