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傑克豪氣萬千的決定接下臥底的任務後,老闆馬上開始著手辦
理將傑克丟入黃金城的準備,連一點猶豫時間都不給。

  我們首先是開始構思該怎麼把傑克送進黃金城裡。

  「不然幫他報名升學部好了!」我想了一下:「以他的年紀考研
究所也還說得過。」

  「算了吧!他那個蠢樣,報名升學部說不定還會被當累贅給踢出
來。」老闆嘴上不饒人:「而且升學部感覺就很低階,要短期間內打
入內部獲取情報不太可能。」

  否決掉我的提議後,老闆拿起桌面上的資料翻閱起來,或許由於
搜尋來的資料太過於雜亂,老闆久久無法找出一個適當的途徑,好將
傑克丟進黃金城這個詭異的組織裡。

  「有了!就是這個!」

  突然,一直埋首於一疊資料中的老闆一聲大叫,同時用力抬起他
的頭,手指頭指向傑克拿回來的會刊中的一頁。我將會刊拿了過來,
只見頁首打著斗大的「會員好康報」,底下用氣勢十足的字體標示著
「菁英班」。

  「棒吧!」老闆一臉滿意的點了根菸:「感覺出來以後不是當醫
生就是當律師!」

  「真覺得那麼棒,我可以把名額讓給你!」傑克似乎有了退意。

  「這是兩碼子事!」老闆回絕得非常乾脆:「何況我又沒你那麼
大的野心,我能夠跟現在一樣長得像木村拓哉就很滿足了!」

  老闆這一招可厲害了,話出一口讓傑克連該怎麼回話都不知道。
抓住這個空檔,老闆抓起電話就撥了出去,只見老闆跟電話另一頭的
人之間的對話貌似非常的熟稔,好像不是撥到黃金城,對話之間還談
及了似乎是行話及殺價內容,讓我對於老闆撥出的那通電話充滿了疑
問。

  通話結束後,老闆一臉微笑的看著我們:「解決啦!」

  「解決什麼?」我滿臉的疑惑。

  「當然是我們三個人的偽造身份啊!」老闆理所當然的回道。

  「偽造身份?」我嚇得當場驚叫:「這不是犯法的嗎?而且是找
誰來幫忙偽造身份?」

  「嘖!」老闆不以為然的瞟了我一眼,似乎我問了一個非常蠢的
問題:「要玩臥底勾當,當然不可能用真實身分去硬幹啊!至於找誰
來幫忙,你就不用擔心了,別看我們事務所好像很遜,我們可是有很
強硬的後援!」

  我啞口無言的望著老闆,心裡盤算著是否會陰溝裡翻船,因為這
一次案件造成自己身敗名裂。

  「如果你還擔心一些亂七八糟的鳥事的話……」老闆似乎又看穿
了我的心事,目光犀利的盯著我:「我會奉勸你可以現在就遞辭呈過
來,只不過這樣你可能就會因為自己的膽小而錯失掉一個有趣的遊戲
囉!」

  老闆看著我的眼神充滿了挑釁,又有一種我從未看過的危險,如
同野獸睥睨著獵物一般。我一方面由於雄性激素作祟不願意認輸,另
一方面則是對老闆那陌生又微妙的眼神感到忌諱,原先想說的那些話
全都吞了回去,只有默默的丟下一句:「我回去再多準備一些資料…
…」

  回到位置後,我又偷瞄了老闆一眼,只見老闆整個人癱坐在沙發
上,一臉嚴肅的望著前方,似乎在發呆,但專注的神情卻又像是在思
索些什麼似的。我不敢多望,隨即便轉過頭來自顧自的裝忙,一旁即
將送死的傑克似乎發現我的不對勁,低聲對我說道:「老闆這次打算
要認真幹了!」

  「蛤?」我對傑克突然冒出的話有點反應不來,呆愣的回應:「
這次有什麼特別的嗎?」

  「你這個新來的大概不是很清楚。」傑克刻意壓低音量:「其實
老闆不管問題有多難搞,都盡量不去動用到洛小姐的後援,這次竟然
會主動尋求援助,想必是打算一次解決掉對方!」

  「為什麼這次比較特別?」

  「應該是因為黃金城搞詐騙吧?」傑克提出了猜測性的假設:「
老闆這輩子最痛恨的就是詐騙集團了!」

  「為什麼?」對於老闆那不為我所知的過去,我提出疑問:「他
曾經被詐騙集團怎麼樣過嗎?」

  「沒的事。」傑克手揮了揮:「他只是純粹的不爽。」

  我乾笑兩聲,心想這的確很像是老闆的思考邏輯。正當我想要再
問些什麼的時候,背後傳來老闆一陣厲聲的斥喝,還夾雜了幾個第一
次聽到的髒話,嚇得我跟傑克連忙停止交談,各自盯著自己的螢幕裝
忙。當然,傑克還是忙著在看卡通。

  接下來的時間,事務所內瀰漫著一股肅殺的氣氛,全部的殺氣全
都是從事務所後方的老闆位置傳來,那忽強忽弱,時而尖銳時而平緩
的殺氣搞得我跟傑克渾身發毛,大氣都不敢吭一個。事務所內一直維
持著詭異的氣氛,直到事務所的門被推開,才劃破這個詭異的恐怖平
衡。

  我望向大門,只見一個身材高壯,一副斯文樣的男子提著公事包
走了進來。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