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況再度像是匹脫韁的野馬似的往我無法預期的方向奔去,想不
到跟我們一起訊問關係人的王先生,竟然主動向我們提出他是嫌疑犯
的可能性,這情節要是出現在推理小說當中,那本書八成不是狠狠的
被摔在地上,就是被撕成兩半。

  「靠!」老闆抽著菸,一臉不耐煩:「你只會說我,都畢業那麼
多年了,你他媽的還不是跟高中的時候一樣,只會開一些蠢到不行的
玩笑。」

  「我沒開玩笑!」

  王先生的表情非常的誠懇,誠懇到老闆嚇得連刁在嘴邊的菸都掉
了,只見老闆也誠懇的對王先生說:「長青……已經火燒屁股了,別
鬧了……」

  「麻煩你相信我!」王先生用力的拍了桌子一下:「求求你快偵
訊我!把我的心魔抓出來,救我!」

  「我也求你!」傑克突然大聲叫道:「如果你還當他是你的朋友
,就幫幫他吧!難道你還看不出來,你摯愛的高中同學正在痛苦的受
著煎熬嗎?」

  王先生的模樣看起來的確還真有幾分痛苦,但卻不及老闆臉部扭
曲的厲害。從老闆猙獰的神情,我彷彿看到他的影子頭上冒出了兩支
角,手上還拿著刀,一副想殺了眼前兩個蠢蛋不可的模樣。反倒是傑
克,嘴巴誠懇的背後,臉上卻是燦爛的笑容,一副就是因為自己曾經
被誣賴為嫌疑犯,不多拖個人下水不快的模樣。

  神奇的是,幾分鐘後我們事務所內竟出現了訊問犯人必出現的桌
椅跟亮度十足的檯燈。桌子一邊坐著一臉痛苦的王先生,另一邊則是
抽著菸,一臉不耐煩的老闆。

  「快問我話啊!像你今天問那些人那樣!」見老闆不發一語,王
先生心急的催促著。

  「喔……」老闆的不耐直接的反應在他的問題上:「你是不是毀
容怪人?」

  「我不是!」長青突然抓狂似的大叫:「你跟我認識那麼久了,
難道還不知道我的為人嗎?」

  王先生突然一改原先的態度,極力的為自己辯解,就在我呆愣在
一旁,完全無法猜測他的翻供行為時,王先生竟又誠懇的對老闆哀求
:「快!你要更堅定一點,拿出你的魄力來!讓我招供,承認自己就
是犯人!」

  想不到,王先生在翻供過後,竟又央求老闆讓他招供,這一連串
的變化,像是雲霄飛車般的刺激著我的感官神經,讓我驚訝得彷彿全
身的體毛都豎起一般。只是對於如此戲劇化的轉變,老闆竟仰著頭翻
白眼,一臉像是在求我們殺了他一般的無助。

  「你少貧嘴了……」老闆手往桌子拍去,力道之小,大概連蚊子
都殺不死:「趕快承認對你會比較好……」

  「我真的沒有!你一定要相信我!」王先生誇張的嘶吼著,接著
又激昂的對老闆吼道:「再兇一點!拿出你的專業!讓我承認自己就
是犯人!快!」

  「裝傻對你並沒有幫助的,你知道嗎?」老闆一臉欲哭無淚。

  「我沒裝傻!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無辜的!」

  王先生依然是先為自己強力辯駁,就在我心想著他是不是要再要
求老闆讓他招供的時候,王先生竟歇斯底里的飆出淚來,對老闆吼道
:「你這樣不行!快讓我認罪!讓我的心魔承認自己的錯誤!」

  老闆似乎已經不想再說任何話,只見他菸才剛熄,隨即又點起一
根菸,看起來非常的焦慮。我觀察著眼前那脫序的情景,走到老闆的
身邊小聲的說出自己的推測:「老闆……不,艦長,你覺得王先生是
不是人格分裂症患者,所以才有這樣的反應?」

  對於我的推測,老闆竟微翹起眉頭瞄了我一眼,似乎十分的訝異
。見老闆對我的說詞有所疑慮,我接著又針對自己的論點解釋道:「
或許犯案的是他另一個偏激人格,他現在才會因為主人格察覺而產生
這樣的崩潰反應。之前不是有提到這樣的可能性嗎?人格分裂犯案的
可能性。」

  「連你都傻了是不是?」對於我的論點,老闆不以為然的回道:
「王長青的腦袋有問題,這是我高中的時候就知道的事,但他還沒纖
細敏感到有那個能力去分裂他的靈魂。」

  無情的駁斥掉我的論點後,老闆繼續抽著他的菸,默默的看著眼
前像是瘋掉一般的王先生。只見王先生不斷的哭喊著,一下大叫他無
罪,馬上又對老闆嘶吼著趕快讓他認罪,模樣十分的嚇人。

  沉默片刻後,老闆熄掉他手上的菸:「認罪吧……現在回頭還來
得及,我可以在大叔面前幫你說情,看能不能讓你的罪減輕一點……


  「我真的沒有幹那些事……」王先生無助的趴倒在桌上,聲音顫
抖著哭喊哀求:「你真的要相信我……我是無辜的……」

  老闆像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似的,瞇著雙眼望著哭倒在桌上的王先
生,反倒是站在我身邊的傑克,竟開始吸起鼻涕啜泣起來。

  「認罪吧……」老闆已經到了多說幾個字都懶的程度。

  「我真的沒幹……」王先生聲音微弱的哀求:「我真的不是毀容
怪人……我沒幹那些事啊……」

  「喔……」老闆站起身來:「我知道了!」

  見老闆似乎打算下結論,我們的目光都投射在他的身上,連王先
生都抬起了頭,用他哭紅的雙眼直盯著老闆看。

  「他不是犯人……」老闆看著王先生宣布:「我相信他的智商沒
辦法幹出那些事情……」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清白的!」

  聽到老闆宣判王先生擺脫嫌疑,傑克誇張的大哭喊叫,還衝到王
先生的身邊緊緊的抱住他,兩個人擁抱在一起,一副患難見真情的感
人場面頓時映入我的眼簾。

  有別於傑克跟王先生的熱血,老闆只是默默的走到他的位置上,
拿出止痛藥倒了一大口到嘴巴裡,一副想了結掉自己的壯烈模樣。至
於案件,以及毀容怪人的真面目,我想,我們或許還有很長的一段路
要走……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