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艦長……」有別於老闆一副得意的模樣,我感覺自己叫得都羞
愧了起來:「這個請你過目一下。」

  「這是啥?」老闆瞄了報告書一眼。

  「這是我們最近的工作報告書」

  「喔,那很好啊!」老闆漫不經心的緊盯著電腦螢幕,似乎沒有
打開報告書的意思。

  「那個……」我比了比被忽視的報告書:「你不看一下嗎?」

  「現在是你當老闆還是我當老闆?」

  老闆的眼神突然犀利的瞟了我一下,嚇得我往後硬是退了一步,
連聲答道:「當然是您……」

  「好吧……」老闆打了個哈欠:「你大致上把上禮拜我們幹了哪
些事跟我說一下吧……」

  在接獲命令後,我畢恭畢敬的將報告書拿起,深怕又惹惱了因為
睡眠不足而情緒不穩定的老闆。我輕輕的翻開報告書,開始唸了起來
:「我們上禮拜完成的工作大致上有清掃鄰近公園、組電腦、裝潢估
價、遛狗、照顧貓咪、協助抓蛇、還有……」

  「還有什麼?說啊。」

  「幫忙練一隻線上遊戲的新角色。」

  「喔?」聽到此,老闆的臉上露出疑色:「這是傑克負責的嗎?


  「是的。」

  「傑克!」

  老闆聽完後,突然大聲的叫了傑克一聲,我心想平常都亂接些怪
案子的傑克,終於要有現世報了。就在我暗自得意的想著老闆會怎麼
罵人時,老闆竟豎起他的大姆指對傑克說道:「幹得好!」

  「謝謝!」傑克回的面不改色,好像是他應得的。

  接著,老闆一臉欣慰的對我說:「不錯嘛!自從你來了之後工作
越來越有效率了,不愧是名校的高材生。」

  雖然是誇獎,但是聽到我耳中卻有一股莫名的酸澀。我每天都會
詢問自己,為什麼我堂堂名校犯罪心理所畢業的高材生,要在這種詭
異的地方幹一些跟專業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情,這些被我硬是隱忍下來
的委屈,因為老闆的那一句話全都爆發出來。

  我的雙手顫抖著,接著用力將手在桌上拍了一下。

  那一下拍得非常用力,不只位於風頭上的老闆愣了一下,連原先
自顧自忙著的傑克都往我們的方向看了過來。我先是深深的吸了幾口
氣,待稍微冷靜下來後,我下定決心對老闆說道:「有一件事我早就
想說了!」

  「想說什麼就說啊!幹嘛那麼戲劇化?」

  我又是一陣深呼吸:「我覺得我們應該做些有意義的事情,而不
是成天都淨做這種……工作!」

  最後,我還是同情心氾濫的將原先要出口的「蠢事」兩個字吞下
肚,將我們平常幹的事情美化為「工作」。

  聽完我的話後,老闆也一改原先散漫的模樣,眉頭緊皺,低著頭
似乎在思考我的話,只聽見他不時低喃著:「有意義的事……」

  只見老闆思考了一下後,突然張大了雙眼,似乎想到了什麼似的


  「傑克!」

  接著,老闆又大聲的呼喚了傑克,只見傑克有氣無力的回道:「
幹嘛?」

  「有重要的工作要派你去完成!」

  「什麼啦!」傑克一臉不悅:「我在忙欸。」

  傑克眼睛盯著電腦螢幕上正在播放的卡通,頭也不回的睜眼說瞎
話,老闆也不顧他的反對,直接對傑克下達命令:「你馬上給我找一
個人潮多一點的路口待著!」

  「要幹嘛啦?」

  「扶老人家過馬路!」

  「殺洨啦!為什麼我要去扶老人家過馬路?」傑克一臉不爽。

  「這是回饋社會!」老闆點起一根菸,語重心長的說:「尼克說
的沒錯,我們應該要多少做些有意義的事才對!」

  「靠!那你叫尼克去啊!」傑克不爽的垂死掙扎。

  「馬的!我好歹也是這間事務所的負責人,當我死了是不是!」
老闆怒道:「再鬼叫下個月就沒薪水!」

  「屁啦!」傑克一臉不悅的站起身來準備出門:「你什麼時候準
時發過薪水了……」

  我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
老闆會將我的要求解讀成這樣?又為什麼傑克竟然還會照辦,準備要
去找一個人潮多的路口,扶老人家過馬路?

  這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家事務所?我又為什麼會站在這裡?那一刻
,我感覺到支撐著我理智的那個微小支點消失,我的信念完全崩塌。
我無力的癱軟了身體,是不是該辭掉這份工作呢?我問著自己。

  就在老闆抽著菸,傑克準備去回饋社會,我思考著是不是該辭職
不幹的時候,事務所裡突然傳來《虎膽妙算》影集裡那個經典的配樂
。不知道為什麼,原先應該是代表緊張的一個配樂,在這個事務所裡
出現竟讓我覺得很詼諧。

  只是,覺得詼諧的似乎只有我一個人,當配樂出現的時候,傑克
突然停下了他的腳步,呆愣在原地一臉嚴肅的模樣。還有,老闆又皺
起了他的眉頭,臉上的表情是我認識他兩個月以來沒看過的異常認真


  那一刻,我突然感覺到,似乎有什麼事要發生了。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