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盯著那個看似熟悉的瓶子好一會兒後,所有人都發出了驚叫
,尤其是傑克,可以說已經到達了失聲尖叫的地步,那殺豬般的叫喊
聲足以喚醒鄰近兩三條街上的人。

  事情的發展讓人意想不到,想不到就在案情膠著,大家準備放棄
的時候,毀容怪人竟會自己跑了出來。我們之中最先回過神來的人是
老闆,他對著似乎打算竄逃的毀容怪人大吼著:「快抓住他!別讓他
跑了!」

  一接獲老闆的指令,傑克跟王先生兩個人立刻一個箭步上前,一
人一邊箝制住老闆的雙手。我當場看傻了眼,心想著他們兩個人不快
點抓住犯人,究竟是在幹什麼傻事?

  「想不到……」王先生語帶惋惜:「犯人竟然就是你!這事情的
發展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回頭是岸!」傑克也對老闆曉之大義:「跟我們去自首吧!應
該能夠多少減掉一些刑期!」

  從傑克跟王先生的言行來判斷,他們似乎是將老闆當作是毀容怪
人,老闆自然也發現他們兩個人在幹什麼蠢事,厲聲對兩人吼道:「
你們在幹什麼?犯人都跑了還不快追!」

  「少來了!我們剛剛明明看到那個瓶子從你身上掉出來!」王先
生大聲吼道,傑克則是在一旁猛點頭。

  「你們是累到眼睛張不開,還是根本就瞎啦?那鬼東西那麼大一
個,我是要藏在哪?」老闆提出有力的反駁來怒斥著傑克跟王先生,
見他們兩個人依然是沒什麼反應,接著又吼道:「還不快追!要是讓
他給跑了,你們打算要負責任嗎?」

  經過老闆的威脅恐嚇後,傑克跟王先生先是對望了一眼,接著便
立刻默契十足的鬆開緊抓著老闆的手,往毀容怪人竄逃的方向跑去。
在傑克他們離開後,老闆低下身撿起了毀容怪人遺落下的瓶子,只見
瓶內只剩下幾許殘留的油狀物,似乎又有被害人慘遭毒手。老闆握緊
空瓶的手顫抖著,喃喃自語的怒道:「媽的!老子今天非抓到你不可
。」

  老闆憤怒的模樣把呆愣在一旁的我硬是嚇醒,當我回過神的時候
,早已經拔腿前往追捕早已經看不見身影的毀容怪人。

  最後,毀容怪人還是落網了。當我們再度發現他的蹤影時,老闆
就在他的旁邊。只見老闆一手揪著毀容怪人的衣領,嘴巴裡叼住的菸
頭在毀容怪人的眼睛前晃啊晃的。面對老闆那會帶給敵人極度恐懼的
必殺技,毀容怪人一動也不敢動,只有雙腿不住的顫抖著,只差沒給
嚇出尿來。兩天後,毀容怪人犯案確立,立即被收押禁見,以進行下
一階段的指認及判決。

  「根據當天遇害的女性指認,確定那個被我們抓到的男子就是毀
容怪人。」我將柯先生送來的結案報告書放在老闆面前,只見老闆只
是仰頭叼菸,看都沒看報告書一眼。

  見老闆不發一語,我接著說道:「不過還真是幸運,想不到就在
我們快放棄的時候,犯人竟自己跑出來讓我們抓。」

  老闆依然是不發一語,反倒是傑克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大聲說道:
「你不知道嗎?這是老闆的超強運勢發揮了威力,每次只要他想認真
辦案,案情一定會越來越膠著,但是只要他興起放棄的念頭,他的強
運就會發威,犯人很神奇的就自己跑出來讓他抓了,之前那個『按陰
陽事件』就是這樣破的喔!」

  傑克繼續解釋著「按陰陽事件」的破案原由,想不到那惱人的案
件,竟是在老闆想破腦都無法解決的一個晚上,他由於沒菸出門打算
買菸,竟然見鬼的遇到臨近超商都沒菸的狀況,他只好越開越遠,接
著就讓他發現了正在犯案的犯人。

  我驚訝的看著老闆,他原本就很悶的表情在經由傑克的解說後,
變得更加的沉悶。看著老闆悶到一個不行的模樣,不知為何我突然同
情起他來,一個想認真卻無法成功的人,想放棄卻破了奇案,總是事
與願違的命,到底是幸還是不幸?

  「那個……」我試圖將老闆的注意力拉開:「柯先生要你看完結
案報告書之後,跟他報告一下。」

  一聽見是來自委託人柯先生的命令,老闆不耐煩的先是「嘖」了
一聲,接著才打開報告書,「倒著」翻閱了起來。

  「知道犯人的身份跟犯案動機嗎?」老闆漫不經心的問道。

  「犯人是一名化材所的研究生,平常興趣是上網逛網路美女相簿
跟外拍論壇,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被他發現他所喜愛的網路美女素顏的
模樣,大受打擊的他興起了這一連串犯案的想法。」

  「現在的年輕人腦袋裡到底都裝些什麼?」老闆不屑的說:「我
們以前都嘛想著要怎麼反攻大陸,不過至少他實踐了他的想法,也算
是有毅力啦!」

  聽完老闆的話,我因為對老闆的年紀的疑慮及他稱讚犯人的行為
硬是一顫,老闆則只是自顧自的翻閱著不算厚也不怎麼薄的報告書,
依然是亂翻一通:「那知道犯人為什麼要用卸妝油犯案嗎?」

  「是的!」我依著老闆的問題答道:「根據柯先生訊問時,犯人
的說法是:『用硫酸那種落伍的東西,根本是汙辱我的人格跟專業。
』」

  「這麼偉大喔……」老闆漫不經心的回答著,接著一直亂翻著報
告書的手突然停下,他定睛望了報告書一眼後訕笑說道:「不過也難
怪他會想用卸妝油啦!」

  我望向結案報告書,只見老闆將頁面停留在犯人資料那一頁,上
面有著犯人的照片。讓警方頭痛萬分的毀容怪人是一個戴著粗框眼鏡
,一臉臃腫,還留著一頭似乎好幾天沒洗似,油膩膩長髮的男子。

  資料上還有毀容怪人的真實姓名-謝莊由。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