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莫兩個小時後,外出公差的傑克終於一副悠哉樣的回到辦公室
,只見他手上拎著兩本薄薄的書,另一手則拿了杯飲料啜飲著。他一
臉得意的帶著白天戴來上班的那頂西瓜皮,往老闆的位置走去。不知
道為什麼,只要傑克戴上那頂西瓜皮,似乎就會異常的有自信。

  「喏!」傑克將手上那兩本書丟在老闆桌上:「你要的東西!黃
金城的會刊。」

  「嘖!去那麼久,我還以為委託人一家移民到美國去了咧!」老
闆伸手拿起其中一本,同時瞟了傑克一眼:「你幹嘛還戴著那鬼東西
?你以為那樣真的會變成金城武嗎?」

  「屁啦!才不是咧!」傑克摸了摸西瓜皮:「這樣很方便啊!」

  老闆打開黃金城的會刊翻了隨意的幾下:「天氣那麼熱,你都不
怕西瓜皮臭掉啊?」

  「我剛剛拿下來的時候有拿去冰箱裡面冰。」傑克一副購物台銷
售專家的嘴臉:「這樣不但不怕西瓜皮臭掉,戴在頭上又能防中暑,
真是一舉多得!」

  「是喔……」

  「我回家的時候也打算戴這個回家!」

  老闆已經明顯的表現出不耐煩的模樣,就連會刊也翻得越來越隨
便,只是傑克似乎不打算停下那個關於西瓜皮的話題,還是熱衷的跟
老闆訴說著西瓜皮戴在頭上有多好就有多好。對於傑克熱情的介紹,
老闆給予的回應是,抬起他的頭對傑克微微一笑:「你爽就好。」

  「要不要來一頂啊。」

  「不用了!」老闆的臉頓時垮了下來,堅定的回絕傑克的邀約,
接著不管一臉錯愕的傑克,對我大聲喊道:「你東西是查完了沒?」

  原先一直在旁邊偷聽他們愚蠢對話的我,被老闆這麼一吼才醒了
過來,連忙將桌面上的資料遞到老闆的面前。

  「這些是我在網路上看到的一些資料,大多都是一些會員的見證
。」

  「還有見證咧!又不是電台在賣藥。」老闆翻閱著我印下的網頁
資料,一臉不屑的訕笑:「不過這些資料好像都是來自不同的網頁,
很多都還是個人部落格,他們沒有官方網站嗎?」

  「很遺憾的沒有。」我搖了搖頭:「我搜尋了任何可能的網址跟
關鍵字,都沒有查到他們有官方頁面,幾乎全都是推薦或是分享的訊
息,還有一些似乎是會員到其他人的部落格留言板的推薦留言。」

  老闆聽著我的說明,眉頭微皺的翻著資料:「這鬼組織似乎不如
我們所想的那麼簡單,除了那個囂查某所說的升學部以外,好像還有
其他的部門嘛。」

  「是的!」我想了一下:「剛剛我搜尋的時候發現,他們還有其
他關於就業、婚姻、生子、求財、升官,甚至一些你想不到的見證都
有。」

  「真的欸!」老闆突然發出像是發現新大陸般的驚嘆:「這邊這
篇竟然感謝黃金城幫他用信仰救回了硬碟壞軌而遺失的重要檔案!還
有這篇更扯,竟然在寒流來襲的半夜,利用信仰讓已經空掉的瓦斯桶
又裝滿了瓦斯,讓他能夠洗一個熱騰騰的澡。」

  「靠!那麼神喔!」傑克驚訝不已:「這個黃金城到底是暗藏了
什麼祕密?」

  傑克再次問了一下看似亂問,卻能直接點出重點的問題,這讓老
闆又陷入了一陣苦思。

  老闆不斷的翻閱著手邊的資料,還有傑克從委託人家裡取回的會
刊,接著用手撫弄著下巴的鬍渣,眉頭深鎖的望著那些散亂的資訊:
「從這些資料上看來,黃金城似乎是一個用奇怪手段來招攬會員,有
點類似靈修團體的組織,但是又有一些見證指出了『信仰』,這又將
黃金城的定位變得有點像新興的宗教組織,但是在看了這張會刊內的
廣告……」

  老闆將那個全版面的廣告攤平在我們面前,我微低下頭去看了一
下,差點沒被嚇掉下巴,那個廣告上用斗大的字體寫著:「加入的六
大裡由:最專業的、最扎實的、最合理的、最正確的、最精準的、最
先進的、最豐富的、最親切的專業輔導機構。決不空穴來風,讓你如
沐春風!全台灣僅此一家阿魯巴專業輔導機構,由專業級的輔導員親
自授課,有甲、乙、丙三種等級的班別可供您依照個人需求進行選擇
。」

  我跟傑克兩個人無不瞠目結舌,老闆則是輕嘆一口氣:「感覺又
有點像是心理輔導機構,但是用阿魯巴來進行輔導算是那個學門的理
論?我以前還真沒聽過這麼詭異的方法。」

  對於老闆的推論,我提出自己的看法:「我發現,黃金城的會員
似乎都有某種程度上的忠誠,似乎對組織一點質疑都沒有。」

  「沒錯!」老闆彈了一下手指,回應我的說法:「所以我也想過
他們是不是有對會員進行催眠控制,但是這也只能算是大膽的推論…
…」

  討論到此,老闆似乎又再度陷入了瓶頸。他時而低頭沉思,時而
苦惱的搔著頭,像是要從散亂的訊息中拚湊出一些蛛絲馬跡。沉默了
好一下子,老闆突然用力的拍了桌子一下,接著猛然站起身來看著我
跟傑克說道:「看來,只有用那一招了!」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