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柯先生滿臉通紅的說出犯人的犯案工具後,我們三個人全都呆
愣在原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話。見到我們的反應後,柯先生似乎更加
的無地自容,只見他一臉不悅的「嘖」了一聲後,一屁股往椅子上坐
下,撇開頭自顧自的抽菸。

  「喂!這位大叔!」老闆手撐著桌面:「是我聽錯了嗎?你剛剛
說的是『卸妝油』嗎?」

  柯先生點了點頭。

  「你確定是『卸妝油』?」老闆再次的強調:「那個用來把妝洗
掉的『卸妝油』?」

  柯先生依然只是點頭。

  「確定?別耍了我,大叔!」老闆挑了挑眉:「我是老實,但是
我不笨欸!」

  「我沒耍你!」在老闆的死纏爛打下,柯先生似乎被激怒,只見
他用力的把手上的香菸往地上一丟,接著對老闆大吼:「就是『卸妝
油』!在洗掉化妝品的那個『卸妝油』!我知道這很蠢,可以了吧!


  有別於柯先生的激動,老闆異常的冷靜:「我可沒說你們蠢,不
過像你那麼誠實的人,實在可說是警界的楷模。」

  說完後,老闆自顧自的哈哈大笑,那輕蔑的模樣就像是油一樣淋
在柯先生的怒火上,只見兩個人一來一往的吵成了一團,旁人想阻止
都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不好意思!」我見狀況似乎不對,只好舉起我的手,大聲的喊
道:「我有個問題!」

  我的呼喊起了反應,原先吵個不停的兩個人都停了下來,惡狠狠
的瞪著我看。說真的,一次被兩個一臉兇狠的人注目著,實在不是一
個很舒服的體驗。

  「有屁快放啊!」老闆不客氣的對我嗆聲。

  「既然兇手用的……欸……算兇器好了,既然兇器是卸妝油,看
被害者的照片臉部似乎也都沒什麼特別的外傷……」我滿是疑問:「
這樣怎麼還能稱之為毀容呢?」

  「這個蠢問題你應該去問那些被害人吧!」柯先生也回答得很不
客氣:「還不是她們一直鬼吼鬼叫說她們被毀容了!上面才用毀容案
來辦。」

  柯先生的回答並沒有多大的幫助,我依然滿是疑惑,心想著是不
是有什麼資料遺露。

  「唉唉唉!」一直在旁邊沒出聲的傑克,這個時候突然發出了三
聲長嘆:「這種問題,你這個學院派出生的公子哥是不會理解的,讓
我這個死老百姓來幫你解答吧!」

  我見傑克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心想著莫非他對這個案件有著什
麼獨特的見解,因此便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你不知道現在有很多女生受到媒體的影響,沒化妝就不敢出門
嗎?」傑克一臉的嚴肅:「如果只是為了讓氣色好一點或是工作需求
,那還是小事,但是有的人只要沒有在臉上抹上濃濃的妝就出門,就
會覺得周遭人的看她的眼光像是在嫌棄她長得很醜似的,這樣的人進
化到最後就會變成卸妝前後判若兩人。這些力求「妝重」的女士們,
突然在大庭廣眾下露出素顏的模樣,她們當然會覺得被毀容啦!」

  「我知道你的意思!」對於傑克的說詞,我表示贊同:「這是一
種心理問題,有人稱之為『化妝成癮』。」

  「對!」傑克突然變得義憤填膺了起來:「你知道當你面對一個
女生,化妝前你會『哇喔!』,卸妝後你會『哇啊!』的那種衝擊嗎
?」

  對於傑克那像是在傾訴血淚的話,我無言以對。但我的沉默似乎
讓傑克更加的憤慨,只見他嘶吼著:「你當然不懂!你這個學院派出
身的公子哥,一定不懂我們這些死老百姓的心酸!」

  經過傑克這麼一鬧,狀況變得比原先還要來得混亂,老闆跟柯先
生依然是對於案件各持意見的進行辯論;傑克則是因為創傷症候群發
作,開始歇斯底里的吼些「公子哥」、「死老百姓」之間的話。

  「你們就不能安靜一點嗎?」

  一句吼叫,讓我們之間的混亂頓時停止。出聲平息了混亂場面的
人是辦公室內的一位警員,只見他坐在他的位置上,一臉不悅的瞪著
我們:「你們閒閒沒事幹!也請別打擾別人做事好嗎?」

  我傻眼的看著指責我們的那位警員,只見他桌面上的螢幕畫面停
留在股市網頁上,被這樣一個在上班時間做閒事的傢伙指責我們沒事
幹,我的心底突然冒起了一陣無名火。

  「到底是誰沒事幹啊?」就在我想回嗆那位警員前,老闆身先士
卒的發聲:「跟一個成天顧著花錢挑昂貴壁紙回家貼牆的人比起來,
我覺得我們還真是活得很有意義。」

  老闆說的毫不客氣,只見那個警員被嗆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紅:「
有意義?那種擺明沒人想破的爛案子,也辦得那麼認真,那麼想做功
勞給別人?難怪大家都把我們這邊當垃圾桶!」

  身為管事者的柯先生,聽到屬下的話後,表情變得有些不堪,只
見他張大了嘴巴,似乎想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口。反而是身為局外人
的老闆,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兇狠無比,只見他嘴裡叼著菸,冷然的
對那位警員說道:「你沒開口我還在納悶怎麼這間辦公室變得那麼臭
,原來是有人腦袋裡的屎滿到溢出來了。」

  一陣訕笑後,老闆突然狠狠的瞪了那名警員一眼:「你給老子我
聽著,像你這種腦袋裝滿屎的傢伙,還能待在垃圾桶裡就該偷笑了。


  老闆的話攻擊性十足,把我們都給嚇了一跳。只見老闆似乎不打
算停止,轉過身去對柯先生訕笑道:「你都沒想說要大掃除一下嗎?
這裡是辦公室不是糞坑,這麼臭是要怎麼工作?」

  老闆越見激烈的嘲諷,似乎完全惹惱了那位警員,只見他站起身
來,全身顫抖著握緊了拳頭,辦公室的氣氛頓時白熱化了起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