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克癡傻的望著那個木塊椎頂發呆了好一會兒,接著默默的走到
老闆身邊,低聲問道:「投降輸一半,可否?」

  「聽著,小子……」老闆輕嘆了一口氣,拍了拍傑克的肩膀:「
就算你現在只想當明金城就好,你還是要上!事情發展到此,已經不
是你要不要的問題了,如果你現在退縮,我們要擊倒他們的機會就微
乎其微了,你知道嗎?」

  老闆用堅定的神情望著傑克,只是傑克似乎真的屈服於那木塊之
下,他再次試著回絕:「總有其他辦法吧,這個犧牲太大了,就算被
強姦也還能抵抗啊,哪有只能接受的道理?」

  「傑克!」老闆突然用力將雙手往傑克的肩膀一拍:「你還記得
當初進入事務所的時候說過的話嗎?」

  那一瞬間,傑克的眼神變得迷惘,好像正看著那遙遠的青澀過去


  「為了幫人們解決問題,為了深陷痛苦的人們而努力……」老闆
說得很誠懇,每字每句都充滿了力量:「這不是你當初的夢想嗎?」

  「我……」

  傑克顫抖著,似乎有些動搖。見傑克已有所退步,老闆趁勢對他
又是一陣精神喊話:「你想想委託人找上我們的時候,那個痛苦的表
情,那種為了救出兒子的焦急!」

  「老闆……」

  「我是里長!」說服到此,老闆使出最後一招打算收餌:「你還
是打算要放棄嗎?我們都已經努力到這了!」

  對於老闆的詢問,傑克沒有回答,他低著頭,沉默了好一下子。
老闆也沒有再對傑克說些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他,雙手沒有離開過
他的肩膀。沉默片刻後,傑克猛然抬起他的頭,眼神不再是先前的迷
惘,他異常堅定的看著老闆:「不!我要上!為了解救深陷於痛苦的
委託人,我上!」

  聽到傑克的答覆,老闆臉上有著欣慰的笑容,他的雙眼泛紅,似
乎還漾著一絲淚光。接著,他們兩個人同時轉向那個依然嚇人的椎型
木塊,堅定的走了過去。

  這原本應該是感人的一幕,但是當老闆攬著傑克的肩膀走向痛苦
的懸崖時,我竟看到他將空出的那隻手伸到背後,用力的對我比了個
大姆指,像是在宣示他的勝利。

  那一瞬間,我突然發現世間再難纏的罪犯似乎都不算什麼,為了
破案不擇手段的老闆根本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惡魔。我望著傑克的背影
,為他的犧牲默哀。

  眼見兩人已走到高先生的身旁,我帶著沉重的心慢慢走向前。似
乎是因為拖延了些時間,高先生有些戒備的對老闆問道:「怎麼啦?
想後悔了嗎?」

  對於高先生的詢問,老闆先是一陣大笑,接著用力拍了拍傑克的
肩膀答道:「沒什麼,只是這小子有點被你們的陣仗給嚇到,沒事!


  高先生對老闆笑了笑:「這很正常,任何人第一次面對我們的試
煉,一定都會心生恐懼而裹足不前,但是這也是我們要給予試煉的主
要目的!透過我們的試煉,來鍛鍊自己最脆弱的肉體以及充滿了迷惘
的心智,藉著對陽具的鍛鍊以得到巨陽神的加持,藉由破除對阿魯巴
的恐懼,進而昇華至世間各事各物,成為一個無所畏懼的完人!」

  高先生依然是那個慷慨激昂的模樣,對我們滔滔不絕的說著黃金
城的偉大以及巨陽神的神通廣大。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覺得
高先生的語調刻意維持著一個旋律,同時會在幾個關鍵的地方加強語
氣。

  一陣談話後,老闆向後退了幾步,酷刑似乎即將開始。果不其然
,在高先生的一個手勢指示下,原本站在木塊旁的四名壯漢慢慢走向
傑克,四名壯漢的壓迫力驚人,就連站在遠處的我都硬是退了一步。

  讓我意想不到的是,平常一副吊兒啷噹樣的傑克,面對著四個如
大浪般襲來的壯漢,竟像座山一般的一動也不動。看著傑克聞風不動
的堅毅背影,我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感動,眼前逐漸模糊了起來。

  我看著傑克變得巨大的背影,慢慢的被壯漢包圍,四肢被壯漢抓
住抬起,接著我看到傑克由於身體被抓起平躺而往後探來的臉。

  望向傑克已經翻白眼的雙目,我這才發現,他不知何時早已經昏
了過去。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