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拉了張椅子,一派輕鬆的自顧自的抽著菸,柯先生一見老闆
那悠哉的模樣,心裡又是一陣心急。對此,我也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
,無論怎麼看,目前案件根本就還停留於原點,根本就是空有一堆線
索,卻完全不知該如何下手的膠著狀態。在這樣的情形下,老闆的下
一步棋究竟要如何下呢?

  悠哉的抽完菸後,老闆很沒禮貌的把菸蒂隨手往地上一丟,接著
豪邁的站起身來。柯先生見老闆有了動作,大大的吞了口口水,直望
著老闆,似乎期待著他又有什麼驚人的發表。只見老闆在眾人期待的
目光下:「好啦!我們回家吧!」

  「什麼!」

  想不到,老闆在大鬧了一番之後所做下的決定是要打道回府,這
可讓柯先生嚇得三魂六魄都跑掉了一半。他歇斯底里的對老闆大吼,
拿起手銬衝向老闆,一副就是要把他給收押禁見的模樣。只見老闆靈
敏的彈跳閃躲著柯先生的襲擊,那模樣跟先前的傑克有幾分的相似,
果真如同柯先生所說的「什麼人養什麼狗。」

  「大叔!你別鬧了啦!」老闆一邊逃竄,一邊吼著:「都什麼時
候了還在玩!你到底想不想抓到毀容怪人啊!」

  「去你媽的!」柯先生語無倫次的叫罵:「這句話應該是我對你
說的吧!從剛剛就一直搞些有的沒的,結果還不是一點用都沒有?要
看人耍把戲,我找隻猴子來都比你強!」

  聽到柯先生的話,老闆的表情突然驟變,接著一個急停穩住自己
的腳步,猛然一個轉身嚇得來不及反應的柯先生差點跟他撞個正著。
當我跑到他們身邊的時候,硬是倒抽了一口氣,只差沒尖叫出聲。

  不知道什麼時候,老闆竟然很神奇的已經點起了一根菸叼在嘴巴
上,當時他正對著柯先生,香菸的菸頭在柯先生的眼前晃呀晃的。

  「你給我記住,你可以打我……罵我……但是千萬不能取笑我的
專業……」老闆一臉兇狠的瞪著柯先生:「就像你不能對著陳真罵東
亞病夫,懂嗎?」

  「對不起……」

  「嘖!」老闆訕笑道:「這一招還真是屢試不爽,尤其對你們這
些當差的特別有用。」

  我望著又使出了一次必殺技的老闆,暗自佩服著他點菸的速度已
經到達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柯先生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嚇得硬是往後退了好幾步,顫抖的
質問著老闆:「你現在到底打算怎麼辦?別忘了我是你的委託人。」

  「現在啊……」老闆一副悠哉的模樣:「應該是先吃個飯,然後
好好的睡一覺吧。」

  「那犯人呢?」

  「急什麼!」老闆不以為然:「你去把那些資料好好的熟讀過一
遍,犯人的犯案間隔時間平均都有三個禮拜,想必他是經過挑選,又
熟知被害者的行蹤才進行犯案的。」

  柯先生瞪大了雙眼。

  「距離上一次犯案,也才過了兩個多禮拜,我們推算至少也還有
一個禮拜的時間。」老闆皺著眉頭:「如果真擔心犯人提早犯案,你
這邊人手那麼多,閒著也是閒著,多派幾個人都重點地區多巡邏幾次
不就好了?」

  柯先生似乎不知道該如何反駁老闆,張大了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別忘了,現在最不值錢的東西就是人力了。」老闆摸了摸肚子
:「我們先走啦!肚子快餓死了。」

  老闆在打了個大哈欠之後,就自顧自的起步離開,大難不死的傑
克也蹦蹦跳跳的跟在老闆的後面。我望著在場一臉懊惱的眾人,深深
的鞠了個躬後,也快步的跟在他們兩個人的後面離開了刑事局。

  那一天,我加入事務所後的第一個正式案件,我們敗北了。雖然
老闆依然是自信滿滿的模樣,但是對於畢業後首次接觸刑事案件,卻
一點辦法都沒有的我,心裡卻因為挫折而滿是懊惱。

  當天晚上,我失眠了。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不管怎麼樣就是無法
入眠,就這樣看著窗外的天空泛起一絲光亮,看著時鐘的指針慢慢的
靠近上班時間,我才爬下床,簡單的盥洗後,我帶著深沉的眼袋,比
以往還早了一個小時前往公司。

  當我走進公司的時候,老闆早已經到了公司,只見他坐在沙發上
,似乎在跟誰談話。

  「早啊!」老闆舉起手來跟我打招呼。

  滿是睏意的我簡單的對老闆點了點頭,當作是回應。跟老闆面對
面的那一瞬間,我意外的發現,老闆的臉上有著跟我相同的倦意,以
及相似的眼袋。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