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到老闆將車開到情報屋附近才知道,那通電話原來是撥給
小保,而老闆跟小保借的東西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竟然是miko。臨走
前,小保還神秘兮兮的將一個信封交到老闆的手上,還對老闆賊賊的
笑著,像是信封裡藏了什麼神祕的東西似的。

   帶上miko跟不知道裝了什麼的神祕信封後,老闆跟小保揮了揮手
道別,接著將車開向毀容怪人目前所在的看守所。由於已經透過柯先
生打通了門路,所以我們沒有受到什麼刁難就輕易的進入看守所,同
行的miko顯得非常興奮,一路上譏譏喳喳的好不惱人,讓我不禁懷疑
起老闆帶著她同行的目的?

   「你一定是在想,我帶miko來幹嘛是吧?」老闆低聲問道。

   我有點驚訝,點了點頭。

   「相信我。」老闆一臉奸詐的笑了笑:「她非常的有用。」

   我抱持著懷疑,跟在老闆後面走了一段不算短的路後,我們來到
了所方安排我們與毀容怪人見面的房間。看守所員警為我門打開大門
,只見毀容怪人早已經坐在裡面等著我們,有別於被捕當時那個邋塌
的模樣,穿著囚衣的毀容怪人看起來乾淨了許多。他將帶著手銬的雙
手放在桌面上,一臉怨懟的看著我們,似乎在像我們進行無言的抗議


   「好久不見啦!」老闆往桌旁的空椅子上坐下,微笑的對毀容怪
人打著招呼:「你希望我稱呼你為謝先生,還是尊稱你毀容怪人呢?


   對於老闆戲謔似的招呼,毀容怪人輕蔑的「嘖」了一聲,沒多加
理會。

   「別那麼冷淡嘛?」老闆繼續打著哈哈:「是不是這裡的伙食吃
不慣?還是被欺負啦?」

   「你到底想幹什麼?」毀容怪人似乎被惹惱,憤怒的對老闆吼道
:「你已經毀了我的人生了,還不夠嗎?」

   見毀容怪人的情緒已經受自己影響,老闆先是冷笑兩聲,接著手
指向後指了指我身旁的miko:「你有看到後面那位小姐嗎?」

   毀容怪人瞟了miko一眼:「看到了又怎樣?」

   「你看她臉上的妝化得像個藝妓似的……」老闆拿出小保交到他
手上的信封,掏出一張照片對著毀容怪人:「她卸妝之後可是長這樣
喔!」

   一直表現得很冷漠的毀容怪人,在看了疑似miko卸妝的照片後,
雙眼突然瞪得死大,扭曲的表情配上不斷顫抖的身體,看起來十分的
駭人。

   這個時候miko像是受到了極大的驚嚇,整個人從椅子上跳起來衝
向老闆,搶走他手上的照片:「賤欸!你怎麼會有這個?」

   老闆聳了聳肩,對miko一陣賊笑,氣得她不斷的破口大罵。

   「怎麼?」擺脫掉miko後,老闆挑起眉頭看著毀容怪人:「很想
幫她卸妝嗎?」

   毀容怪人沒有回答老闆的問題,依然是病態的不斷的顫抖著身體
,像是毒癮犯發作一樣。

   接著,老闆從他的包包裡拿出一個瓶子,我定睛一看,竟然是毀
容怪人犯案時常用的瓶子。老闆將瓶子放在桌面上,挑逗似的對毀容
怪人說道:「你乖乖回答我幾個問題的話,就可以拿走這東西,至於
要怎麼用它,就隨便你囉。」

   「我可以潑在那三八的臉上嗎?」毀容怪人試探性的問道。

   老闆沒有直接回答毀容怪人的問題,只是淡淡的輕笑兩聲,接著
對他單槍直入的問道:「你見過尚,對吧。」

   毀容怪人點了點頭。

   「我看了一下你的檔案,你之前曾經被抓進來過,是犯了什麼罪
?」

   「公然猥褻……」

   「喔?」老闆一副很有興趣的模樣,接著問道:「是幹了什麼事
呢?」

   聽到老闆的問題後,毀容怪人突然激動的舉起手來指著miko說:
「我看不慣那些死三八頂著濃妝來偽裝自己,我想讓她們難看,所以
我就在路上襲擊她們,讓她們在大庭廣眾丟人現臉!」

   「所以你就被抓進來了……」老闆點了點頭:「當時對你進行犯
罪測寫跟輔導的人就是尚吧?」

   毀容怪人點了點頭。

   「他當時跟你說了些什麼呢?」

   「他教了我應該怎麼做。」

   「他教你?」老闆提高的語調,似乎有些疑惑:「他怎麼教你的
?說來聽聽。」

   「他說,我既然有化工方面的專長,應該要發揮我的專長,讓那
些死三八更難看一點。」

   「他這樣教你的?」老闆趁勢接著問道:「他還有說些什麼嗎?


   「他還跟我說,應該怎麼做,才不容易被抓到。」

   「那你都沒想過,要是再被抓到一次,你的人生就毀了嗎?」老
闆突然誠懇了起來:「你犯案的時候都不怕嗎?」

   「我不知道……」毀容怪人的眼神突然變得迷濛了起來:「每次
當我發現的時候,我的眼前已經站著摀著臉尖叫的女人……」

   對話到此,老闆突然沉默了起來,他低著頭似乎在思考。一陣沉
默後,老闆微笑的站起身來,將瓶子遞到毀容怪人的面前:「感謝你
的合作,這是我答應要給你的東西。」

   毀容怪人遲疑的握住瓶子,接著望了老闆一眼。見老闆吹著口哨
,眼神四處飄移,他臉上露出可怕的笑容,接著站起身來打開瓶子的
瓶蓋,向我們衝了過來。我很清楚毀容怪人想幹什麼,於是衝上前去
想擋住他,卻被他用力的撞開。只見他往不斷尖叫的miko衝了過去,
並用力將瓶子裡的液體潑向miko。

   接著,只聽見miko坐倒在地上瘋狂的尖叫出聲,把駐守於門外的
警員吸引了進來。他們看了妝糊成一片的miko,先是露出了驚恐的表
情,接著立刻衝向毀容怪人將他緊緊架住。

   「這是怎麼回事?」被緊緊揪住的毀容怪人對老闆嘶吼著:「她
的妝為什麼沒有卸掉?這裡面裝的不是卸妝油!你騙我!」

   「那裡面裝的不過只是普通的自來水。」老闆惡狠狠的瞪視著毀
容怪人:「你都被關那麼久了,怎麼還學不聰明!」

   發現自己受騙的毀容怪人崩潰似的大聲吼叫,還拚命的掙扎想擺
脫箝制住他的兩位員警。反而是引起如此大騷動的老闆,一派冷靜的
從口袋裡拿出他的手機看了一眼,接著自顧自的走向我們說道:「走
吧!該去辦正事了。」

   說完後,也不顧像頭猛獸般大鬧的毀容怪人,老闆自顧自的走出
門去。我則是連忙將變成大花臉的miko扶起,跟在老闆後面走了出去
。將大門關上後,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的,一切的騷動都被關在
門內,走廊上只有老闆行走時發出的腳步聲。

   看著他的背影,我知道跟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尚,見面時候到了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