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務所內氣氛一片凝重,在先前的鬧劇過後,老闆似乎已經連吭
一聲都嫌浪費體力,只是自顧自的癱倒在沙發上,不是抽著菸就是死
瞪著傑克還有王先生不放。反倒是傑克跟王先生兩個人,沒見過面的
他們在剛剛那一鬧之後,竟莫名的契合了起來,該說是患難見真情的
革命情感嗎?現在看他們兩個人一搭一唱的模樣,竟有點像是已經合
作多年默契十足的相聲搭檔。

  時間不會因為我們的虛度而大發慈悲的為我們停止,掛鐘依然是
盡責的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響,三根指針也依循著往常的頻率步行著,
時間悄悄的逼近午夜十二點。

  「啊咧!」傑克驚訝的大叫:「已經快十二點咧!想不到聊著聊
著時間都那麼晚了!」

  我放下手邊的案件資料,望了窗外一眼,只聽見一片漆黑的窗外
只有偶爾傳來幾聲汽機車呼嘯而過的聲響。就在我們還膠著於案情中
的同時,這個都市竟已經慢慢的進入睡眠。

  「這麼說來……」傑克思索了一下,對老闆問道:「我們現在算
是加班囉!有沒有加班費啊?」

  老闆瞪了傑克一眼。

  我無力的望著手邊的案件資料,眼見毀容怪人再度犯案的可能時
間已經逼近,但礙於手邊的資料過少,加上之前實在是做了太多無謂
的工作,大家的疲勞已經逼近臨界點,似乎只能放任毀容怪人再度的
犯案,以提供我們更多的線索。

  「啊!」一直安靜的坐在一旁的老闆突然大吼一聲,接著站起身
來用力的用雙掌打著自己的臉頰:「看來該認真點了。」

  說完後,老闆將我手上的資料搶了過去,專心的翻閱著。所有人
的目光也都聚焦在老闆的身上,似乎在期待他會從中發現什麼重要的
線索,或是發現犯人作案的破綻。

  沉默維持了好一段時間後,老闆用力往後彈去,整個人又癱倒在
沙發上:「不行!線索真的是太少了,把全台北縣市的人盤問一次可
能還比較快一點!」

  從老闆的話來判斷,宣布放棄的味道十足,似乎意味著我們只能
空等下一個被害人的出現。一直拖累我們進度的王先生,在這個時候
又對老闆提出他的建議:「不如我們用那招吧!」

  王先生一邊說,一邊還雙手握拳互疊在空中上下揮動著。老闆看
了看他,一臉不耐的問道:「誰來當餌?」

  老闆的敏銳似乎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會發揮出來,他的問題直接了
當的打破王先生的建議。由他們兩個人的對話來判斷,王先生的言下
之意似乎是要採用誘餌戰術,來釣出毀容怪人。環顧在場包含我在內
的四個大男人,要找出個餌來釣出毀容怪人的確是具有某種程度上的
難度。

  「找洛小姐當餌啊!」傑克提出自己的建議。

  對於傑克的建議,老闆的眉頭皺了一下,不客氣的回嗆:「你已
經活膩想回老家了嗎?」

  被老闆提醒自己的建議有多不智後,傑克立刻就安靜下來,只是
禍從口出,衝動開口的傑克似乎成了箭靶,老闆跟王先生兩個人都直
盯著他看,似乎在盤算些什麼。被兩雙眼睛盯著不放,傑克似乎也發
現了異樣,只見他顫抖著說:「你們……不會是打算要我……」

  對於傑克的猜測,老闆跟王先生兩個人又對望了一眼,接著很有
默契的搖了搖頭,看起來非常的失望。

  「看來還是不行……」老闆無奈的低語。

  「找一個化了妝比沒化妝的人來當餌,應該是釣不出毀容怪人吧
?」王先生毒辣的提出自己的猜測。

  「要是因此又引誘出個擁有超高速化妝技巧的怪傢伙就糟了……
」老闆一臉驚恐:「我的頭大概會被大叔硬生生扭下來吧……」

  一陣討論過後,兩個人轉為將目光投射在我身上,那充滿了攻擊
性的眼神看了我全身不住顫抖,只是就在我開口前,兩個人又開始自
顧自的搖頭,自行駁回自己的想法。

  「看來要用餌釣出毀容怪人有點難度……」王先生看起來非常的
苦惱。

  「廢話!」老闆點起菸,無情的對王先生說道:「又不知道要花
多久的時間才能讓毀容怪人注意到我們的餌,你難道不能提點更有建
設性的建議嗎?」

  在一來一往的爭辯後,兩個人突然吵了起來,甚至開始翻高中時
代的舊帳,似乎完全將毀容怪人給撇到一邊。我看著兩個人臉紅脖子
粗爭辯著高二那一年是誰害誰作弊被抓的舊恨,無奈嘆氣的同時,肚
子竟不爭氣的叫了起來。哪知道跟隨在我之後,其他人的肚子竟也發
出陣陣的響聲。

  「啊呀!」傑克摸著肚子:「似乎該吃飯了!」

  「這麼說來……」王先生皺著眉頭:「我們好像一整天都沒吃什
麼東西,都餓到胃開始痛了!」

  聽了兩個人不停的抱怨,老闆先是沉默,接著突然站了起來:「
好吧!工作歸工作,五臟廟也要祭!我們去大吃特吃一番,再回來繼
續幹活!」

  雖然老闆說的豪邁,但當我們走下樓的時候,眼前所見的只有空
蕩蕩的大馬路,根本看不到有什麼店家亮燈等著我們去光顧。

  「我們要吃什麼?」王先生問。

  老闆沉默了,從他扭曲的表情能夠發現,他自己似乎也忘記時間
究竟有多晚,只聽見他喃喃自語著:「為什麼我這麼努力的工作,卻
沒辦法好好的吃個飯……」

  最後,我們一行人不得已只能投靠巷子內的便利超商,當我們大
包小包的提著泡麵、麵包跟飲料等糧食走出超商時,還能聽見老闆充
滿怨念的不斷低鳴。王先生也在一旁不斷的抱怨:「真慘,我好歹也
是一家公司的老闆,幫了你們一天的忙,勞心勞力又傷腦,竟連碗陽
春麵都沒有,只能吃泡麵!」

  老闆嘴裡叼著菸,一臉不爽的瞪了王先生一眼,就在他似乎打算
要回嗆王先生的時候,一個人影突然從一旁的小巷衝了出來,硬是往
老闆的身上撞了下去。這一撞的衝擊似乎不小,只見撞上老闆的冒失
鬼一屁股往後倒去,包包裡的東西掉落一地。老闆在好不容易才穩住
陣腳站好,就在他一臉猙獰的想對那個冒失鬼吼叫的時候,一旁的傑
克突然發出一陣驚叫。傑克驚訝的張大嘴巴,手伸得直直的指向地上
,順著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瓶子掉落在我們面前,外型跟案
件資料上的強力卸妝油有幾分的相似。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