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城,這個從婦人口中聽到的奇怪名稱,給我的第一印象很像
是會出現在冒險故事當中,盜賊跟邪惡組織窩藏贓款及古董的地點。
但是根據婦人憤憤不平的跟老闆指控著黃金城時,所說出的那些控訴
,她口中所指的黃金城倒有點像是一個騙了她不少錢,又把她兒子給
拐跑的宗教詐騙團體。

  繼邪惡犯罪者後,再度出現的竟然是邪惡組織,這突如其來的委
託可是讓我異常的興奮。我幻想著像是王牌探員詹姆士龐德那樣,在
邪惡組織當中出生入死,最後成功的粉碎犯罪組織的陰謀,還抱得美
人歸。

  就在我沉浸在自己的想像中時,一旁的傑克破壞氣氛的喃喃自語
著:「這案件光用想的就覺得很麻煩,希望老闆不要接!」

  我轉過頭去瞪了傑克一眼,卻意外的發現他正淚流滿面,又望了
他的螢幕一眼,才發現原來他正因為卡通中的經典感人橋段而痛哭流
涕。原先想說的話,光看到傑克一邊哭一邊抱怨的模樣,就全都給嚇
得吞進肚子裡去了。更遑論他還抱著剛剛當安全帽帶來的西瓜皮,用
湯匙在裡面挖啊挖的,似乎想吃掉剩餘的果肉,額頭上還滴下一滴疑
似西瓜汁的液體。

  我將目光轉回到老闆身上,試圖平復傑克所帶給我的震撼,只見
老闆一直面帶微笑的盯著婦人,似乎在考驗婦人的耐性。看著老闆那
高深莫測的模樣,我在心裡暗自讚嘆著他實在是太帥了!

  「高材生……」老闆突然對我說道:「別誇獎我啦!我會不好意
思的!」

  又被老闆的必殺技給嚇了一大跳的我,連忙回過身去裝忙,耳朵
依然是專注的聽著老闆跟婦人之間的動態。婦人對於老闆對其置之不
理,似乎非常的氣惱,只聽見她口氣冷然的對老闆質問:「你到底要
不要接受我的委託?」

  「妳又不是很信任我們……」老闆掏了掏耳朵:「何必強求呢?
妳剛剛不是還想著,這小子連眼睛都睜不太開了,真的救得出強強嗎
?」

  想必是婦人傲慢的態度將老闆給惹惱了,他不但先是對婦人置之
不理,接著又毫無保留的對婦人施展了新出爐的個人必殺技,這可把
婦人給嚇得花枝亂顫,連聲求饒。

  「你……」婦人顫抖著說:「你怎麼知道我都叫我兒子強強?」

  「關妳屁事啊!」老闆瞟了婦人一眼:「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到,
還學人家開什麼事務所。」

  老闆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說得好像這絕招跟吃飯一樣,是每個
人都要會的一種技能,那囂張的態度可又把婦人的唬得一愣一愣。

  「對不起!我不應該以貌取人而質疑你的能力!」婦人先是跟老
闆道歉,接著連忙對老闆表明來意求:「求求你一定要幫幫我,是一
個姓洛的小姐要我來找你,還跟我保證你一定能救出我們家強強。」

  當老闆聽到洛小姐的名字時,臉上那囂張的神情頓時被減了幾分
。接著只聽見一旁的傑克不甘願的呼喊了一聲,臉上依然是兩行淚水
:「靠!洛小姐的工作不是就非接不可了嗎?」

  果然,就如同傑克所說,老闆的態度在聽到婦人是洛小姐介紹來
的委託人後,臉上的表情除了有些抽搐外,竟變得委婉許多。只見已
經焦急如焚的婦人,接著從她的手提包裡拿出一個信封:「我這邊還
有一封洛小姐寫的委託信,你要看一下嗎?」

  「咳咳……」老闆輕咳了兩聲,接著手在空中揮了幾下:「不用
了,妳就放著吧……」

  「那你願意幫我嗎?」婦人又搬出她的殺手?:「洛小姐說你一定
會對這案子有興趣!」

  「我們可是『什麼都幹事務所』。」老闆擺出一副一定幫到底的
模樣:「阿貓阿狗都能救了,救個人有什麼困難的!」

  兩人交談至此,似乎已經底定了我們將接下這位婦人的委託,有
別於我內心的雀躍,傑克大大的嘆了口氣,伸手把電腦螢幕關掉,低
落得卡通都看不下去。接著,老闆跟婦人又是一連串的交談,似乎在
討論著關於婦人的兒子可能的下落,以及黃金城這個組織的相關情報


  在婦人愉悅的離開事務所後,我跟傑克立即就被老闆給叫喚過去
。傑克人都還沒走到老闆面前,就一臉不爽的抱怨:「你是嫌我們太
閒喔!之前一個毀容怪人都快被搞死,這次還想玩一個詐騙集團!」

  「你是在跟我囉嗦什麼!」老闆把手機丟到桌上:「電話給你!
要抱怨自己跟洛小姐抱怨去!」

  被老闆這麼一吼,傑克突然整個人安靜下來,變得安份許多,似
乎洛小姐在事務所內有著極重要的份量,讓老闆跟傑克都必須對她的
指示唯命是從。

  接著,老闆又丟了一張紙到我們的面前:「這是那個鬼組織的廣
告單,拿去看看,順便收集些他們的資料給我!」

  我拿起那張黃金城的廣告單,只見上面幾個斗大的字寫著「挑戰
登龍門,勇闖黃金城:全台灣僅此一家阿魯巴專業輔導機構!」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