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一天勇闖黃金城的行動裡,傑克表現出過人的勇氣跟毅力。
似乎是怕黃金城的人發現我們造假,也似乎是為了強化他對於巨陽神
神蹟的信任,他堅持不讓我跟老闆來攙扶他,自己一步一腳印的從修
煉室慢慢的走出辦公大樓。

   他一直硬撐著疼痛不已的下體,堅持靠著自己的雙腳踏著每一步
,那讓人驚訝的毅力跟平常我所認識的傑克有著極大的差異,讓我不
禁懷疑莫非真的是巨陽神顯靈,給了傑克一個不一樣的靈魂。

   一直到我們停車的地方,確定已經脫離黃金城的視線範圍後,傑
克才鬆懈下緊繃的神經,整個人往前倒下。老闆見狀立即上前去攙扶
住傑克,並拍了拍他的背:「幹得好!你是我們的驕傲!」

   將傑克攙扶到後座躺平後,老闆一臉嚴肅的坐到駕駛座上,他眼
睛直視著前方不發一語,似乎是在思考未來的行動。沉默片刻後,老
闆看了後照鏡一眼,似乎是在觀察傑克的情況,接著他輕嘆了一口氣
,才將汽車發動,驅車回到事務所。

   在勇闖黃金城的戰役成功後,事務所的人事編排改變為傑克持續
的在黃金城內部進行臥底,我跟老闆則是進行後援,同時也私底下經
由各項管道收集關於黃金城的所有訊息。為了釣起黃金城這條大魚,
我們沉住氣來放餌,用裡應外合的方式等待著收餌的那一天到來。

   一天,在傑克棒著似乎不斷發疼的下體,出發前往黃金城執行臥
底行動後,老闆也領著我出門。一路上老闆都沒有說什麼,只是自顧
自的開著車來到人聲鼎沸的商圈附近。

   停好車後,老闆又帶著我在商圈附近的小巷內兜來轉去,直到一
個看似不起眼的巷弄內,老闆的腳步停留在一家居酒屋的門口。我看
了看居酒屋門口的營業時間,心裡納悶著距離開門時間還有好一段時
間的正午,老闆究竟帶我來這做什麼?

   老闆望了我一眼,似乎是發現了我的疑惑,但他沒有立刻回答我
,只是伸手按了按門鈴,很詭異的三長兩短。片刻,門鈴的通話恐傳
來吊兒啷噹的招呼聲:「啥郎?」

   「你爸啦!」老闆十分沒禮貌的對另一頭的人回道。

   接著,只聽見通話孔傳來喀拉聲,然後又是一陣劈哩啪啦的腳步
聲從居酒屋裡傳來。沒多久時間,居酒屋的門被打了開來,一個穿著
背心、短褲還踩著藍白夾腳拖的男人出現在我們眼前。

   「唉呀!」男子熱絡的對老闆招呼道:「這麼久不見了,什麼風
把你給吹來啦!要喝酒嗎?」

   「喝尿啦!」老闆冷然的回道:「有些問題想問你們……」

   聽到我們前來的目的後,男子的臉色一改先前的熱絡,突然變得
嚴肅了起來。只見他扳著一張臉,探出頭來環顧了下週圍,接著低聲
對我們說道:「先進來!」

   在我們進門後,男子沒有說什麼,只是自顧自的往裡面走去。我
們跟在男子背後,走進屋內一個陰暗的走廊,接著男子又往一片看起
來沒什麼特別的牆壁上推了一下,想不到牆壁竟然旋轉了起來,開出
一條通道直達地下室。

   有別於我的訝異,老闆似乎非常熟悉這裡的一切,從容的跟在男
子的身後往地下室走去。進到地下室後,我又被室內的擺設給嚇得一
句話都說不出來,想不到一間看起來沒什麼特別的居酒屋,在地下室
內竟隱藏了許多精密的竊聽裝置,還有許多台無線電在運作著。

   「這裡是情報屋。」老闆對驚訝萬分的我解釋道:「他們這對狗
男女是情報販子,男的叫小保,女的叫miko。」

   「幹!」那位老闆稱之為miko的女子對老闆罵道:「你嘴巴很賤
欸!今天來找我們是有什麼屁事啦!」

   「你們知道黃金城嗎?」老闆直接了當的切入主題。

   一聽到黃金城,小保跟miko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很有默契的笑了
出來。

   「想不到你這懶鬼會接下那麼複雜的案子!」小保一臉狡獪的對
老闆笑了笑:「那組織可不簡單呢!」

   「少跟我囉哩巴唆!」老闆從口袋裡抽出一張照片:「這個人叫
Mason,我要知道他的底細。」

   小保將高先生的照片拿了過去,看了幾眼之後對老闆說道:「不
錯嘛!已經追到這個姓高的身上了,不過他對你們要瓦解這個組織沒
什麼幫助,因為他也不過是顆棋子而已。」

   小保的話一出,老闆隨即皺起了眉頭。見老闆的反應,坐在一旁
一直沒吭聲的miko像是要附和小保的話一般,用誇張的語調說道:「
真!的!」

   看小保跟miko兩個人信誓旦旦的模樣,似乎沒有欺騙我們的意思
,老闆因此低下頭來思索了一下後,直接了當的對他們說道:「我記
得那個姓高的提到一個人,他們稱之為巨陽大師,有他的情報嗎?」

   「當然有!不過……」小保狡猾的笑著,還舉起手用拇指跟食指
在我們面前磨擦著。

   「錢不是問題!」老闆豪氣的對小保說道:「有什麼關於那個大
老二先生的情報都給我交出來!」

   「呵呵……識貨喔!他的情報可是我們情報界的珍寶呢!」小保
一邊敲打著電腦,一邊用輕挑的語氣對老闆說道。

   「有了!」小保沒有花多少時間就調出關於巨陽大師的情報,只
見他一臉的得意:「那傢伙是這幾年才剛竄起的一個新興宗教領袖,
本名不詳,身家背景也不詳。」

   對於小保那些若有似無的情報,老闆有些惱怒:「馬的!什麼東
西都不詳,我要這些鳥情報還來找你幹嘛!我去找那個姓柯的條子不
就好了!」

   「有點耐心……」小保狡猾的笑著:「真正值錢的東西在後面…
…」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