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不要動不動就鬼吼鬼叫的!」老闆不爽的對傑克罵道:「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們事務所虐待員工!」

  傑克將他的偽造身分證用力丟到桌上:「這是怎麼一回事?照片
上那個一臉癡呆的傢伙是誰啦?」

  「你去廁所照照鏡子不就知道是誰了!」老闆一臉訕笑的看著傑
克。

  「屁啦!」傑克為自己極力辯護:「我每天照鏡子,怎麼可能不
知道自己長得像金城武?」

  「我看你根本就是把金城武的海報貼在鏡子上自high吧!」

  「嘖!」傑克對老闆的話相當不以為然:「我就當你說這些言不
由衷的話是因為忌妒吧!」

  傑克話才說完,老闆臉上的表情立即變得異常的扭曲,像是受到
了很大的打擊似的。只是還不等老闆開口,傑克立即又指著身份證自
顧自的嚷嚷著:「還有這個名字是怎麼回事?」

  「韓多祿啊!」老闆一臉得意:「聽起來多福氣!」

  「吃屎啦!」傑克反駁道:「取個名字叫方向盤哪裡有福氣了?
為什麼你們一個叫韓龍,一個叫韓虎,我就要叫韓多祿。」

  「因為你是蠢蛋三弟啊!」

  「又這樣說!」傑克異常的叛逆,對老闆大聲叫道:「我不能接
受那麼膚淺的理由!」

  「這邊誰年紀最小?」老闆從容不迫的說。

  「這……」傑克突然支支吾吾了起來:「你要這樣說的話,我就
沒辦法再說些什麼了。」

  我無言的望著傑克,心裡滿是不解,為什麼他每次都總是能辯駁
的理直氣壯,最後卻又因為一些再無聊不過的理由而認輸。對於老闆
跟傑克之間那詭異的默契,我即便是已經跟他們共事了好一段時間,
心中依然是充滿了疑惑。

  「囉哩巴唆的!一點都不像個男人!」老闆一邊抱怨,一邊提著
一個紙袋往茶水間走去:「你他媽的吳媽媽到底是有沒有生老二給你
啊!」

  「有啊!」傑克得意的說:「不過我今天放在家裡忘了帶!」

  老闆似乎已經不想再理會傑克,不發一語的打開茶水間的門,自
顧自的走了進去。等到他再度出現的時候,一身華麗炫目得差點讓我
張不開眼睛。全白的西裝跟西裝褲,裡面搭了一件黑白條紋相間的襯
衫,同時還繫了一條銀色的閃亮領帶,再配上一雙平頭的黑亮皮鞋,
根本就是一個黑手黨老大站在我們面前。

  換裝完畢後,老闆還叫詹姆士用特效化妝在他的臉上弄了條刀疤
跟鬍渣,之後再戴上墨鏡,十足的老大模樣。

  「走吧!」

  換裝完畢的老闆意氣風發的對我們下達出動的命令,我看著老闆
那威風的模樣,又想到之前原本要穿在我身上的老虎絲質襯衫,突然
開始能夠理解傑克心中的不平衡。

  「如果想埋怨的話就省了吧!」老闆冷冽的目光注視著我:「這
就是一直存在於這個社會裡的階級,想想印度人,跟他們的種姓制度
比起來,你們身為台灣人真是幸福多了!」

  說完那詭異的歪理後,老闆跟詹姆士兩個人就自顧自的走出事務
所,我跟傑克連忙跟上,深怕又遭來一頓罵。

  待我們走到停車場後,詹姆士從他的車裡拿了一個約莫電腦包大
小的皮箱出來:「這是洛小姐要我轉交給你的!」

  老闆拿起皮箱惦了惦重量後,一臉滿意的對詹姆士說:「謝啦!
應該是我要的東西沒錯!今天還真是麻煩你了。」

  又是一陣寒暄後,詹姆士才驅車離開,見他瀟灑的出現,表現完
他的專業能力後又瀟灑的離開,開始讓我期待著是否還能再看到更多
隱藏在事務所背後的專業人士出現。

  「拿去!」

  老闆將皮箱遞到我的手上,一時沒注意的我還被皮箱沉甸甸的重
量給拉得差點跌倒,我邊在心裡猜想著皮箱裡究竟裝了什麼東西,邊
坐上副駕駛座。待老闆設定好衛星導航後,我們踏上了前往黃金城的
路上。

  坐在車上,看著老闆注視著前方專注的神情,加上壓在我腿上那
皮箱的重量,突然讓我感覺到即將前往的道路,似乎充滿了責任。我
開始有點理解所謂的任重道遠是什麼樣的感覺,如果傑克不要在後座
一直唱〈轉吧七彩霓虹燈〉的話,我想,我一定能夠更加的理解。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