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一 毀容怪人


「用硫酸潑在臉上的技倆,已經跟不上時代了!」 By 毀容怪人


  大家好,我叫洪哲瑋,又或者你可以更親切一點的叫我尼克。請
容許我將時間拉回到跟洛小姐見面,我來到這個完全沒有招牌的地方
上班那一天後的兩個月。在這說長不長,說短又太牽強的兩個月裡…


  我幾乎是什麼事都沒幹!

  不,真的說什麼都沒幹的話,似乎又不是那麼的正確,簡單的話
,應該只能將問題歸咎到自己對於所謂的工作,或許要求太過高。

  那一天,當我第一次來到辦公室的時候,立即就被眼前的情景給
吸引,寬敞的工作空間,書櫃裡擺滿了專業書籍跟推理書籍。在經過
老闆大致上介紹工作內容後,我隨即就深深的被這個工作給吸引。我
在心裡吶喊著,這是間再專業不過的偵探事務所,我深信著我的未來
將會在這間十分專業的辦公室裡,從事著像小說中所描述的那些推理
,由我的腦袋來緝拿出智慧無比的犯罪者。

  在那個當下,我根本連待遇方面的問題都沒想到要詢問,立刻就
半請求的希望能在此工作。

  但是……這兩個月裡,我都已經快忘記小說裡的那些偵探到底都
在幹些什麼事情,甚至我還越來越懷疑,小說裡面寫的東西根本都是
假的。

  讓我能夠繼續待在這個鬼地方工作的原因,無非就是那意想之外
的獎金。從我接下這個工作那個月起,我在每個月的月底都會有一筆
數字極為可觀的錢匯到我的戶頭,匯款人的欄位寫著洛小姐。正所謂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句自古名言大概就是形容我出賣靈魂的最好
形容了。

  這種出賣靈魂的日子持續的流逝著,直到那一天,我們接到那通
特殊的電話……

  那一天,我跟平常一樣,穿著襯衫跟正式的褲子,還搭了件西裝
背心。讓自己至少看起來像個偵探,是我理智中的最後一塊還未被汙
染的淨土。

  當我跟平常一樣的時間進入辦公室時,竟發現平常總是日正當中
才一臉睡眼惺忪出現在辦公室的老闆,竟讓人意外的已經坐在他的位
置上。只見他低著頭,雙手指頭緊扣放置於桌面上,看起來似乎是在
思索些什麼難解的謎題一般,似乎還不時的低喃著。

  認真的男人!我被他那難得一見的姿態給吸引,腳步不受控制的
慢慢靠近老闆,當我走近他的辦公桌時,我聽到了……

  我聽到一陣陣的打呼聲沉穩而規律的從老闆的鼻腔傳出。規律的
打呼聲將我打醒,我頭也不回的轉身走回我的座位,開始自顧自的打
開電腦閱覽今天的網路新聞。

  過了一會,門口處傳來開門的響鈴聲,我下意識的看了過去,只
看見我唯一的一個同事吳明亞一臉快掛的走進來。他一臉的虛弱的走
向老闆的位置,我舉起手跟他問安:「明亞,早啊!」

  「叫我傑克!」對於我的問安,他突然惡狠狠的看了我一眼:「
請尊重我的藝名!」

  「對不起……」

  對我發狠完後,吳明亞,不!傑克又自顧自的往老闆的方向走去
。他先是站在桌前叫喚了幾聲,只見老闆一點反應都沒有,依然是一
副思考樣的在沉睡著。接著,傑克在停頓了一下後,突然高舉起他的
雙手用力的往老闆的桌上拍打下去!

  「靠!」這一拍力道之大,立刻讓老闆在一聲叫罵後醒了過來,
只見老闆一臉慌張的四處張望著:「怎麼了?對岸打過來了嗎?還是
日本鬼子?」

  「是我……」傑克悶聲回道。

  「喔,早啊……」一見到是傑克,只見老闆又變回一臉倦容,還
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幹嘛?沒事就回你的座位看卡通去!」

  「我要請假!」

  「吃屎吧你!」

  「我人很不舒服」

  「哪裡不舒服,說來聽聽?」

  「我覺得頭很重,從起床開始就昏昏沉沉的,好像快死了。」

  老闆在聽完傑克的話後,點起一根菸,瞇著眼看了看傑克:「我
跟你說,你的症狀是因為整天淨幹些蠢事,所以腦袋結石了!沒救了
!」

  傑克似乎有被嚇到,只見他大大的顫抖了一下。

  「你現在只有兩條路……」老闆大大的吐了口煙:「一,是回你
的位置上繼續幹你平常幹的那些蠢事;二,我把你的頭給砍了,幫你
把病源給斬草除根!」

  請假要求被老闆給狠狠否決掉的傑克,一臉不甘願的走回他的位
置,只聽見他坐下後還在低聲抱怨著:「嘖!今天我家樓下的超市有
檸檬出清大拍賣,原本還想請假去搬空那個檸檬山的!早知道就乾脆
直接蹺班了!」
                                                                               
  我看著傑克那一臉懊惱的模樣,心裡一陣暗笑,接著拿起剛才整
理好的工作報告書,起身走向老闆。


  「村長,這是最近的工作報告。」我將報告書放到老闆的面前。

  「嗯?」老闆一臉訝異:「你剛剛叫我什麼?」

  「呃,村長啊。」我煞是驚訝:「你上個禮拜不是宣布要我們改
叫你村長?」

  「叫我艦長!」

  「呃!」我感覺到自己臉部的肌肉在抽動:「為什麼?」

  「關你屁事,叫就對了!」

  「是……艦長……」

  是的,眼前這個叼著一根菸,改自稱為艦長的男人,就是我們公
司的老闆-魯道夫,年齡不詳,職稱,由於常常變,所以也不詳。順
便一提,我們公司雖然沒有招牌,但是還是有個名稱,根據營業登記
證上所記載的官方資料,我們的公司名稱為「什麼都幹事務所」。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