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跟那名警員兩個人一直互相瞪視著,眼見狀況不對勁,身為
管事者的柯先生站到兩人中間想充當和事佬,試圖弭平兩人之間的衝
突。只見柯先生拍了拍老闆的肩膀:「好啦!又不是小孩子了,有什
麼好吵的?」

  老闆的脾氣比想像中強硬,手一揮硬是把柯先生的手給撥開:「
閃開!不會清大便的話,讓我來幫你們清理,價錢另計!」

  說完後,老闆又挑釁的瞄了那位警員一眼,硬是把對方的怒火給
激發到爆點。只見那名警員掄起拳頭往老闆的方向快步走去,似乎想
動手。

  只是在那名警員動手前,老闆搶先一個箭步上前,伸手把警員的
脖子鉗制住後,並將警員用力的拉向自己,嘴裡叼著的香菸正對著警
員的眼睛,只見那燒紅的菸頭就要刺向眼球的時候,老闆瞬間停住他
拉扯警員的手。

  那一瞬間的動作把我們在場的人全都給嚇出了一身冷汗,老闆似
乎沒有停手的打算,他嘴裡叼著菸,冷然的瞪視著那位警員:「會怕
嗎?」

  在老闆說話的同時,叼在嘴上的香菸也跟著一上一下的擺動著。
對於老闆的問題,警員則因為一根正燒紅的香菸正在自己的眼球前晃
動,那菸頭的熱度帶來極度的恐懼,嚇得他大氣都不敢吭一聲,更別
說回答老闆的問題了。

  不等警員回應,老闆又用力的將他往前推去。一個屁股往地上坐
倒後,那名警員嚇得往後退了好幾步,一個孬樣跟原先的趾高氣昂相
差了十萬八千里。老闆見狀先是一陣大笑,接著用力的將菸頭往警員
兩腿間丟去:「害怕嗎?這是你自找的不是嗎?」

  對於老闆的挑釁,警員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你有想過嗎?那些被害人可能什麼事都沒做,只是像平常一樣
在路上走著,就突然被一個陌生人給襲擊。」老闆瞪著警員,冷然的
說:「就算那只是卸妝油又如何?或許你會覺得很無聊,沒有破案的
必要,但是如果妳是被害人,親身體會過那種突然的恐懼,你還會覺
得無聊嗎?」

  說到後來,老闆的語氣幾乎是幾近嘶吼的狀態,那名警員則是一
句話都說不出口,低著頭默默不語。

  「你有沒有想過,或許一開始只是跟惡作劇一樣的加害行為,在
一次兩次得逞後,又沒有人加以制止,那些病態的加害人是不是會改
用更偏激的手段來進行加害?」老闆停頓了一下,又點起一根菸:「
等事情發展到不可收拾的時候,就來不及了,對於看起來微不足道的
犯罪行為就加以忽視,是全天下最愚蠢的行為……」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在說著那些話的時候,我好像看到老闆
的臉上閃過我從沒看過的神情,雖然只是一瞬間,但那有些哀傷,又
帶了點悔恨,還是頭一次出現在老闆的臉上。

  見對方完全沒有反應,老闆轉過身來往會議桌走去,坐在椅子上
不發一語,只是自顧自的抽著菸。在見識過老闆發飆後的模樣,在場
的人包含柯先生在內全都不敢多說些什麼,只是靜靜的坐在旁邊。

  約莫過了幾分鐘後,柯先生才耐不住性子,對老闆說:「你別都
不吭聲啊!現在究竟是怎樣?」

  「你在問廢話嗎?」老闆一臉的不悅:「當然是用最快的速度把
犯人抓出來,難不成還要等下一個受害者出現嗎?」

  見老闆又將重心放回案件,柯先生先是一陣哈哈大笑,接著對老
闆調侃道:「多虧你剛剛還敢說那些道貌岸然的話訓斥我們的同仁,
一開始自己還不是在取笑這個案件。」

  「笑一下會死啊!」老闆一臉的鄙夷的模樣:「我看你挺著一顆
大肚子,想不到肚量比你的老二還小。」

  對於老闆嘲諷的言語,柯先生故意當作沒聽見,自顧自的點起菸
來,顧左右而言他:「對於這個案件,你到底打算怎麼辦?」

  「嗯……」老闆隨性的翻了翻面前的案件資料:「現在至少能夠
知道,犯人的犯案動機是對於用濃妝來包裝自己的女性心存不滿。」

  傑克用力的點了點頭,似乎非常贊同老闆的言論。

  「另外由犯案地點可以將兇手的位置縮小至台北縣市一帶,甚至
可以更大膽的縮小至台北市,同時由受害者都有網路相簿這一點來看
,兇手應該是個喜歡在網路上找尋目標的人。」

  傑克的頭又更加用力的點了幾下。

  「既然如此……」老闆用力的吸了口菸:「大叔,可以請你給我
張小桌子嗎?我想要馬上訊問頭號嫌疑犯……」

  老闆的要求讓我們又是一陣驚訝,就在大家都還沒有頭緒的時候
,他竟然就提出要訊問頭號嫌疑犯的要求。

  「難道……」柯先生不可置信的問道:「你知道兇手是誰?」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什麼!」傑克一臉警戒的模樣,拚命的環視著左右:「難道說
頭號嫌疑犯就在這裡面嗎?」

  有別於傑克的騷動,老闆只是一派冷靜的直視著前方。

  我順著老闆的眼睛所望的方向看去,只看見像猴子一樣四處張望
的傑克……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