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的臉上一直掛著自信的微笑,他先是熱情的向我跟傑克揮手
問好,接著才往老闆的位置走去。我看傑克的頭連抬都沒抬起來一樣
,似乎對這名男子並不陌生,於是對他指了指正坐在老闆面前的男子
問道:「那個人是誰?」

  傑克往老闆的位置瞄了一眼:「你說那個娘砲喔?」

  對於傑克給予男子的稱謂,我有些無法反應過來,只能呆愣的回
道:「是……是啊……就剛剛進門的那位先生。」

  「那個人叫詹姆士啦。」傑克意興闌珊的回答我的問題:「是在
洛小姐底下辦事的偽造專家,從證件偽造到易容都難不倒他,還蠻有
能力的……」

  我點了點頭,對那名叫做詹姆士的男子又看了幾眼,同時投以敬
佩的眼光。反倒是傑克在誇讚完詹姆士之後,竟接著嘆道:「可惜是
個娘砲。」

  我無言的望著傑克,心想他的心境居然已經如此壯烈,連得罪全
國較女性化的男生的後果都不擔心了。

  才剛結束跟傑克的對話沒多久,隨即傳來了老闆的叫喚聲,當我
們走到他的辦公桌前時,只見桌上擺了兩件衣服。老闆的下巴示意了
幾下,接著對我們說道:「高材生,那件花襯衫是你的,然後那邊那
件蠢透的T-shirt是傑克的。」

  我望著那兩件屬於我跟傑克的衣服,一股不安頓時湧上心頭。屬
於我的花襯衫是一件我平常連看都不會看上眼,是一件上頭爬滿了老
虎的深藍色絲質襯衫。至於傑克那一件,上面則有現在很受小朋友歡
迎的海綿寶寶。

  「這個……」對於那不可能出現在我的衣櫃內的服飾,我有些抗
拒:「為什麼要我們換上這些衣服。」

  「囉嗦!」老闆睥睨的看著我:「這也是我計劃的一個環節,我
們三個人要扮成混混三兄弟。」

  「屁啦!」傑克為自己抱屈:「你們的衣服都那麼有兄弟味道,
為什麼我的是海綿寶寶?」

  「因為你是蠢蛋老么。」

  「這個我不能接受!」

  「這邊誰年紀最小?」

  傑克突然安靜了下來,似乎被老闆給正中了罩門。見傑克拿起海
綿寶寶的 T-shirt,一副受盡屈辱的模樣,在為他默哀的同時我也不
忘竊笑幾聲。

  「還站在那邊幹嗎?」見我們都沒動作,老闆厲聲吼道:「還不
快點把衣服換一換!」

  在老闆的吆喝下,我跟傑克兩人抓起衣服就連忙換上。穿上那件
虎虎生風的花襯衫後,我厭惡的盯著自己的身體瞧,又望向傑克,竟
意外的發現海綿寶寶跟他竟有著莫名的契合。

  「很好!」老闆望著我們,滿意的點了點頭:「就是這樣,接著
就靠你啦,詹姆士。」

  詹姆士在接下老闆的命令後,從他的公事包裡拿出了一瓶髮蠟,
在手上搓了幾下之後,一雙手用力的將我的頭髮往後抓去,弄出了一
個賭神頭。接著又轉向傑克,雙手毫無章法的在他的頭上亂揮一通,
將傑克原本就不是很整齊的頭髮弄得更加的凌亂。

  我藉由書櫃的倒影,看著自己改造後的模樣,花襯衫配上了賭神
頭,竟還真的有幾分兄弟的味道。只是到此,我不但還是對於老闆口
中所謂的計劃一頭霧水,反而還多增添了幾分的擔憂。

  老闆站起身來把我從頭到腳都看了一遍,先是點了點頭,接著對
我命令道:「你裝狠罵幾句髒話來聽聽!」

  聽完老闆的要求後,我瞪大了眼看著老闆,完全無法對於他的要
求,做出適當的反應。

  「怎麼啦?」老闆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當仇人,罵幾句
髒話來聽聽啊!」

  我嘗試著依循老闆的引導,瞪視著他罵道:「你這個天殺的混蛋
!」

  在我罵完我認知中的髒話後,老闆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直盯著
著我看,好像在期待些什麼。好一會兒後,他對我問道:「然後呢?


  「蛤?」

  「沒有更髒一點的髒話嗎?」老闆眼神中透露著一絲期待。

  我吞了吞口水,努力的在腦袋裡思索著老闆言下所謂的更髒的髒
話,無奈卻只能沉默的站在原地,跟老闆大眼瞪小眼。

  「幹!」老闆一臉氣惱罵道:「高材生就是不一樣,連嘴巴都是
鍍金的,要你罵個髒話都那麼難!你換回原來的衣服吧!」

  要求我恢復原樣後,老闆坐回他的位置,拿起一把筆記本一邊抄
寫著,一邊喃喃自語的抱怨:「這樣我計劃的人物設定不就又要改了
,不會罵髒話怎麼當個稱職愛台灣的混混啦!」

  抱怨完畢後,老闆將筆記本收回到抽屜裡,接著對詹姆士說道:
「把那個拿出來吧!」

  詹姆士似乎跟老闆已經有某種程度上的默契,只見他先是表情微
妙的笑了笑,接著從他的公事包中取出三個信封袋,分別遞給我們三
個人。

  我打開詹姆士遞給我的信封袋,竟意外的發現裡面裝了一張身分
證。身份證上面的照片毫無疑問的是我,姓名欄部份則由「韓虎」兩
個字構成一個陌生的姓名。

  老闆拿著他的偽造身分證把玩著,還頻頻發出讚嘆,似乎對於詹
姆士的偽造技術非常的滿意。這個時候,一陣驚叫吸引了我們的注意
力,順著聲響的來源望去,只見傑克手上拿著他的偽造證件,張大嘴
巴顫抖著。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