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闆攤開公事箱後,我們全都瞪大了雙眼看著箱內的東西,一
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有傑克那傢伙還是一直在裝蠢,嘻嘻哈哈的在桌
旁蹦蹦跳跳的大叫著:「哇!錢錢!好多錢錢!來玩大富翁!誰都不
可以跟我搶新生南路!」

  沒錯!正如傑克所說,那個箱子裡裝的是滿滿的錢,而且還全都
是兩千元鈔票。我光是初步計算箱子裡的鈔票金額,至少就有五百萬
以上,一想到我剛剛竟提了如此的鉅款走來走去,心臟就不受控制的
急速跳個不停。

  老闆這一招可以說是奇招,即便是身為詐騙組織首腦級人物的高
先生,看到那麼大一筆金額的現鈔擺在自己的面前,也是雙眼加上一
張嘴巴張得死大,像是恨不得馬上把那些錢抱進懷裡似的。

  見高先生那神魂顛倒的模樣,老闆先是得意的一笑,接著隨即恢
復鎮定,敲了敲桌面示意高先生回神:「這點薄禮如何?」

  老闆這麼一問,高先生這才回過神來,一改先前那貪婪的嘴臉,
掛回專業的微笑:「請問韓先生您是什麼意思呢?」

  「沒什麼意思!」老闆豪邁的往椅背上一靠,悠哉的翹起二郎腿
:「只是想向你表達我們的決心,如果你肯幫我那蠢弟弟進菁英班,
這點零頭就算是我給高先生您的一點心意。當然,事後該負的費用,
我一毛也不會少給。」

  老闆那裝闊的話語,不但讓高先生又是一陣心喜,同時也震撼著
我。如此大的一筆金額,老闆似乎打算要全部砸下,看老闆那毫無遲
疑的從容態度,我開始猜想究竟隱藏在我們事務所背後的是一個多麼
龐大的勢力,不但能夠調動像詹姆士那樣專精於奇怪領域的專家,又
能夠砸下如此鉅額的金錢,這一切在我理解範圍外的事物,似乎又全
掌握在那位洛小姐的手上。我回想著當初進事務所前跟洛小姐碰面的
情景,越想心中越是不解,只是讓疑惑不斷的浮現、疊加,如同千層
派一般,直到老闆跟高先生之間的對話再起,才將我拉回現實。

  「你的意思是希望我能夠……」高先生目光生閃爍的異樣的光芒
,語帶保留的說著。

  「明人不說暗話!」老闆回答的十分豪氣:「我希望你能夠幫我
們走後門!」

  「這……」高先生表情微妙的笑著回道:「這不太好吧,再怎麼
說我們也是正派經營的機關啊。」

  也不知道是高先生比想像中還要來的難纏,還是因為高先生那些
虛假的話語使然,原本豪邁坐在椅子上的老闆突然站起身來背對著高
先生,露出一個極為詼諧的模樣,臉上像是寫著「麻煩一刀捅死我吧
」。

  發洩過後,老闆又恢復原來冷靜的臉孔,走到桌旁將手放到公事
箱的蓋子上,一臉惋惜的說:「如果真的都沒得商量的話,那我們也
只好……」

  見老闆作勢要將公事箱闔上,那數以百萬計的鈔票即將離自己遠
去,高先生連一直維持的形象也不顧了,連忙站起身來把手伸得直直
的,試圖阻止老闆關起那個百寶箱。

  「怎麼了嗎?」老闆見高先生上鉤,得意的翹起一邊的眉頭:「
你願意幫我們一把嗎?」

  「再怎麼說,我雖然不是最高主管,但好歹也是個能管事的人!
」高先生臉上堆滿了笑容:「規矩是人訂的嘛!剛剛我一看到韓大哥
你就覺得一見如故,就讓小弟我來幫令弟想想辦法!」

  見高先生已經完全掉入陷阱,老闆得意的將公事箱的蓋子又打了
開來:「這麼麻煩你,真是不好意思呢!」

  「不會!不會!」高先生眼睛直盯著那白花花的鈔票:「沒什麼
麻煩的!實在是因為我被韓大哥您的『誠意』給感動了!好兄弟不囉
嗦,你弟弟就像是我弟弟一樣,這點小事包在我身上!」

  說完後,高先生示意要我們先請稍等一下,接著便自顧自的離開
。待一段時間後,只見高先生匆匆忙忙的回來,臉上依然是堆滿了笑
容。

  「解決了!」高先生用力的拍了一下手:「我剛剛跟我們的精神
領袖『巨陽大師』談到你們的問題,他非常的同情你們的情況,所以
要小弟我給予你們最大的方便!」

  「你的意思是……」老闆話語中流露著勝利的驕傲:「我那混蛋
小弟可以進你們的菁英班了嗎?」

  「可以是可以,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老闆大聲斥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老子
我最不爽別人跟我扭扭捏捏的!」

  「是是是!」高先生的臉上閃過一絲詭異的笑容:「巨陽大師特
地通融令弟只要能通過我們初期的考驗,立刻就能進入我們的菁英班
。」

  「初期的考驗?」老闆一臉疑惑:「你的意思是?」

  「相信韓大哥你過來之前已經對我們有過初步的了解……」高先
生一臉陰險的望著傑克:「我們準備對他進行的試驗,就是阿魯吧!


  原先還一副天真無邪模樣,痴痴笑著的傑克,在聽完高先生的話
後,整張臉馬上垮了下來,紅潤的臉蛋也瞬間變得慘白,模樣比死人
還要難看。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