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一陣寒暄之後,關係人首先切入主題:「請問你們
今天找我來有什麼事嗎?」

  「喔!對了!差一點忘記!」老闆這才想起正事:「由於我們現
在有個刑事案件要協助調查,所以有些問題想請問你。」

  一聽到關係到刑案,關係人露出了微微抗拒的神情。

  「你不要誤會!」老闆見狀連忙解釋:「只是希望你幫忙釐清一
些疑點,並沒有什麼意思!」

  「這樣的話……」關係人警戒的答道:「你問吧,我知道的會盡
量回答。」

  「真的可以嗎?」老闆大笑:「那我就不客氣啦!首先是第一個
問題,請問你結婚了嗎?」

  「啊……」對於老闆突然的問題,關係人有些錯愕:「是……是
的。」

  老闆點了點頭,接著問道:「那你平常都怎麼稱呼你老婆呢?」

  關係人想了一下,有些害臊的答道:「嗯……甜心……」

  「喔!很恩愛呢!」老闆誇張的站起身來拍了拍關係人的肩膀:
「那你老婆都怎麼稱呼你呢?寶貝嗎?」

  「不……」對於老闆一連串怪問題,關係人有些無法適從:「她
都直接叫我的名字。」

  「耶!」老闆質疑的大呼一聲:「她怎麼不是叫你寶貝咧?」

  「因為我老婆養的貓叫寶貝。」

  「喔!原來是因為這樣啊!」老闆接著又恍然大悟的叫著:「那
……我的問題就到這裡啦!很感謝你今天的合作!」

  老闆將他的手伸到關係人面前,示意著要握手。關係人起先對於
訊問突然結束感到莫名其妙,但立刻也客氣的伸出他的手跟老闆握手
回禮。在關係人離開後,老闆用食指摳弄著嘴巴,皺著眉頭:「看來
這個人應該不是犯人……」

  老闆的動作配上王先生畫上的翹鬍子,成為一個極為好笑的景象
,王先生早已笑成了一團。我則是隱忍著笑意,對老闆問道:「你為
什麼認為剛剛那位先生不是犯人呢?」

  「對啊!」王先生忍住笑意搭腔:「你剛剛問那些是什麼蠢問題
啊!」

  「從剛剛就一直笑個不停,笑屁啊你!」老闆似乎不太懂王先生
的笑點在哪裡:「那只是測試那個人的反應,所以我才會問一些看起
來很蠢的問題。」

  「你的意思是?」我提出疑問。

  「我在一開始就提到是為了案件,才會來找他……」老闆點起一
根菸:「他起先雖然有些抗拒,不過那也是一般人都會有的正常反應
。在問問題的時候,他的回答也很直接,不會因為多加臆測是否跟案
情相關而有所遲疑或拐彎回答。而且從他的回答也能發現,他在家裡
的地位似乎比他老婆養的貓還不如,應該是個被控管很嚴的妻奴,外
出犯案的機會應該不大……」

  對於老闆的答覆,我點了點頭當做回答,老闆見我回應,又接著
說道:「不過為了保險起見,回事務所以後還是要再確認一次才行!


  休息片刻後,我們又連忙前往與下一位關係人相約的地點,老闆
同樣的又問了幾個看起來很愚蠢的問題。依循著相同的模式,等我們
找完了名單上所有關係人,時間已逼近傍晚。

  驅車準備回到事務所的我們,被一陣陰影給籠罩著,一方面是因
為奔波了一天的疲累,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經過一天的訊問後,老闆竟
大膽的認為名單上所有的關係人都沒有嫌疑,這也意謂著我們白忙了
一天。

  「嘖!」老闆一臉不爽的對王先生說道:「今天會那麼不順,一
定是因為你跟來的關係!」

  「關我屁事啊!」

  「還有啊……」老闆一臉苦惱:「總覺得今天好像忘了什麼東西
似的,卻一直想不到少了什麼東西……」

  「喔!」我一邊小心的將車開進公司所在大樓的地下室,一邊回
應著老闆:「我也一直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欸!」

  我跟老闆的疑惑,一直到我們回到事務所的時候終於得到了解答
,當我們打開事務所大門的時候,立即看到傑克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
事務所內,跟往常一樣看著卡通。

  「靠!」老闆指著傑克大吼:「你今天竟然蹺班!」

  「屁啦!我來的時候,你們全都跑光了,我可是有待到你們回來
喔!」傑克望了老闆一眼,強忍笑意的說:「你嘴巴上那兩撇鬍子帥
喔!」

  「遲到還敢說那麼多!等等……」聽到傑克的話,老闆先是愣了
一下,接著伸手摸了摸他的臉,只見他的手掌被墨汁給糊成一片黑。

  「靠!這是殺洨啊!」老闆大叫。

  王先生見陰謀曝光,整個人樂不可支的笑成了一團。

  「把這個拿去採集一下指紋!」老闆將一包東西丟給傑克後,便
立即飛奔到廁所去。

  接下命令後,傑克提著老闆丟給他的那包東西,從事務所書櫃下
的抽屜裡取出了一箱看起來很不得了的東西。接著又一一將袋中的物
品取出,只見袋子裡裝滿了透明的手套,每個手套上還標示了名稱。

  傑克熟練的對手套各別採集著指紋,見我驚訝的表情,一臉得意
的說:「沒看過這麼高科技的東西吧,這可是洛小姐從國外引進的最
新儀器呢!尤其是這個手套,他的材質可是比現今市面上任何保險套
都還要更薄,更堅韌!讓你完全忽略了它的存在,卻怎麼樣都不會破
!」

  傑克非常專心的對眼前那堆堪稱超薄的手套採集著指紋,專業的
模樣跟平常的他有著極大的差別。只見他在採集過程中,臉上的表情
越來越凝重,等到所有手套都採集完畢後,他拿起所有的指紋樣本,
走向正打成一團的老闆跟王先生。

  「嘿!」傑克大聲呼喊,停下了老闆他們愚蠢的行為。

  「分析好了嗎?」

  「是啊!」傑克將樣本遞給老闆:「不過這些指紋全都跟毀容怪
人遺留在空瓶上的指紋不同,也就是說……」

  「今天那些人全都不是犯人,對吧!」老闆聽完傑克的分析結果
,不但沒有失望,反而還得意的說:「我就說嘛!看來我的推理能力
一點也沒退步!」

  就在得知案情沒有進展,望著得意不已的老闆,我不知該哭還是
該笑的時候,站在老闆旁邊的王先生突然一聲大叫:「等等!有化材
背景又同時接觸外拍論壇的人,還有一個!」

  王先生的話帶給了我們一線曙光,只見老闆衝上前去抓住他的肩
膀問道:「真的嗎?是誰?」

  「你忘了我們公司就是在生產化妝品跟保養品的嗎?」

  「所以你的意思是……」老闆臉上露出驚恐的神情。

  「最後一個嫌疑犯……」王先生顫抖的說:「就是我。」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