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部落格文章版權屬於許小嚕所有,聯繫請來信:ryuichiru@gmail.com

  進入刑事局後,我們一行人在局內自顧自的走著,完全都沒有人
來阻擋我們的前進,每個人好像都當我們不存在似的,有人忙著處理
自己的事情,看都沒看我們一眼;有的人看了一眼之後又繼續自顧自
的忙碌;有的人連跟我們擦身而過也好像沒看到我們一樣。照理說老
闆之前在刑事局裡既然有如此耀眼表現,應當是有許多的人會知道他
才是,但看我們在刑事局內如此暢行無阻的行動,似乎也意味著老闆
曾經存在過的證據。

  刑事局比我想像中還要來得大,我們在局內晃過來又晃過去,似
乎要前往的地方非常的隱密,像是個專門處理一些秘密案件的機構。
好不容易,老闆的腳步停了下來,只見我們駐足在一個四周陰暗,僅
剩的幾盞燈光還閃爍不定,連標示牌都沒有的辦公室門前。

  「我怎麼覺得……」我四處張望著:「這裡跟我們事務所很像?


  「屁啦!」傑克抗議:「我們事務所外面的燈泡才不會壞了不修
。」

  「他們不是不修……」老闆一臉不耐,也不管現在就處於刑事局
內,就自顧自的點起菸來:「是沒錢修。」

  我一臉的錯愕,心想著堂堂刑事局怎麼可能會連個燈泡壞了都拿
不出錢來修。老闆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接著說道:「這個單位基
本上不需要門牌,因為他們根本不屬於局內的編制,裡面的人不是等
著退休就是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鳥事被踢到這裡來,看這排場就知道
了,這個鬼地方在當辦公室前是個倉庫,等於裡面的人說好聽是被淘
汰,說難聽點就是廢物,處理的也都是別人不想碰的案子,就算不小
心讓他們矇到破了案,功勞也是算別人的。」

  老闆說的一派認真,不像是在騙人,稍作停歇後,老闆像是在調
整自己心情似的深深吸了口氣,接著才把手放到門把上,微微將頭偏
過來對我微笑說道:「忘了跟你說,我之前就是待在這個鬼地方!」

  說完後,老闆轉開門把,往那個沒有名稱的神祕辦公室走了進去
,只見門一打開,映入我眼簾的是我平常再熟悉不過的景象。辦公室
內的人各個都露出疲憊懶散的模樣,要不是在睡覺就是在看些雜書,
唯一幾個認真的人多圍在辦公室角落的一張長桌旁,但也都只是坐著
,不然就是抱著頭,一副苦惱的模樣。

  見到我們打開門,辦公室內的人都停下手邊的工作,但情況跟之
前差不了多少,注目的眼光在我們的身上並沒有停留很久。

  「臭小子!」一個理著平頭的壯碩男子對我們大叫道:「你終於
來了!打算讓我等多久啊!」

  「吵死了……」老闆掏了掏耳朵:「我不叫臭小子!叫我艦長!


  我心想這位局裡唯一跟我們打招呼的人,莫非就是這次的委託人
柯先生,見我們遲遲沒有動作,柯先生耐不住性子的快步走了過來,
用力的拍了下老闆的背:「什麼鬼艦長!你這臭小子還是那麼的不正
經!」

  老闆在遭受重擊後,臉色一陣青,像是去掉了半條命似的,只見
他喃喃自語的說:「就是想正經點,才想取個響亮的名號啊……」

  柯先生像是沒聽到老闆的抱怨,又自顧自的快步走向角落的長桌
,對我們大聲喝道:「快過來,這是這次案件的資料。」

  我們一行三人依著柯先生的指示走到長桌旁,一到定點,老闆立
刻專業的攤開案件資料,他嘴裡叼著菸,眉頭微皺的盯著案件資料的
模樣,讓我彷彿看到了傑克所說的那個超級探員就站在我的面前。

  「大叔!過來一下。」老闆指著攤平於桌面的案件資料:「這幾
張是被害者毀容前的照片吧?那毀容後的呢?我想知道兇手下手有多
重。」

  「你說什麼?那是毀容後的啊!」

  大叔的話讓我們三人一陣驚訝,我湊上前去看了看老闆指出的那
幾張照片,怎麼看都不像是被毀容後的模樣。照片裡的女生除了臉色
有些暗沉外,並沒有什麼特別被傷害的跡象,如果真的要說,也只能
說那些女性的樣貌較為平凡。

  「你在耍我嗎?這些女的除了臉上痘痘多了點!皮膚糟了點!」
老闆翻閱著案件資料:「好吧……有的可能長的比較……」

  我跟傑克同時點頭,表示贊同。

  「問題是!到底哪一個人看起來像被毀容了!」老闆用力將資料
摔在桌上,同時發出怒吼。

  柯先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對身旁一位帶著眼鏡的男子揮了揮手
,只見男子接到指示後,捧了台筆記型電腦放到我們面前,螢幕上顯
示著幾張面容姣好的女子的照片。

  「幹嘛給我們看這個!我們沒這興趣!」一臉不爽的老闆點一根
菸,又是一陣怒吼。

  對於我們的質問,柯先生似乎也不急著解釋,只見他也拿出香菸
,從容的點燃後才指著電腦螢幕說:「這些照片都是那些女生被毀容
前的照片。」

  大叔說的從容不迫,我們卻聽得煞是驚訝,只見傑克睜大雙眼,
嘴巴也張得死大,像是受到了極大的驚嚇似的。

  「她們是同一個人?」傑克試探性的問著。

  柯先生點了點頭。

  「真的?」傑克不甘心的又問了一次。

  大叔又點了點頭,表情非常的堅定。

  「兇手用的到底是什麼東西?」老闆直接的切入正題。

  「根據被害者提供的線索……」大叔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似
乎有點難以啟齒。

  「快說啊!」老闆又是一陣大吼,感覺耐心已經快被磨平。

  被老闆這麼一催,柯生先才在吸了口菸後,凝重的對我們說道:
「犯人用的犯案工具是……卸妝油。」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en*2
  • 又傻了...
    還好沒在那本看到卸妝油,不然就破梗了。
  • 我只記一些突然想到怕忘記的,
    一些初始就有的構想是不怕忘記!

    小嚕 於 2008/08/04 02: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