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自己的作品,這事之前提到過的「作家應有的態度」中極為
重要的一點。

  創作這一回事,是自己跟自己對話的一種行為。會有一篇完整的
故事誕生,其中一定會有一個到數個不等的主題在,即便是芭樂不過
的愛情故事也應該要有。「探討一個A愛B,B愛C,C其實是同性
戀而愛著A。」這樣一個愛到卡慘死的設定,也算是初期設定的一個
主題。如果都沒有?那麼,我只能說,恭喜你已經成為一個創作界的
一代宗師!既然有主題,針對那個主題將問題丟給自己,再由自己來
回答,串連起來加上說故事的功力,便成為一篇作品。

  再將話題拉回之前提到過,國內書籍市場充斥過多翻譯文學的問
題,其實造成如此的現象,華人作家自己必須負擔一部份的責任。原
因而在?就在於華人作家的作品裡普遍內容過於貧乏,甚至有過於相
似的問題存在。

  在網路小說盛行後,的確開啟了一股閱讀的風潮,但無奈的是閱
讀族群多偏向於年輕族群,也就是開始減少閱讀文言文的那個年齡層
,同時創作者的年齡也有越來越年輕的趨勢。

  我曾經遇到過一個客人,一個中年的媽媽,當時跟她聊到了網路
文學這一環,她問我,我們這類的作家大概都幾歲?我想了一下,回
答:「作家的年輕分佈還蠻廣的,十五、六歲到三十幾歲都有。」

  那個媽媽聽到之後有點嚇到,她又向我問道:「十五歲?這個年
紀的小朋友心智發展應該還沒完全成熟,都寫些什麼東西呢?」

  我笑了笑:「大多都還是以愛情為主。」

  「她們懂愛情嗎?」

  對於那個媽媽丟出的問題,我思索了一下,這其實是個難以回答
的問題,畢竟現在的小朋友成熟的程度是我們這輩難以想像,於是只
好答道:「不一定,但大多數的年輕作家都還是寫一些牽牽小手、親
親抱抱的純愛作品。」

  我不知道那個媽媽對於我的回答是否滿意,反而是她的問題讓我
覺得頗為玩味,既然創作是一種自己跟自己對話的行為,那一個生活
閱歷僅只有十幾歲的創作者,在對話的過程裡得到了些什麼?又給了
讀者些什麼?

  我沒有選擇閱讀現有的年輕作家的作品,而是回頭去想像自己出
拿起筆進行創作的那個十八歲,無意間發現,當時所寫的東西幾乎都
是痛徹心扉的純愛作品,同時作品間的相似性非常的高。

  自己抄襲自己,算是抄襲嗎?從理論上來說不算,但是卻不是一
個創作者應該要有的行為。我所喜歡的許多作家中的史蒂芬‧金,被
人稱之為故事工廠,原因就在於即便是進行相同類型的故事創作,卻
很難讓人一眼就看出跟哪部作品相同,對一個進行過無數創作的人來
說,這是一個極可怕的「能力」。

  當然,這樣的一個通病即便是在已經走紅的作家身上,也是會發
生。原因大概有以下幾點:靈感枯竭,寫太多鬼打牆,或者是,沉浸
在過去的成功裡。

  每個出書作家一定都會有所謂的代表作,當時的榮耀一定也是作
家無法走出的一個瓶頸,當想不出新作品的時候,很容易就會冒出「
啊!那個時候那篇小說還蠻受歡迎的!」接著就不小心受到惡魔的招
喚,走了回頭路。

  「寫同樣的東西,讀者一定會喜歡!」其實是個很要不得的想法
,因為這其實是一種對讀者不負責任的行為,同時也是拒絕與自己對
話的行為。

  大量的閱讀,是唯一解決的方法。無論是書籍、新聞、甚至是網
路上的無聊文章,都可以刺激自己的思考。在創作中,也可能會在跟
自己對話的過程裡,意外的發現出一些樂趣。創作是有趣的,前提是
你學會如何跟自己對話。

  還有,在埋怨著讀者都只看翻譯作品的同時,請捫心自問:「為
什麼?」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